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十分英勇,十分孤独

十分英勇,十分孤独

作者:排骨骨 2016-01-30 12:57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那个陌生男人满嘴脏话,一把推倒我,也许是酒精上了头,并不觉得痛,我却嗡嗡地哭起来。

“很早以前我就知道,他和我是一路的。我总是指手画脚,他向来唯命是从。”

不得不说她不太纯正的发音,丝毫不影响她是一个很会讲故事的姑娘。这种天赋异禀和她的民族不能分割开来。羌族,唯一一个没有自己文字的民族,文化的延续皆靠口口相传。

我认为,这个“会说话就会唱歌,会走路就会跳舞”的民族,这样的赞美还远远不够。他们随口就能讲出动人的故事,远山远水的秀美画卷当作布景。我有幸遇见一个。

她很多次跟我强调,虽然现在的羌族几乎被汉化了,说汉话、写汉字,但对羌族的民俗风情和文化的热爱,常常溢于言表。唱酒歌,跳锅庄,杀年猪,挂经幡,石砌碉楼,巫师佑福驱邪……不单单因为我的好奇,而是埋藏在她心底的原始信仰和民族荣耀。

也许越是远离,留在记忆里的种种就越直指人心。她说,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为什么在这样一个闭塞的寨子里,却有着最纯真与装满幸福的笑。

我被她这句话感动,有些人一头往南墙上撞,有所失有所得,其实也不是人人都能理解和体会的。实际上,我还读出了关于独立和自由的信仰,她为此做了很多勇敢的事情。勇敢,这个词不知道是否过于片面,但它与孤独同在。

我和阿卓认识算是一段奇遇。从一开始我便是喜欢她的,向往我能和她一样。或许是她的刚烈,或许因为我的软弱。当我把杯中酒不小心洒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裤子上时,我还以为他是我的男友。

我弓着腰说对不起,声如蚊蚁且卑微。与我冲出房间逃之夭夭前,所做的事,如出一辙。

一小时前,小璞正和一个女人躺在我睡过的床上,滚床单,然后被我发现。我离开的时候不忘带上门,竟像一个逃兵,一脸颓败。

那个陌生男人满嘴脏话,一把推倒我,也许是酒精上了头,并不觉得痛,我却嗡嗡地哭起来。阿卓上来破口大骂,用酒瓶狠狠地砸在吧台上,所有的人安静下来。

阿卓手腕上的菩提手串坠了一个牛头银饰,在旋转射灯下不停闪光,吸引了我的注意,还有她望向远方的眼睛里似乎有个看不透的故事。

我没有顾及她正沉浸于哪一段,而自顾自地讲起关于自己的冗长的故事,似乎讲得越惨对方就越不会拒绝一样。她纤细的手指夹着香烟,一根接一根,吐烟圈的动作很熟练,烟雾中弥漫惆怅。

我也不关心她有没有在听。喝到后来,我非常讨人厌地逼她告诉我名字,她才说自己叫阿卓。阿卓用力把我从地上拽起来,一只手拿着残破酒瓶指着那个陌生男人要他立刻道歉。

我可能是喝多了,半个身子倒在她身上,说出的话被眼泪梗在喉咙变得含糊,再原谅他一次。当晚我所有的记忆就停留在她最后的一声叹息。

第二天醒来我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阿卓提着一个大口袋刚从门外进来,她说,你喝醉了,这是我家。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有时候,错过就错过了

  

下一篇:我的猫咪

  

本文标题:十分英勇,十分孤独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30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