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放手,彼此的苦楚

放手,彼此的苦楚

作者:鬼谷子 2016-01-30 12:57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2013,沉重压抑的一年,从工作到感情,让他输得一塌糊涂,直至现在仍有余悸。

2013,沉重压抑的一年,从工作到感情,让他输得一塌糊涂,直至现在仍有余悸,不愿想起,提起 。

故事的主人公,杨,一个帅气、直爽、阳光、时尚的男孩,高级美发师。笑容温暖,讲话幽默,连我这个自信满满的男人,都感到羡慕,更不用说其女孩子了。我想女人对美的欣赏和要求高于男人,他的外表就是他的业绩,以至于有“少妇杀手”这一称呼。

他的感情路,走的很心酸,30多岁,单着,家里人甭提有多着急,四处介绍对象,可他却一一拒绝,只因迈不过的心坎。每每喝酒都会醉,“酒不醉人心自醉”,他给自己的标签,以致每次我都不在劝说,只是聆听他的每一个故事与其他朋友的旁白、安慰(我是一个内向的人,外冷内热性,因此不怎么劝解,偶尔鼓励,开一些无关紧要的玩笑),只要举杯,我都会一饮而尽,作为一个老乡,同事,朋友,仅能的事情。

2003年,中专毕业,他就走上了美发行业,青涩的年龄,遇到了第一段姻缘,且请他的陈述。

“03年,刚毕业,老子就去上海,当时的心大,也放的开,任何人都聊的开,聊的来,有没有什麽压力与心计,每天都逗不同的女客人开心,或说有时干脆洗刷调戏客人,久而久之也就学坏了,一些客人因为我的外表或说幽默请约,出去后免不了请吸烟喝酒,时间长了自己也就开始买烟买酒。客人也越来越多,有一些会对我动坏心眼,有一些真心做朋友,还有一些对我动情。期间,有个做酒店服务员,每一周都有理发,每次都点我为其服务,理发后迟迟不走,和我说一些天南海北的事情,临近下班时才会走,偶尔也会请我吃宵夜。久而久之无话不谈,知道有一次喝完酒,她认真的表白,晚上在酒精的作用下,自然发生了,后来也就住在了一起。她对我很关心很好,或许因为年长我几岁,从不用我打扫,经常做饭买衣服给我,当时想想,这日子潇洒。后来,发现异动,她吃饭时呕吐,我开玩笑说,怀孕了,不曾想是真的。那时年龄小,怕担责任,第二天就偷跑去了苏州,啥都没敢带,电话满满的信息与未接提示,后来干脆换号,图静,不然老子孩子现都小学快毕业了。”说着说着泪水就下来了,端起一杯酒,就干了下去。人欠啥就炫耀啥,虽然痛苦,还是对我说,“孩子,都能给你孩子辅导了,不是吗?”

“08年,回家开店,虽然在小县城,但每天也能搞一两百块,抽着烟听着音乐,老子当时感觉真爽,人生莫就这样。

隔壁是一个卖服装的,也就那一年开始了第二段感情,或许近水楼台先得月吧,就和店主的妹妹好上了,住在了一起。那时,年龄,事业,个个方面都顺利,也就准备谈婚论嫁,老子以为人生稳定下来,谁知命运又开玩笑,玩死了老子。

那个女孩是回族的,家里因为传统观念回族不外嫁,除非入栬,家里也就老子一个,肯定不愿意,什麽都想过,甚至私奔都想过,那一年末老子心灰意冷,店都卖了。那女孩,我一生的最爱,不管是外貌,性格,乃至私生活,老子至今都不敢回忆。不怕你笑话,私生活时,感觉人都能融在一起,来自这辈子也算没白活,虽说出来都是泪。

那年底,老子被另一位女客人骗到宁夏,干了半年传销,不是老子精明,可能早都被洗脑,那还有现在,想想都后怕,人在痛苦时判断力会下降,你们注意了,别像哥们一样。”说着说着,又干了一杯酒,泪水着实让人受不了,在座的都静静的,只是抽烟喝酒,偶尔加点菜。

最让他伤心,是最后这个事情,准备好了吗,朋友,请听听他的第三段感情,我们都不敢提一个字,还是他听听他叙述。(坏境介绍:2012年,在一个加工厂,同时应聘维修工程师时,相遇,因老乡合同一部门,因此彼此会倾诉和述说自己的故事.)

“12年,由于美发行业的饱和,老子被迫转战工厂,也就是这缘故,在工厂开始了,第三段恋情,也是最让老子伤心的,连同家人也是。

理发沙龙,老子邂逅一个十九岁的洗发小妹,甘肃的,一见钟情,当晚就住在一起。过了一周左右,小妹辞职,来到工厂上班,每天黏在一起,老子都这次应该会成家,信心满满的,为了她完全改变,烟戒了,酒也戒了,夜场也不去了,变得自己都惊奇。一个月左右,发现小妹怀孕了,这次不再是怕担责任,而是欣喜若狂,告诉了父母,准备筹婚。

怀孕四个月左右,老子就带她回了老家,父母那种兴奋无语言,很快就把这事定下来,在县城里买了房,开始筹备婚礼事宜。父亲与女方开始慢慢交涉,我们也就完全放心,等待幸福,还在为先办婚礼仪式还是先生孩子纠结。

第一次打电话给她母亲,就数落我,一句话就刺痛了,30左右了还没结婚,大我女儿十多岁,完全骗得吧,你们的事,我完全不管,礼钱三十万,你们能答应我也就不阻拦了。当时,老子就火了,但忍者啥都没说,硬着头皮听完数落,临了还一再保证。

后来的事情,都知道,也就是怀孕六个月的时候,她的父母给她打电话,说事情已经成型,让她女儿回家,和亲戚商量婚事,我也就信了。买了飞机票,会回去还给她带了五千块,衣服啥就不说了,我是汀尽所有。(那个时候,我们都劝他,和女朋友一起回去,我们开玩笑说了一个江西的故事,父母骗孩子回去后逼迫打胎,不让再出来。)过了几天,她家里人说再打点钱,给她置办些衣物,同时给小孩准备衣物等等,后来我借了我姐三千块,谁知她父母逼迫她打胎,老子用自己的钱搞掉自己的骨肉,你说讽刺不讽刺。她打完胎后哭着给我电话时,老子还不信,直到后来看到发的图片,老子彻底崩溃了,要死的心都有,连带父母的悲伤先不估算,光姐姐就哭晕了两次。我,你们都知道的,请了一星期假,门没出过,多亏你们这些朋友,三三两两的开导,关心,陪伴。”端起一杯酒,猛地灌下,这次呛得眼睛,鼻子都一直通红,泪水都不忍描述,“男儿有泪不轻谈,只因未到伤心处”,这句剖析了内心与事实。

“醉酒解千愁,谁知酒自忧,心有心结最伤人。”这是后来应朋友之要,写的一句感慨。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生如夏花,爱如初恋。(一)

  

下一篇:西北狼

  

本文标题:放手,彼此的苦楚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36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