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我经历的一场,跟碎尸案有关的爱情故事(十六)

我经历的一场,跟碎尸案有关的爱情故事(十六)

作者:小岛小小岛 2016-01-29 19:24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陈沫感觉手心开始发热,脑门也开始发热,“我今天晚上出门好像只带了钥匙没有带钱包,如果她忽然说要住酒店我拿什么来付房费?”

在唐佑佳说完这句话后,陈沫感觉手心开始发热,脑门也开始发热,在大约五秒钟的时间内,整个大脑都处于胡思乱想的意识流状态,胡思乱想的内容包括“我今天晚上出门好像只带了钥匙没有带钱包,如果她忽然说要住酒店我拿什么来付房费?”“完了身份证也没带。”“我今天穿的什么内裤?”“如果是红色那条我就去撞墙。”

唐佑佳伸手在陈沫眼前晃了一下,“想什么呐?”

“没……没什么。”

就在这时候,一阵冷冽的风,吹得两个人的四面八方都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风特别的冷,像无数把排列整齐、微小而锋利的刀子。

陈沫想起有一次,坐高铁从北京去往外地,他离开座位,去饮水机那里接了一杯水,然后站在两节车厢相连的地方,喝着水,透过高铁车门上的那块透明玻璃,看着外面的景色,那时候高铁刚出北京不远,陈沫看见到处都是很平的平地,还看见了非常整齐的防风林。

此时此刻吹来的西北风,应该来自遥远的、漂浮着巨大冰块的北冰洋,路过广袤富饶尚未充分开发的西伯利亚,逐渐变得越来越强。后来这些风又路过很多很多的城市、小镇和乡村,路过了陈沫在高铁上见过的那些防风林,路过了高耸入云的大厦、古城墙、霓虹灯光,最后吹到两个人的身上。

唐佑佳穿着一件军绿色的羽绒服,宽宽大大的,羽绒服有一个很大的帽子,帽子上有一圈白色的蓬松的毛毛,大风把这些毛毛吹得东倒西歪,就像大风天里河边的芦苇。

陈沫看着唐佑佳,好像下一秒就可以离地腾空飞起,昏黄的路灯,照得她就像一帧电影画面。陈沫走到她的跟前,迟疑了一下,然后两只手拿起她羽绒服的帽子,轻轻地戴在她头上,拢了一下,她的脸藏进了一堆松软的白色毛毛里。陈沫又抬起右手,悬在她的头顶上方,犹豫了三秒钟,放在了她的头顶,隔着凉凉滑滑的帽子,揉了揉她的脑袋,然后再带着一点恋恋不舍,放下手,退开一点,笑了一下,“你的衣服,很暖和嘛。”

之后,他的手就不知道该怎么放了,他想插进衣服口袋里,但是这件衣服居然没有口袋,于是他的手在外套上本该有口袋的位置紧张地、来来回回地搓了几下,然后就直直地放下了。

“还可以吧。”唐佑佳笑,“含绒量百分之九十呢。”

“这么晚了不想回家干嘛呢?风这么大,还是回去吧。”陈沫说,但是他心里想的是“不要回家”。

“嗯……好像确实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去,那还是回家好了。”

“你家住在哪里?远吗?”

“不太远,再走十五分钟就到了。”

“十五分钟还不远?这种天气,十五分钟足够把你冻成冰棍了。我开车送你吧。”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我经历的一场,跟碎尸案有关的爱情故事(十四)

  

下一篇:我经历的一场,跟碎尸案有关的爱情故事(十五)

  

本文标题:我经历的一场,跟碎尸案有关的爱情故事(十六)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22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