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在那些烂醉如泥的夜里,他只想你

在那些烂醉如泥的夜里,他只想你

作者:鹿人三千 2016-01-30 12:57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痴愣愣地坐在床上,一个男人不停地打另一个男人的耳光,而另一个男人则是挨完一个又主动凑上去。

彭博有时候到最后也会矫情地仰着头,慢条斯理地说一句:“被人暖一句我就温热,被人凉一句我就冰冷,嘿你他妈还真别说,原谅老子这辈子爱憎分明不讨巧。”

尚雀儿就在一边咕噜咕噜喝着十来块的纯生啤酒,打一个极为响亮的酒嗝,末了再说一声:“狗日的傻逼。”

成都漆黑的夜里,空剩下满是灯红酒绿的欲望。

1

一般来说,彭博和尚雀儿同时走在路上回头率是很高的,彭博一米九几的个头,悍然200斤上下的块头,哪怕他只是这么一站,就有一种川渝悍匪的凛然之气。这厮估摸着身上的肌肉极少,脂含量过高,不然也不会给人肉球的感觉。

尚雀儿不矮,175左右,不算个高,勉强也凑合,瘦得很,但这哥们儿却生得一副女儿家的面孔,唇红齿白,他爸很明显是有些天地道行的,不然咋能这么有预见性地起了个雀儿的名字?彭博常嘲笑这丫铁定是个姑娘命,胯下那把儿多半是长出来玩玩。

这俩哥们儿走在一起一高一矮一胖一瘦,视觉冲击力是很大的,一个慈眉善目弥勒佛,一个花容月貌玉观音,一个感觉随时都在笑,一个鲜少看到笑容。虽然这脾气秉性大相径庭,但架不住这外形风骚不是?

两人最开始在一个小学,同桌过后关系渐好,都不是啥自来熟,但慢热的人的感情更牢固,这是肯定的。说句发小儿,不为过,那时候同学们甚至都觉得这两人有亲戚,不然哪能随时都形影不离?

彭博家境优越,父母从最开始在荷花池批发高仿倒腾小生意发家,生意从北门做到南门,在底蕴十足的成都这地界儿,不显山不露水的庞然大物太多,他至多算个挺有钱的富二代,连纨绔子弟都有点悬。许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太高的圈子他进不去,低的圈子他又觉得没意思,从小到大这胖子朋友不少,推心置腹的还真没有,如果有,尚雀儿就是一个了。

尚雀儿才是真正的火爆脾气,从小到大基本上是打架打起来的,他爸据说就是火车南站一老痞子,混了一辈子没混出个人模狗样倒是经常打骂老婆。在尚雀儿年纪还小的时候,有一次他爸喝多了打他妈,这小犊子细胳膊细腿儿的操起把水果刀就捅在他爸大腿上。

他妈当时吓坏了,他爸瞬间酒醒,看着面前才读二年级就有一副罗刹面孔的儿子,手持着鲜血淋漓的刀子,浑身瑟瑟发抖却固执地瞪着他歇斯底里:“你再敢打我妈我绝对捅死你这龟儿子。”

不知道后来如何,反正尚雀儿这干干净净的玉面书生模样是扎扎实实的绿林响马脾气,火爆得离奇,在学校挨了无数处分,但架不住这丫成绩变态,当时不划户口,四七九中的老师都慕名而来,想要挖走这个英语语文个位数数理化满分的怪物。

那时候正修二环,尚雀儿没念大学,去了一家建筑公司从小工做起,和灰,提砖,打杂,啥都做,那时候项目经理就注意到了这个不怎么吭声的娃,满心愉悦:“这小子像个做事的,是杉不是檀。”

那个时候彭博在一家设计公司,家里找的关系混吃等死。他不嫌那工资低,说是反正做设计的水灵妞儿多,谁不知道大成都姑娘的水灵怎么都算得上全国翘楚。

两人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去九眼桥一间酒吧喝酒,然后上楼打几把斯诺克,彭博精着呢,从来不去特别烧钱的地方,不是去不起,他很珍惜和尚雀儿的感情,有些方面尚雀儿不在乎,他要做到位。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长安长袖戏,大雪大青衣

  

下一篇:我喜欢着很多人,我只深爱着你

  

本文标题:在那些烂醉如泥的夜里,他只想你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37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