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国营大厂杭丝联

国营大厂杭丝联

作者:白条鱼 2016-01-30 12:57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文革的初期,杭丝联出了有名的造反派。杭丝联是出口企业,受到很大的影响。

我的妈妈是国营大厂杭丝联的工人,她一直为此骄傲。

巷子里同在杭丝联工作有20号墙门的小英妈妈,24号的莲妹妈妈。还有就是外墙门的顾家老大,他是机修工,是很吃香的工作,厂里女工多,虽然他家穷,却也很容易找到媳妇,他的媳妇也是同一厂的,还是我妈介绍的呢。顾一强结婚后就搬出墙门,他们是双职工,厂里给分了筒子楼,他很满意了。

杭丝联在拱墅桥东南,门口的路有个很美丽的名字,叫紫荆花路。冬天的时候,妈就带我和姐到厂里去洗澡,那是我挺开心的时候,可以好好地玩,也可以吃到食堂的菜,运气好的话,有红烧狮子头,妈总是很大方地给我们一人一个。文革的初期,杭丝联出了有名的造反派,运动很厉害。杭丝联是出口企业,虽然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但很快就稳定了,妈带我们去厂子里的时候,生产已经恢复了,而且很忙,有时候还要加班。

妈是上中班的时候带我们去,坐51路电车。拱墅桥有很多大厂,51路电车一直很挤,都是丝绸纺织行业的工人,嗓门都很大,一路上过去,基本上能把各厂的小道消息,八卦新闻听个够。

杭丝联很大,就像个小社会,图书馆,电影院,幼儿园,小学,医院,宿舍,一应俱全。偌大的工厂,大门却不气派,小小的传达室,管门的常常站在门口,和进出的工人打着招呼,厂子里的路很宽,路两边有很高很大的建筑物,那是厂里的车间。妈所在的印染车间靠近厂门口,因为印染是最后一道工序,出来就是成品,离门口近,运输方便。

印染车间很大,车间里的机器很多,有许多工人在干活,眼花缭乱的丝绸,让人的眼睛一时不适应,虽然灯很多很亮,但总感觉有点昏暗。车间里朦胧着蒸汽,很热,即使在大冬天,穿着单衣也足够,真不知道夏天怎么过,妈说他们是高温车间,有高温费好拿。

妈的工种是印花工,印花工分机印和手工印花,妈做的是手工印花。手工印花基本是出口,技术要求高,也很累人。机印的话,一个工人可以看一台机器,印一匹布,只要10来分钟,手工印花,根据花版,每个花版需要一个工人,一匹布至少要10个工人,起码半个小时以上。做过丝绸行业的人都知道,印染厂的台板工,是最辛苦的活,因为常年弯腰干活,很多人老了都有脊椎萎缩的病,我妈也不例外。

台板有一匹布那么长,白色的毛坯布笔直地铺在台板上,用很大的圆滚筒压平,整齐。妈和她的工友阿姨们,手拿一米长的长方形印花板,在白绸上来回印染,那台板上的白绸魔术般地变幻成五彩的花朵,栩栩如生。工余时间,阿姨们会说,来给你们穿新衣服,她们把刚印好的丝绸裹在我们身上,比划着,那丝绸还有点热,光滑柔软,我感觉自己突然高贵起来。我问妈妈,商店里从来没有看见这样的丝绸,妈说,这是出口定做的。

如果莲妹和我们一起去的话,我们可以到她妈妈的车间去玩,她妈妈是剿丝车间的,就是把蝉拉成丝,再织成布的车间。拉丝的时候都在水里,很湿还有难闻的味道,我们一般都待不长。可那儿有很多好吃的蚕蛹,阿姨们会给我们一大袋,我们拿回去,让妈妈烘烤一下,芳香四溢。运气好的话,可以到电影院里看电影,没电影看的时候,就去幼儿园玩,有好多孩子在那儿都呆过,老师们还认识他们。

杭丝联很大,每个车间都有一个食堂,妈为了能买到狮子头,早早去打听,哪个食堂有卖。打听到了,叫我们一早去排队等候,一起等候的还有别的小孩,有时候会很友好,有时候也会吵架,等大人过来的时候,又手拉手了。大人们警告过我们,如果不乖,就不带我们来了。

狮子头是我们拳头那么大的肉丸子,油炸了后再红烧,这是江南的名菜。那时候很少吃到肉,难得吃一次也是带肥的肉加上很多配料一起烧,那肉少得可怜,除了一点油水,基本上看不到肉的影子。妈给我们一人一个狮子头,阿姨们也会把好吃的菜夹到我们碗里,油炸花生米,还有炸小昌条鱼。

吃完饭,我们去洗澡,阿姨们还要干活,我常常想干活是挺好玩的事情,多神气啊。大人们笑着说,到时候来接你妈的班,我高兴地答应,好啊。大人们笑得更厉害了,你们连印花板都拿不动。我不信,我和姐还有旁边两个小孩,我们四个人用吃奶的劲抬不起那块印花板,我不想当印花工了,大人们力气好大啊。

厂子的外面是家属区,有电影院,医院,小学校,还有四层楼的职工宿舍。虽然是简易的筒子楼,但是有公用厨房,厕所,自来水都接进宿舍里,让我们羡慕不已,我们把这种房子称作洋房。妈说,只有双职工才能分到这房子,等你们读完初中,就可以进这厂子里工作,也有机会分到房子。

拱墅桥周围有很多国营大厂,浙麻,杭棉,还有杭印,搪瓷厂等等。下班回城的工人都坐51路电车,51路电车永远是那么热闹嘈杂。从他们的穿着,就很容易知道是那个工厂的工人,杭棉的人,翻出来的假领子都是条子的棉布,而妈她们杭丝联的工人,手拿的布包里,总有一圈丝绸的木耳边。工人们在大声地说着厂里的趣事,谁谁谁当省劳模了,什么产品送北京了,看得出他们是由衷地高兴。

这时候,妈总是大声地说,我们厂长在大会上说,只要印染车间开一只机缸,就能养活全厂的工人。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圣诞老爷爷是不会忘记每个好孩子的

  

下一篇:顾家的兄弟和女人们

  

本文标题:国营大厂杭丝联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38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