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蒋先生的故事

蒋先生的故事

作者:白条鱼 2016-01-30 12:57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蒋先生家人都出去了,那时候他还在上海读书,不知道是为了革命还是爱情,他留在了上海。可是他的女人最终还是抛弃了他。

“娘娘,这个叫啥。”我拿着不知名的植物问外婆,如果外婆也答不出,她叫我问21号的高踏步墙门的蒋先生去。21号墙门是个不漏底的墙门,高高的台阶,门口还有两只石狮子,等我们能经常爬上去玩的时候,只剩下台基了。蒋家是丝绸世家,整个墙门都是蒋家的,现在他只住里面的一间,有地板的一间房,有自来水,还有厨房,巷子里最高级的房子。我们常常称21号墙门为洋房,外婆常说,你们将来嫁得好,到住洋房的人家去。

蒋先生家人都出去了,那时候他还在上海读书,不知道是为了革命还是为了爱情,他留在了上海。可是他的女人最终还是抛弃了他,他大病一场,回了杭州。这是听张师母说的,她是上海人,张先生给蒋家做账房先生,和蒋家走得比较近。

蒋先生以前穿西装,后来穿军便装,再后来穿夹克工装,他说普通话,偶尔带几句上海话,上海人在杭州还是哪能,哪能的(骄傲,高贵),蒋又喜欢追求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喝咖啡,养花,养金鱼,巷子里的人叫他蒋克拉(小开)。

运动时,他是个奇怪的组合,批斗大会上贴的标语都是他写的,大字报,黑板报也是他写的。他是巷子里有文化的人,批斗的对象的却是他。等人三三两两到齐了,他穿西装,打领带,站在上面,交代他的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听得人一愣一愣的,结束的时候,他再领着大家喊几句口号。

小孩子都不愿意散去,我们要去蒋先生家,这个时候,他会给我们好吃的大白兔奶糖,他经常要回上海去。大家都喜欢蒋先生,他和墙门里的大人不同,他穿得很干净,说话也细声细语。他懂的好多,他说蝌蚪能变成青蛙,他说蚯蚓把尾巴剪断能再生,会变成两条,害得虎儿兄弟,经常去抓蚯蚓剪掉尾巴,肉麻凛凛。有次,把我家金鱼的尾巴也剪了,小金鱼死了,哥臭骂了我一顿,不让我和他们玩。

我们家有台缝纫机,是紧俏货,邻居们也经常来用,缝纫针很容易坏,邻居们不好意思,来的时候就带包缝纫针。那天,妈急着用缝纫机,恰恰缝纫针没了,就差遣我和姐去羊坝头买,临走时给了一角钱:“说,坐3路车,羊坝头下车,就可以了。”

我们在等车的时候,姐看着站牌上说:“怎么也看不到羊坝头这站,只有后面的清河坊,前面是硬骨头巷,从哪儿下车呢?”想了想,她接着说:“是三个字的,应该是清河坊像点。”

等买车票的时候就傻眼了,2张车票居然要8分钱。

“我妈说过4分钱就够了,怎么要8分钱。”姐怯生生地说。

“那是她逃票的,到清河坊是4分钱车票,硬骨头巷才2分钱。”售票员恶狠狠地说,顺手撕下了车票,我们本来想只买到硬骨头巷,再走一站,看售票员的凶样,不敢吭声。

从清河坊下车,就是棉布店,还有食品店,杂货店,自行车零件店,就是没有缝纫机配件店,往前走到头,是四岔路口,再往后走,看到了公交站牌,上面写着硬骨头巷,站牌后面就是缝纫机配件店。回来的时候,没钱买车票了,只能走着回家,我们是中午去的,到家都傍晚了。妈见了我们就一顿臭骂,说我等着用的,你们是死哪儿玩去了,要半天时间,我和姐都很委屈。

几天后,又发生了一件事。那天下雨了,妈上早班就快要回家,外婆说,你妈没带伞,你们给送伞去吗。那时候家里只有三把伞,带没带伞,外婆一看就知道。妈以前和我们说过,送伞在延安路上孩儿巷车站等,妈坐的是51路电车。我们走到了延安路上,那条路很熟悉,可到了51路车站,没看到孩儿巷,只看到写着枪杆巷车站。

会不会又改名了,我们就问车站等车的人,那人也和我们一样,疑惑地看着站名,说:“前面也有个站,要不就在前面吗。”我们急匆匆地往前面走,一直走到新站点,看到是延安新村,再往回走到枪杆巷车站,等了好几辆车,也没见妈的影子,天快黑了,只能回家。

还没到家门口,就看见妈怒气冲冲地站在门口,头发还有点湿乱,和妈是没有道理好讲的,一顿臭骂是避免不了。

我只是觉得委屈,就和小英一起去找蒋先生,他什么都懂。蒋先生的房门关着,我们没有敲门就闯了进去,他听到开门声,慌张地把沙发上的书往柜子里放,书掉落地上,看到是我们,他放心地笑了,把书捡起来放到沙发上。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茅坑姑娘的传说及其他

  

下一篇:盘头的外婆

  

本文标题:蒋先生的故事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39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