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溯-伊人在.青青河畔

溯-伊人在.青青河畔

作者:韵几 2016-01-30 10:37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从来不捂鼻子,也从来不绕道而行,我喜欢它,喜欢这条“臭名昭著”的河。

  

每个事物都有自己的美好,即使是一条人人都嫌弃的臭水河。

他是北塘河的一条分支,只要是住在A这个老小区的人都应该认识它,而我只要下楼,不出100步就能见到它,人们叫惯了他臭水河,长期的淤塞以及没人管理,它很脏很臭,很令人作呕。当然在我只有17年的生涯里是没有见过它清澈的模样,或许在它仍然年轻俊俏的时候我还没来到它的身边。

我从来不捂鼻子,也从来不绕道而行,我喜欢它,喜欢这条“臭名昭著”的河。因为它是水,我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海洋,它是一条流动的水,一条在我出生时就陪伴着我的水,有谁会讨厌你出生时上天送给你的礼物呢?

我爱水,我不会游泳,不会跳水,但我却狂爱着水,那是一种近乎疯狂的爱,也许有一天我会不幸死于水中,但是这个猜想并不能阻止我对水的痴情,我仍是会听水滴落的声音,那是让我安静的声音,所以水汇成了它,它包容了水。

我就这样傻愣愣的,和几个同样傻愣愣的人坐在它的身边,只是坐着,吹风,钓鱼。

老何,是另一个执着于这条河的人,老何并不老,他是一个八零后,他和我一样喜欢这条河。他曾经在这条河里钓出过龙虾、乌龟(最后把乌龟放了,因为老何说乌龟是有年轮的,年轮就是天的寿命,只有天长命,我们才能长命)和浑身是刺的小鱼。

母亲不让我吃从河里钓出的鱼,总是会说,太脏了,我偏偏要吃。就让老何带给我吃,老何,总是会腼腆一笑,说道:“小丫头,吃坏了可不怪我啊!”

次日,老何就会带来从这条黑不溜秋的水中钓起的鱼做出的美味,于是在河岸边,我们吹着河上吹来的夹杂着腥味的风,老何钓着鱼,我吃着老河钓的鱼,融成了一体。渐渐地,老何也与这条河融入了一体,他离开了,没有再回来。

记得最后一次见面,老何对我说:“小丫头,你说美丽的河边有伊人吗?”

“老何,伊人不在,有淑女,有你这个君子盼着哩!”也许老何去寻找他的伊人了,那个只会在清澈透明,河畔出现的伊人。他留下这条臭水河,留给了我这个还不谙人事的小女孩,再也没有人和我一样执着于这河。那个曾经的老何也走了,为了他的伊人。

其实,老何,臭水河旁也有伊人,因为臭水河也是美好的,它是水,它有灵性。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执手,落花惹人;执手,看天下

  

下一篇:一英里的爱(一):睡着的冰咖啡

  

本文标题:溯-伊人在.青青河畔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28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