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南河往事

南河往事

作者:恶童小柒 2016-01-30 13: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张老头年轻时是镇里出了名的小流氓,偷鸡摸狗,无恶不欢,经常是全家人求爷爷告奶奶才把他从看守所保释出来。

张老头是住在我家对面的老邻居,老伴死得早,孩子外出打工,虽说是自己过凄惨了点,可是不大的村庄也就那几户人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走到哪里都有人唠嗑有人说话。老头本身也是属于老顽童的乐天派,一天一天过得日子也算得上是风生水起。

那一年我还是个八岁的小学生,由于家庭变故刚从市里转学到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我谁都不认识,也谁都不想认识。我不理解那些不穿鞋光脚到处乱跑,嘴里乌拉乌拉甩着唾沫的乡下脏孩子到底是怎么长到那么大。

总之我不想和他们一样,所以我时常坐在自家的门槛上,望着比城里蓝得多的天空发呆,幻想着那里可以落下一只大飞机把我们一家三口全部接走,从此再也不踏足这个荒唐的地方。

张老头就是这个时候一把把我从门槛上拽起来的,有事情吗?没什么事,有理由吗?好像也没什么理由,似乎在这个不大不小,每个人都闲得要死的村子里,一个人和另一个人说话不需要什么事情或者理由,更何况是对一个小孩。所以我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

他拖着我上哪我就得上哪,叫爹叫妈叫天叫地都不好使。我爸后来对我说:“你一天到晚的屁事儿没有,跟张爷爷出去走动走动有什么不好,以后你张爷爷就是你亲爷爷,他带你去哪玩你就去哪玩,听清楚没?”我父亲的教育方式是属于粗暴而又简单的,纯粹的东北老爷们性格,秉承着小树不修不直溜,孩子不打不听话的教育方针,为了减少皮肉之苦,我只能连连点头称是。

“唉……我恨这个鬼地方!”

自那以后我就跟着张老头混了,一老一小走在小路上总会引来乡亲们的热情调侃:“呦,这是你孙子吗这么水灵?”张老头哈哈大笑,几天下来,我这副生面孔可就算见了天日了,走到哪里都会有一群小孩跟着问东问西,问到我心烦意乱。

“你多大啊?”

“你怎么长得那么白净啊?”

“你是男的还是女的啊?”

问题越来越荒诞,我根本懒得回答,现在想来,那也许是我一生中活的最为高冷的一段时间,同时也是最不礼貌的一段时间,很快就又有传闻在孩子们中间散播开来了:“张老头家的孙子是个哑巴!”

“简直无语。”

那就跟着张老头混吧,至少张老头不会问东问西,散播谣言,而且张老头有的是钱。听说他的儿子在城里是包工头,管着老几百号工人,张老头家漂亮的二层小楼就是他儿子盖的,有一个这么能干的儿子难怪张老头每天这么开心,笑起来眼睛眯到一起,像一只老猫打瞌睡。

张老头可不是一个老实本分的小老头,年轻的时候是镇里出了名的小流氓,偷鸡摸狗,无恶不欢,经常是全家人求爷爷告奶奶才把他从看守所保释出来。家里人一看这样不行啊,这孩子淘成这样再不管管指不定以后成啥样?一咬牙,干脆送去部队当兵去,磨练磨练性子,锻炼锻炼意志。

别说几年兵当完了退伍归来,还是真改头换面,浪子回头了,张老头时常在我面前自吹自擂:我儿子能有今天的成就,完全是遗传了我敢拼敢干的基因!听完这样的话我总是情不自禁地在背地里朝他做呕吐状。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如果有来世,再让我好好照顾你

  

下一篇:夜访医学院之惊魂停尸房

  

本文标题:南河往事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41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