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原来,是爱呀

原来,是爱呀

作者:安影同学 2016-01-30 08:12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如果你看见现在的我不再编那些复杂的麻花辫,扎着短短的马尾,走在北京长长的胡同里,你还会不会认出我来?

1

北京刚进入秋天的时候,我准备剪掉那一头及腰的长发。造型师一脸惋惜地问我确定吗,我回复了他一个无比肯定的微笑。断发碎落一地,就像剪短了所有的牵绊。

我在心里默默地说,夏北,如果你看见现在的我不再编那些复杂的麻花辫,扎着短短的马尾走在北京长长的胡同里,你还会不会认出我来?

这是我在北京的第二年,和中国绝大多数的城市一样,这里的夏天就像处在死亡的边缘。热浪从柏油马路一点一点向上传递,过多的人群,过多的车辆,尾气,空调,热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在这个季节,我总是很少出门,从淘宝上买了好多零食,开着空调,企图安然无恙地度过这个夏天。

当我用企图用数字拼版铺满整个房间时,楼道里传来房东的咒骂声。这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仿佛提前进入更年期的老女人,儿女常年不在身边,孤独让她的内分泌严重失调。

我搬来的时候,北京还是春天,我把后海出租屋所有的东西都搬到了琉璃大道,我希望在这个新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房子不大,来的那天房东刚刚把一个长期拖欠房租的人赶出去,行李散落了一地,她一面赶人一面说:“哎呀,搞什么搞,说好这个月交房租的又不交,赶紧走,赶紧走。”于是我对这个刚认识的房东有了一丝讨厌。

下午,琉璃大道开始下雨了,我撑着伞走在种满梧桐的街道上去快递公司取夏北寄来的包裹,这是第几个呢?我忘记了,连续两年我都会收到他快递,有时半年月有时一个月。类型从来不变,一个公仔,一张明信片,一张照片。

他不是一个浪漫的人,但却细心。这个假期,他去了法国,他说他在巴黎的香榭丽舍大街看到了这个公仔,胖胖的,很像两年前的我。我看着他微胖的脸,竟然不能把两年前的夏北和照片上的人看成一个人。

夏北,你知道吗?我没有如愿去学习糕点,我在父母的干预中妥协了,来到北京,在一所名不见经传的大学学习管理。

我每天七点起床,跑步,上课,看书,似乎终于变成了父母眼里的好孩子。不旷课,不迟到,简单淑女,对人微笑,可是,我过得不好。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迷茫,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何去何从?我只能把生活安排得满满的,让自己不去胡思乱想,夏北,如果你还在,你一定会告诉我该怎么办?可是你为什么不回来。

取快递回来的时候,有一个男生在往楼上搬东西,我下意识看了一眼,绝大部分都是乐器。房东在门口喊我,她说:“那是新搬来的租客,就在你的房子对面,你和他认识一下吧。”我说:“好的。”

上楼的时候,那个男生似乎遇到了困难,他的书柜卡在了门口。我心想,这个人不是打算把这里当做长期的驻地吧,不过还是发挥邻居友好的精神,说:“我帮你吧。”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一英里的爱(三):心上的芭蕾

  

下一篇:走不出的屋子

  

本文标题:原来,是爱呀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26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