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村子里的那个女人

村子里的那个女人

作者:潺愁 2016-01-30 12:57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据说当年她家里太穷,于是夫妻俩人就把小儿子卖给别人换了一些钱。至于卖到哪去了,没有人知道。

前一次回家,母亲无意中说起村子里那个叫梅的女人。

她说,她儿子也和她母亲一样,得了精神病。我无比惊讶,那个才大我两岁的男孩怎么也精神失常了。事情还得从前说起。

她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不爱说话,总是低着头,背稍稍有些驼。

自从我知道有这人的存在时,她那时大概三十几岁。

其实,我从上小学开始就听别人提起过这个女人。因为她有一个儿子大我两届,和他同届的人总是会提起他的母亲。只是说他的母亲精神有些不正常之类。我那时候也不太懂这些。

有几次会在路上碰见她,我便远远地看见就会躲开。那时候觉得精神失常的人大概就是会无缘无故的打人吧。她的眼神很特别,有呆滞,有异样更多的是空洞。她每次看见我总是用眼神瞟一眼,所以我有些害怕。

回到家里,我问过我母亲,母亲向我提起说,她叫梅,村子里大家习惯性在她名字后面加个女字。在我们那边许多妇女的名字后面都带这个字,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只是习惯罢了,因为叫得顺口。皮肤很白净,一头的自然卷发,穿着很保守,从未看到她穿过新的衣服,每次看见她都是棕色粗布请裁缝做的衣裤,自然不合身。

我母亲说,她当年嫁过来时可不这样。她生了两个孩子,都是男孩,大一点的就是如今在身边的,还有一个据说是给卖了;据说当年她家里太穷,于是夫妻俩人就把小儿子卖给别人换了一些钱。至于卖到哪去了,没有人知道。这段故事或许村子里只有年长的人才知道。后来,就发现了她开始有些不太正常。怎么不正常又说不上来,就是不爱和别人说话,独来独往。母亲说她不会伤人让我放心。

他们家在村子的角落里,房子独门独户的,是破旧的老木屋。他们家除了一家三口,还有一位是她公公,头发胡子花白,拄着拐杖,总是一个人待在他自己另一个屋里。她男人是木匠,常年不在家,所以家里的活全都是她。因此他们家没有种地,她也不用和村里其他妇女一样整天日出而作日落而归,只是在家洗衣做饭。可是村里人都说她很懒,不勤快,家里从不收拾。只是给他们做做饭,偶尔她也会自己上山砍柴。

我观察到的就是这些,是因为我们家的菜园子就在他们家旁边。每次我一个人去菜园都会观察一番。那边比较僻静村子里很少有人会走到那里去,而且也很少亲戚来家里。

那时候我在县城上高中几乎一个月才回家一次,她也不怎么认得我,也可能在我小时候她认得。那天我在小溪边洗衣服,蹲着埋着头也没看见她路过,她就停下来瞅了我两眼,然后走了几步又回头来看我。我就抬起头来,她就扭头匆匆的便走了。我觉得她是不认得我。

她也会去小溪边洗衣服,大多都是很迟的时候。有的时候人多,大家就会拿她开玩笑,问她家男人去哪里了之类的,她不怎么说话,总是说不知道。有的时候没人,就她一个人洗她就自己哼着歌,也不知道哼的什么,没人听得见也没人听得懂。

那时候的小溪边真是让我十足怀念。每个暑假,吃过早饭,住在附近的小女孩,老奶奶,中年妇女等等都会提着一桶昨天全家换下的衣服来到小河边洗。小河两岸是水泥地板和搓衣板,年久下来变得很光滑。那个搓衣板四周都可以围人,有的蹲着洗,有的下到水里站着洗,酷暑的时候双腿下到水里可凉快了,还有小鱼小虾在腿上游来穿去。大家唠家常,家里长家里短地唠着,欢声笑语的非常热闹。

小河上边是一颗几十年的大树,枝繁叶茂的遮挡住了风吹雨打。洗完了大家各自散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那时候的水清澈见底,我洗完衣服就下水去抓虾,水草里面藏了许多。

有一次我回家在小河边洗衣服,刚好她也在,一开始我们都不讲话,她还是自己哼着小曲我也不敢和她说话;过了好一会她又抬起头瞟瞟我,然后问我,“你叫什么名字?你是谁家的孩子啊?”我说了母亲的名字,她是认得的,她说怎么长这么大了她都认不出来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晚归的人儿,你到家了吗

  

下一篇:遇见二十六岁

  

本文标题:村子里的那个女人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33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