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做她的铠甲

做她的铠甲

作者:排骨骨 2016-01-30 12:57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这个固执的姑娘,十多个小时的航行,早已吐得七荤八素,可她拒绝任何人靠近。

排骨骨

“这是一个离国境线不算远的僻静岛屿。雪白的海沙,柔软,细腻,海风宜人。黄昏时分,迎来退潮,水位逐步下降,能看见防浪堤与海岸线平行。由于靠近赤道的关系,雨热同期。连日阵雨,把天空分割,云絮灰蒙蒙的,这不算美。拍出的照片太过晦暗,除非‘接片’,不然很难展现层次和壮观。不过,你不用担心,天气预报上说,明天会晴朗起来。”

近几年,不乏世界各地的人慕名而来,这个被世界遗落的黄昏胜地,美得无与伦比。他对他们有一个统一的称谓,黄昏收集爱好者。

他们过于放浪不羁或者孤僻,沉浸在艺术中,拍出的黄昏却令人惊叹。他很少询问来去匆匆的旅客名字,也不打听他们的曾经。他宁可假想出一段猎奇的冒险,一段忧伤的爱情,或是一段与逆流抗争的人生,把其安插在他们身上。

他和很多人不同,对事物永远保持新鲜,不会厌倦。所以这种热忱常常让人想与之亲近。工作是抚养他长大的舅舅安排的,两年前舅舅在岛上因病去世。

他知道,就算今天哭泣,明天还是会笑回来。自带阳光的少年,岛上的人这么形容他。他总说,等他挣够了钱就在悬崖上盖一座小木屋,和心爱的人去住。

初夏迎来第一批旅客,他按照惯例去码头帮人提行李箱,带着微笑,礼貌相迎。一个月前晋升副主管的他,和从前没有差别。托他的人情,这是我在游轮上工作的最后一天,明天起将在岛上和他成为同事。

来人大多疲惫,倦怠的面容上,勉强堆砌笑容。岛屿上条件有限,旅途的劳累会消磨掉脾性和与人争辩的力气,对他们来说会省掉不少麻烦。

旅客纷纷下船,只剩下船尾一个穿黑白格子长裙的中国姑娘。双眼紧闭,头半倚在手臂上,湿润的脸颊没有血色,打湿了一缕搭在侧脸上的头发,耳鬓的碎发在风中凌乱。他微微皱眉,转而与我目光交汇,我上前低声耳语。

这个固执的姑娘,十多个小时的航行,早已吐得七荤八素,可她拒绝任何人靠近。天气恶劣,海浪翻滚汹涌,轮船比平常颠簸,半个身子探向船外很危险,可她不听人劝,也一言不发。不进食,也不睡觉。晕船药和矿泉水一直摆在桌上没有动过。

他听我说完,走过去,弯下腰对她说:“300海里的航程不容易,但总算到了,欢迎。”

她沉默地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没有拒绝他的好意,他也没有刻意问她需不需要帮助,只在她没站稳的一瞬间做了想要扶她的动作,但还没有碰到她,她自己又站定了身子。若海风是反向吹来的,她一定会被刮倒。他拖着最后一个简洁的银色行李箱,轮子卷起白色砂砾,他在前面引路,她跟在后面,往拖尾沙滩的房子走去。

这样美丽的姑娘,却有着与外貌和年纪不相称的彷徨感,我断定她心中带伤。我不清楚言远洞察出了什么,但我相信他一定有这种能力。他明澈的眼睛,温柔的笑意,或是一句不加修饰的陈述句,总有一样让她放下戒心。

我跟在他们后面,听着他为她介绍这里,言语中带着欢愉,她低头自顾地走着,没有一丝动容。天边将暮未暮,我也开始揣测那个姑娘可能遭受的际遇,关于逃离,痛苦或是孤独。似乎作为旁观者更容易对那些忧伤的图景感到惆怅。

深夜,房门一声巨响,床开始剧烈摇晃,我猛然从睡梦中惊醒,眼前是一双血红的手和急促的喘息声,我吓得一脸惨白。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我没在等你

  

下一篇:如果可以不停相爱

  

本文标题:做她的铠甲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30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