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噩梦(下)

噩梦(下)

作者:过云鱼 2016-01-30 09:08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对丈夫有诸多不满,但从未表露过,毕竟,谁敢跟一个杀人犯的儿子叫板呢?

回到家,楼道里一片漆黑,我有些生气,这么高档的小区,楼道灯坏了竟然无人修理。

我摸黑打开自己家的门,丈夫正坐在客厅默默的抽烟。他这两天似乎有些反常,本就寡言少语的他更加不爱说话。之前我们之间还算有些简单的交流,可如今他看也不看我一眼,只是抽烟。

我疲惫不堪,扔下东西一头闷倒在床上。

家里像坟地一样安静。

我和丈夫的结合完全是一个意外。生活中,我们习惯不同,品味不同,价值观人生观不同,没有共同的兴趣爱好,我们唯一的话题就是“你看,儿子多可爱”。刚认识丈夫的时候,他土、穷,除了人还算老实,没有任何可圈可点之处,完全不是我的菜,当然,现在也不是。

我对丈夫有诸多不满,但从未表露过,毕竟,谁敢跟一个杀人犯的儿子叫板呢?

遗憾的是,结婚前我并不知道这件事。

结婚前,丈夫说他没有父母,现在一个人在这里发展,跟老家的亲戚几乎没有什么来往了,当时我有些纳闷,但也没有深究。直到两个多月前,他喝多了,才对我说了实话,丈夫的父亲酗酒家暴,他小学的时候母亲出轨,父亲发现后两人口角,最后父亲用剪刀扎破了母亲的喉咙。丈夫当时在现场,他说,血撒了他一脸,暖暖的。

当时我吓出了一身冷汗,有些错愕的看着丈夫,努力装的平静。这个外表木讷的男人,骨子里竟流着残暴的血液。我有些后怕,像丈夫这样幼时遭受过心里创伤的孩子通常有两个走向,要么就是极端暴躁,要么就是极端内向,而他恰好是第二种,更可怕的一种——他是一头沉睡的野兽,看似温顺,也许永远也不会爆发,但只要爆发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可笑的是,两年前的我竟把他的这种温顺,认为是值得托付终身的品质。

两天后,我如约再次来到催眠工作室,向催眠师询问我的病情。

不知为什么,今天的他看上去有些沉默,似乎欲言又止。他先是给我放了上次催眠的录像,我从头看到尾,一头雾水,不明白这些问题代表着什么。

催眠师托了托眼镜,缓缓的说:

“余小姐,您进入一个像是自己家的房间,看到一个您好像认识的人,还听到了孩子的哭声。这些都是有内在含义的。首先,这个房间就是您的家,面前看不清脸的人就是您的丈夫,正在哭泣的是您的孩子——您所在的地点,是您自己的家。”

催眠师停顿了一下,我低着头,若有所思,他继续往下说。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写给姐姐的白话情书(五):善良被偷走,阳光走失在午后

  

下一篇:她,比烟花寂寞

  

本文标题:噩梦(下)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26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