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走吗 看国庆游行去

走吗 看国庆游行去

作者:白条鱼 2016-01-30 12:57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24号墙门的居委会王主任插着腰站在门口骂道:“两个小讨债鬼,回来你妈不打你才怪。”

炎热的夏天冉冉过去,知青们都走了,哥哥姐姐们上学了,日头下的日子百无聊赖,就如白开水少了点盐,缺了那点味。

寡淡的日子总想找点事做,虎儿兄弟不是把小脚水果奶奶的鸡打得飞到了野杨梅树上,就是把阿宝家的狗追得从22号墙门跳到24号墙门,真是鸡飞狗跳。24号墙门的居委会王主任插着腰站在门口骂道:“两个小讨债鬼,回来你妈不打你才怪。”

挨打的总是小虎,大虎安然无事。虎儿兄弟是堂兄弟,同年生,大虎是长房长孙,备受宠爱,小虎是二房长子,小虎妈是北方人,疼孩子,却又打孩子。小虎被打疲了,第二天,二虎照样又爬进了24号墙门,偷摘王主任家的无花果,惹得王主任把所有的无花果都采下,送给了每个小孩。

我们家还是像平常一样,外婆在干活,我在天井里,一会儿玩跳房子,一会儿拿本书看看,陈家大叔不让我去井边玩,外婆吊不动水,我连玩水的机会都没有。如果有什么新鲜事,就是我们家的金鱼水泡眼破了一直眼球,成了独眼龙,许家姐妹笑话我,让我扔了,我舍不得。

这年过了九月,张师母说,今年有国庆游行,居民区组织大家,到时候会来登记的,如果家里有亲戚来,要到派出所去办临时户口,如果亲戚们也要去看游行,要早早报上去。这报上去是很复杂的事情,好像要大队证明什么的,年轻人是全劳力,不是农闲不大走得出,我家表哥来过一次就不来了。

爸妈是有单位的的人单位组织去看,哥和姐是学校组织,哥还得参加学校方队的游行,放学了也在学校排练,很迟回家,外婆总是给他留着菜,只有我和外婆是和居民区的人一起去的。张师母迈着她的解放脚来挨家登记去看游行的人,许家二儿子屁颠屁颠地跟着她,手拿表格认真地记下。许二子本来也到了去农村的年龄,那年居民区来动员的时候,他爸爸许先生说他外婆生病了,要二子去照顾,就去了外婆家半年,等到二强,金子他们都走了才回来。

许先生是丝绸厂的机修工,被尊称先生是因为他是从旗下搬来的,旗下住的是有文化的人,许先生家里也有厚厚的线装书,也能说的头头道道,他和蒋先生又是好友,常在一起下棋,自然也被尊称先生。许二子回来的时候,戴了副眼镜,一下变了文气多了。

这不他跟在张师母后面,拿个本子,钢笔别在军便装的口袋里,到一户人家,把钢笔拿下,小心地旋开,那时候钢笔可是稀罕物,许先生为了让儿子能留城,可下了血本。张师母到了人家家里,先问下有那几个人去看游行,然后最最主要的要写上成分,那时候所有的表格上都有这一行,这成分可相当重要,这是确定你在看游行的时候的位置,成分高的人要在革命群众的眼皮底下,还有三类分子是不能去的。

金子家的门常年关着,这天门吱呀地开了,张师母推门进去,说:“金子妈,国庆游行去看吗。”金子妈有点吃惊,张大嘴说不出话来,这几年来,所有的活动都没她的份,现在张师母这样问她反而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该说去还是不去。张师母说把她写上了,许二子问:“成份写啥。”张师母果断地说:“金子不是去农村了,就写上知青家属。”张师母是个急性子,才一天就把墙门里都登记好,报到王主任这儿。许二子还要和蒋先生一起去登记别的人家,把整个居民区的人都汇总,上报街道审核。

张师母是尽职的墙门组长,要去的人登记后,还会再来核实一遍,再在10.1的前几天,她会来正式通知去观看具体事项,有三不准,五注意等等。

10.1的的凌晨,月儿还挂在天空,夜色阑珊,墙门里的人都起床了,有组织的人必须早早地赶到指定地点,爸妈干脆昨晚就赶到厂里。我们就在外墙门的天井里集合,初秋,夜凉如水,我们都穿着夹袄,所谓夹袄,就是没棉花的空棉袄壳。许二子,拿着本子,煞有其事地一个个点名,等人都到齐了,我们就排队去26号大墙门,和整个巷子里的人会合后,就出发了。

一群人老的老少的少,浩浩荡荡地出发了,蒋先生和王主任走在第一个,许二子断后,水果奶奶的小脚走不快,不停地喊着:等等,等等。二子把她的包都背在身上,陈奶奶的包也在他肩上了,他背着3.4个包,连拖带拉地搀着水果奶奶跟上队伍。从芙蓉池巷出发,走过三角荡,穿过孩儿巷,就来到了我们的观看点延安路上的检阅台北侧,那是游行队伍出发,第一个到达的点,很好的位置。一路上,可以看到一条条街巷深处涌出来一支支和我们一样的队伍,渐渐地汇成一条人的河流,人流越来越多,到延安路又分散开来。我们找到了自己的位置,那是用白笔画出来的一块的空地,就摊开废报纸席地而坐。

天终于一丝丝地亮起来了,微风送来草木的清香。而我等得有点困了,我一直和外婆说饿了,我在馋外婆带的南瓜饼,还有张师母她们带的毛栗子,也许水果奶奶会分个柿子给我。外婆不管我怎么吵,都不给我,她要和大家一起吃。

金子妈给了我一颗大白兔奶糖,我咬了一半,还有一半小心地用糖纸包好,这糖纸不能弄破,我要小心地集起来。金子妈今天穿了件中式的夹袄,那是她用一件旗袍改的,金子妈的手艺很好,金子的手艺也很好,她改制的衣服就像大店里裁缝做的一样。蒋先生说,金子妈好看,像老底子上海滩的名媛。

金子妈红了脸,含羞地低下头,却忍不住抿着嘴微笑,这天,她很开心,话也说得比较多,细声细气的。我从没见过金子妈笑过,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你我不曾倒影成双

  

下一篇:锡匠和小锡人

  

本文标题:走吗 看国庆游行去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38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