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幸福大街

幸福大街

作者:恶童小柒 2016-01-30 13: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双姐看到了我仿佛看到了救星,而我看到了狗子却双脚无力地瘫坐在地上,眼泪流了下来,滴落在双姐家空荡荡的大房子里。

多少人曾经向往幸福大街,睡梦中呻吟呢喃的时候,独自一人抽着闷烟望着远方的时候,走在街道上偶遇美女走光的时候,甚至工作一整天拖着疲惫的身躯,坐在沙发上想起曾经不分昼夜腻在一起的初恋时。幸福大街就在那里,闪耀着红色光芒璀璨夺目的街灯。

幸福大街,其实应该被叫做性福大街,他可以让你暂时忘却心中的烦恼,掉入深不见底的温柔之乡。

我走入一家挂灯笼的店,事实上我根本不用走进去就已经有大妈热情地拉我进屋小坐了。我没有多说话,伸手交钱点了一位知名知姓的小姐,大妈笑容满面地看着我,仿佛在说:“小伙子行家啊,看来没少来找乐子。”我笑而不语,实际上这也确实不是我第一次来,上一次来幸福大街的时候可比现在热闹多了,几乎每家店都有人招揽顾客,红色的彩灯比比皆是,充斥着整整一条街。只是现在的店家比较含蓄了,你不开门见山地挑明,还真的感觉这里和正常的旅店没有什么区别呢!

我顺着大妈指引的方向上了二楼,又往里走了几步我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房间。我推门而入,里面坐着一位衣冠不整的女人,正不耐烦地抽着烟,看着我进来也只是象征性地点了点头。

我静静地看着她,女人轻轻一笑,身体已经紧紧地把我缠住。我有些受不了,向后猛撤了一步说:“咱们先聊会天吧,我还没准备好。”女人没有生气,她微微一笑,四仰八叉地躺在了床上。我坐在板凳上,随手拿起一支烟点上。

女人用手拄着脑袋,饶有兴趣地看着我,同时露出淡淡的微笑。说实话女人没有生气是我没有想到的,我要的服务并不是包夜的那种,我的每一根烟都是在浪费她赚钱的宝贵时间。我本以为她会骂骂咧咧,但是她并没有。

“你有二十几岁吗?”女人依然微笑地看着我。

我点了点头,把脑袋扭向她看不见的地方。

我站了起来,慢慢地走到女人面前,女人笑得更明显了:“早点想通不就好了,你这样多耽误姐姐赚钱啊。”我猛地把女人搂在怀中,死死地抱住她。女人被肋得有点疼,她开始挣扎,她越挣扎我搂得越紧,我的泪水滴在了她暴露的后背上,在女人脖子后面明显的黑痣上深深地吻了一下。

女人停止了挣扎,我也停止了用力抱着的双手,我们就这么静静地抱着,仿佛空气都瞬间凝固了。

过了很久,我松开了女人,她不可思议地看着我,用她妩媚的丹凤眼死死地盯着我看。我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落:“双姐,终于又见到你了,过得好吗?”

时光飞逝,那一年的我,9岁,双姐18。双姐家刚搬过来不久,双姐的父母在一座海岛上做海上用具生意,几乎是一年回来一次,赶上厂子效益不好,干脆过年都不会回来。那时候的双姐上高中,常年的自我封闭导致了她内向孤僻甚至有点怪异的性格,她喜欢穿一些奇奇怪怪的衣服来彰显自己的不同,说一些奇奇怪怪的经常让人大跌眼镜的话。

双姐是孤单的,她只能用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寻求别人对她的关注,哪怕是谩骂。双姐的独特确实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尤其是住在我家附近,臭名昭著的狗子。

狗子从小父母双亡,跟着爷爷长大,从小混大街的狗子小学就结束了自己的上学生涯。平时偷鸡摸狗什么坏事都干,街坊邻居都惧怕他三分,更别提我们这样的半大小孩了,狗子放学上学的骚扰使得本来就不爱说话的双姐更加内向。

那一年春节,我们一家三口看着电视,锅里煮着香喷喷的饺子,其乐融融。父亲接到了一通电话,表情瞬间严肃了起来,他拍了拍正在看电视兴奋中的我说:“去,把你双姐叫过来一起吃饺子。”我瞪大了眼睛说:“她家没有饺子啊非跑到咱家吃?”其实我倒不是心疼那几个饺子,关键我很怕双姐,她每天神经兮兮的,穿得还挺吓人。有时候仗着我小还抢我的糖,我十分不喜欢双姐。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纸戒指

  

下一篇:被摄影大叔改变命运的女孩

  

本文标题:幸福大街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42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