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盘头的外婆

盘头的外婆

作者:白条鱼 2016-01-30 12:57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外婆的梳妆盒平时是不拿出来的,只有盘头的时候才拿出来,芙蓉池巷,就她和陈奶奶一起每周要找个师傅来绞脸,盘头。

“娘娘,娘娘,我爸要用门闩杠打我小哥了,你快去看看。”对门许家的娟子慌张张地跑进我家门,她叫的娘娘是我的外婆,外婆没孙辈,让我们叫她娘娘(绍兴话,奶奶的意思)。墙门里的人也跟着叫。

门闩杠是关门用的,那时候的墙门两扇门合着,中间门闩杠,白天门开着,晚上锁门。后来装了司必灵锁,大人都有钥匙上夜班回家,小孩没钥匙,晚上就不能出墙门。家里的门,也是用门闩的,白天洞开,如果有大人上夜班要睡觉,门就半关着,我们就知道了,不上这家去玩了,天井里说话也得轻点。晚上用门闩杠栓着。

这门闩杠可以拿下,另外的用处,可以当武器。墙门里的男孩和墙门外的“打仗”个个手里拿着根门闩杠,一场混战,鼻青脸肿地回家,蹑手蹑脚地走进门,却不料给老爸抓个正着,“小赤老,又到哪儿闯祸去的。”手中的门闩杠被夺下,劈头盖脑地下来。吃了一顿门闩杠后,就乖乖地躲到门后反省去了,心里恨恨地想,哪个叛徒出卖了我。几天后,骨头又痒了,扛着门闩杠报仇去了,我们这年纪的人,特别抗挫,是因为从小吃门闩杠的缘故。

我们家女孩多,不会被门闩杠打,对门的许家两儿子,特别是小儿子,三日两头吃门闩杠,开始是打屁股上,现在升级了,打手底板,据说是打屁股的时候,他屁股里垫了书。

听到许扁头呼天抢地的干嚎声,外婆心软,迈个解放脚,巴巴地过去,抢过许先生的门栓杠说:“哎呀,许家先生,小孩子吓吓就好了,哪能发凶,打坏了,你还得出医药费。”外婆没读过书,可是她说的话总在理。

外婆生了六个孩子,却没有留下一个男孩。在她那个年代,是何等无奈和悲哀的事。外婆进不了伺堂,外婆常说,以前她的家族是大户,伺堂是最大的。可我知道她从没进过,因为女人,只有生了儿子才能进,那是规矩。

外婆生了两个花一样的女儿,大姨妈和我妈。外婆不能让她们轻易地嫁给农家,我的大姨夫是铁路工人,而我爸也是外婆精挑细选,在杭州工作。

我从小就被送到外婆家,我们家除我哥之外,女孩就送到乡下,那时候的孩子都是这样。可我姐因为水痘被接回去了,而我就和外婆两人住很大的房子,屋后还有水塘,不过我很少去玩,外婆不让。那时候,就像《外婆的彭湖湾》唱的踩着簿雾走向余晖,暖暖的外婆家。

那天晚上,风很大,雨下了一夜,呼呼得像野狼的嚎叫。我们从小屋搬到了大屋,我用被子蒙住头,外婆一直坐着,灯灭了,天亮了,小屋倒了一堵墙。父母把我们接到了杭州。外婆带了一只樟木箱,让我抱着个梳妆盒。

梳妆盒有香气,那是最好的紫檀木做的,有年头了,暗红色,很重,据说放了水里也不会沉。我一直想验证一下,外婆不许,这是她的嫁妆,是她的命宝。

老家的姑娘过了10岁就要做女红,赚嫁妆钱了,嫁妆中最显眼的是梳妆盒,一般的人家是桃木的,也有樟木,红木是很少的,而紫檀木更是少之又少。外婆的梳妆盒是原木的紫檀,只罩了清漆。

外婆的梳妆盒平时是不拿出来的,只有盘头的时候才拿出来,芙蓉池巷,就她和陈奶奶一起每周要找个师傅来绞脸,盘头。师傅住在20号墙门,有5个儿子,特别羡慕有女儿的外婆。每次,聊到5个儿子让她操碎心的时候,常说,生阿五头的时候,旁边的产妇有4个女儿,说好了,再生女儿,就和我的儿子换。那天,换都换了,出院的时候,他爸又去换回来了,要是,当初生个女儿就好了。

她摸摸我的脸说:“你家孙女,多好。”边说边拿出工具,给外婆绞脸。所谓绞脸,是用一根细细的麻绳将脸上的汗毛轻轻地柔柔地绞去,绞过脸的外婆容光焕发,像刚去掉蛋壳的熟鸡蛋。脸绞好后,用梳子沾着淘米水梳头发,再把长长的头发挽成发髻,用发网罩着,最后小心翼翼地梳妆盒里取出一个玉簪插在头上。这玉簪外婆只插一天,又小心地收藏起来。她说,这是将来给我做嫁妆的。我看过梳妆盒下层的抽屉里除了玉簪,还有一对金耳环、一只金戒指和一个金发簪,以及长命锁等饰品,在小小的盒子里挤挤挨挨。外婆说,以后就是我的嫁妆,我一直攀着手指头想自己快点长大,能拥有这檀木的梳妆盒。

那时候,我和外婆睡一个被窝,外婆会讲东家小姐。她说,她和东家小姐一起长大,小姐的嫁衣就是她做的。她做的一手好针线活,我们穿的衣服都是外婆手缝的,用的是老家的粗土布,可她做的就是和别人不一样,就像洋装一样。每到过年的时候,总有人来求着让外婆加工一下衣服。我看到外婆得意的笑容,就像刚刚绞过脸一样玉润。

夏日,我们喜欢去门口的野杨梅树下乘凉,这是唯一让我感觉和老家一样的绿色。那时候的天空还能看得到星星,每当有流星划过的时候,外婆让我在裤带上打个结,说这样能带来好运。外婆会给我讲故事,她没读过书,那些故事是小时候看戏来的。外婆的老家是绍兴农村,过节的时候会社戏,外婆记忆好,当姑娘的时候还会唱几段呢。外婆给我讲牛郎织女,讲白蛇,有时也会讲东家小姐,说她如何漂亮,后来嫁了好人家,十里红妆,七里八乡的闺女都来看,啧啧羡慕。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蒋先生的故事

  

下一篇:小巷深处

  

本文标题:盘头的外婆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39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