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女知青爱华和金子

女知青爱华和金子

作者:白条鱼 2016-01-30 12:57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她们坐的是闷罐子车,开开停停的,也不知道多长时间。天黑了,就划道白线,表示过了一天。

原题:芙蓉池巷的小屋八——女知青爱华和金子

年年过年,顾老爹就和人说,二强要回来了,他托张师母买了梅干菜晒着,说二强最喜欢吃。到12月底,黑龙江都冰封了,建国回来了。

建国是陈家老大的小儿子,两个姐姐都工作了,只有他去插队了,他选择了黑龙江倒让他父母大为光火,他是跟着金子报名的。

去江西的爱华和玲玲年前也回来了。顾老爹天天到墙门口去候着,说墙门里换了司必灵锁,二强钥匙都没有,晚上墙门关了,他进不了。直到年三十,二强还是没回来。

第三年的冬天,二强回来了,顾老爹看到儿子,劈手一个巴掌,说:“你不要命了。”说完,老泪纵横。因前几天,建国回来说,有个杭州知青,扒运木材的火车回来,天气突变,冻死了。

二强拿出车票说,爸,我是转了车回来,这样车票省点。

金子妈来问金子的情况,那年他们一起去的黑龙江,在闸口的白塔车站坐的知青专列,她没去送行。去送的金子的姐姐回来说:“幸亏我妈没去,要不哭成啥样呢。”金子最终没去成漠河,也没能和二强分在一起。

黑龙江很大,都在建设兵团,二强只有在新兵的时候去看过金子一次,拖拉机加走路,到了那儿都快天黑了,那时候金子还在文宣队,大家都喜欢她。后来的情况就不妙了,听说她下了连队,知青们还会常常聊起她,会说她唱的歌《金瓶似的小山》。

金子妈来打探金子,说好长时间没来信了,二强就说,金子他们文宣队下连队演出去了。金子妈半信半疑地走了,金子爸爸是个很好的技术人员,临解放去了次台湾,就回不来了,她们家成份高,金子妈一直是低眉顺眼。

爱华和国美也来看二强了,她们去的是江西,还算路近。爱笑的爱华说,她们坐的是闷罐子车,开开停停的,也不知道多长时间。天黑了,就划道白线,表示过了一天。“我们两天就到了,最早下车的,我们下车的时候,车上的人都哭了。顾二强,你们划了几道线?”

顾二强说:“我们划了五道线,车门开的时候,是白茫茫一片,我们都傻眼了,女知青都哭了。”爱华说着说着,就咳嗽了几声,国美让她回去休息。

爱华家就住我家隔壁,房子是用板壁隔断,临睡前,我总要敲敲板壁,爱华姐也会回应下,然后我满意地睡了。那时候,学校里停课了,男孩们出去了,爱华姐和金子姐就带着我玩,她们教我唱歌跳舞,以革命歌曲为主。

没人的时候,我们把门窗关了,爱华姐会给我唱很好听的歌,《金瓶似的小山》《我们的田野》等。金子胆小不敢唱,就跳新疆舞,她跳得很好,大家说她在学校的元旦晚会上跳的新疆舞,就像“阿娜尔罕”。

夏天过去了,秋天到了,年轻人走了,冬天也快来临了,没有了年轻人的墙门,就像被抽干了血液一样,了无生机。我想念她们,最初的一段时间,很不习惯,天天去爱华家问她什么时候回来。

开始,她还在读书的弟弟好心地说,过年回来,后来,就不耐烦地轰我出来了。我看到,原来爱华姐的床上堆满了蛐蛐罐,洋片,就很少去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锡匠和小锡人

  

下一篇:知青们

  

本文标题:女知青爱华和金子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38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