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顾家的兄弟和女人们

顾家的兄弟和女人们

作者:白条鱼 2016-01-30 12:57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那天半夜,门敲得好凶,全墙门的人都吵醒了,我听见他女婿沙哑的声音。

顾家没女人的,光溜溜的一排男孩子们,参差不齐像没割好的麦杆.顾家住外墙门,在玲玲姐家的隔壁,和玲玲姐一样,是外墙门的外来户。玲玲姐家女孩多,花团锦蔟,虽然房间没窗户,却像太阳一样暖暖的亮亮的。

顾家不一样,我很少去那儿,除了老家带点土特产过来,我给送去.每次都逃一样的出来了.没女人的房子没生气,阴森森,常常有着黄梅天刚过开始晒蒸的味,那味道从陈年的箱子里发出,晦涩而发霉。他们家的房子有窗户,但不大开,房间里又暗又黑,外婆说,家是男人和女人组成的,没女人的家就没有阳光,不亮堂。

其实,顾家以前是有女人的,顾家妈妈生了两个女儿四个儿子,生小儿子时,难产死了,那时候的人说,女人生孩子是一只脚在棺材里,一只脚在棺材外。

顾家的老大是个女孩,名叫顾阿大,顾老爹说贱名好养,所以他们家的名字都以数字排名,女儿叫阿大,阿二(杭州话叫阿尼)。男的叫,一强,二强,三强,小强。顾阿大又当姐,又当妈地带着弟弟和妹妹,但还没熬到结婚,就死了,老人们说,她是被家给拖累死的,也有人说,顾家留不得女人,早点出嫁就好了。我没见过顾家妈妈和大女儿,都是听陈奶奶说的.

顾家的二女儿,在家里排第三,刚成人,顾老爹就到处托人相亲,她在杂货店工作,长得也水灵,很快就嫁给了巷子里26号的姓吴的大户人家,26号是大墙门,里面有若干个小墙门,吴家就住在一个小墙门里。顾家阿二嫁过去后,当年就怀上了,挺着个大肚子,回娘家来帮兄弟洗洗刷刷。女人们在井边说,不知道顾家女人能不能熬过这个劫数,这是我第一次听说劫数这个词,它像命运一样不可捉摸,不,比命运更可怕.

阿二生了白白胖胖的儿子,他们说,是死去的她妈和姐在保佑她,她常常抱着儿子回娘家来,还是在井边,摇篮放在边上,我常常逗着他玩,虎头帽下的粉嘟嘟的脸,始终笑着,很干净。阿二是巷外大东门杂货店营业员,巷里巷外的人都认识她,店里进了紧俏货,她都会提前告诉大家。第二天,天没亮,杂货店门口就排了长长的队,阿二来开门,吃力地下着排门,看见排队的邻居,会羞涩地微笑。

几年后,阿二又大着肚子了,她牵着儿子的手走着,苍白的脸上带着一丝倦容,顾家人的脸都是苍白的,即使男孩子们,也会搞得油头汗出,但井水一冲,乱蓬蓬的头发下那一丝苍白,据说他们家身体不好,那是缺乏营养的缘故.阿二看见我,总是问:“生个弟弟还是妹妹。”然后,她期待地看着我,据说小孩说的都很准。我知道顾家喜欢女孩,就说:“妹妹吗.”她高兴地笑了,脸上有了那么一点红晕.

阿二生第二个孩子就没那么幸运了,早产,是被同事直接送医院的.才怀了八个多月,外婆说:“七太公,八太婆.孩子保得住。”可孩子太小了,不到5斤,像猫一样,一生下来,就被送到了保暖箱.阿二在医院住了几天,一个星期后就出院了.似乎一切都平安无事,除了奶水少,孩子不够吃外。

那天半夜,门敲得好凶,全墙门的人都吵醒了,我们家和顾家用板壁隔断,我听见他女婿沙哑的声音在说:“阿爸,阿二不行了.”我吓得蜷缩在外婆怀里,用被子紧紧地蒙住头.

顾家二闺女生孩子死了,顾家没女人了,女人们在井边一边洗衣服一边聊起这事,叹着气,心软的还撩起衣服擦擦眼泪。

张师母叹着气说:“都快出院了,以为没事了,没想到突然就发烧了,苦命的阿二,还有那毛头儿,一生下来就没了娘。”

对门许家师母有亲戚在那医院工作,她用力甩着手中的衣服说:“听说那病房有邪气,死了七个人了,阿二是第七个,作孽啊。”

信基督的陈奶奶说:“当初夏娃经不起蛇的诱惑,偷吃了禁果,上帝罚她受尽十月怀胎,生儿育女之苦,还常常有生命危险,这是女人的劫数。”

阿二新生的女儿,取名叫吴桑,满月了,女婿抱着给外公看,像猫一样,外公抱着,流着泪说,小名就叫阿猫吗,贱名好养。孩子在26号墙门,以前女婿还常常抱着过来,后来有了新妈妈,就不大来了。

没了女人的顾家,总有那么一股陈年旧布的霉味,虽然都是男孩,却不像许家兄弟那样霸道,细胳膊细腿的,女人都能把他们掀翻.顾家的大哥早已经成家,二儿子二强一直在家,后来他去了黑龙江,三儿子去了农村.小儿子在读书。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国营大厂杭丝联

  

下一篇:正午阳光

  

本文标题:顾家的兄弟和女人们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38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