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三老汉

三老汉

作者:桂子 2016-01-29 14:44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老汉孤身一人,做了吃,吃了睡,窗沿一把锡酒壶,是老汉唯一值钱的家什。

出东城门往东走,能听见牧马河低低的吟唱。河宽二里不到,没有桥。三老汉便做过河人的生意。

三老汉时年五十有七,身高不过五尺,虾腰。两道卧茧眉,一双蛤蟆眼。高粱酒的气味从破草帽下扩散开来,十步闻香。倚着城门左侧有间土夯的小屋,黄泥抹墙,麻纸覆窗,三老汉没事呆在里面。炕上一铺自编的草席,墙角挂着镰刀,麻绳。

老汉孤身一人,做了吃,吃了睡,窗沿一把锡酒壶,是老汉唯一值钱的家什。门口磨得溜光的矮脚凳,辨不出颜色的笸箩里烟叶续得满满当当的。

檐头挂着干蒿,夏天熏蚊,冬天点火,屋后一堆麦秸,闲时编了草鞋,换钱沽酒。一张嘴,会唱二人台,年轻时曾搭伙串戏。

时有路人歇脚,老汉拿出烟叶待客,也有熟人找来,备些酒菜,老汉喝得昏头涨脸,便说些没边没堰的话来,成为街上一时的谈资。

闲话少说,进入农历五月,汛期到了,牧马河滔滔的黄水,如脱缰的野马,奔腾而过。河两岸边围了人看水。胆大的后生脱光了跳进河里,摸出尺把长的鱼来。山上发水,河里便有瓜条、薯干之类的东西浮着,男人女人拿着一丈来长的棍子绑了笊篱捞着。

男人过河不用背,把一双鞋挂在脖子上自己淌过去。女人,娃娃,老叟,便在三老汉瘦削的背上做桥过河。老汉识水性,踩着水晃悠着走,背上的人舒舒服服。轮到背女人,老汉抵死不出声,任凭两岸的人吼嚎的山响,也换不出一句二人台来。

轮到背娃娃,三老汉可就不一样了,稀疏的胡子一翘一翘的,转头问,要不要听曲儿,娃娃说,要。

老汉就正经八百的唱起来,“哥哥你走西口,小妹妹泪长流,早知道你走西口,万不该娶过奴……”

动情处,牧马河停止了咆哮,端的是曲儿也悠悠,水也悠悠。女人们眼软,手帕捂了脸。

三老汉天性喜小。自己一世未娶,总爱跟娃娃们厮混。娃娃们要甚他给甚,打雀雀,拧哨子。渴了一头栽进门口的大水缸里灌凉水,饿了上树掏禽蛋,放在生石灰里泼上水,就着咸菜疙瘩吃。遇有大人管教娃娃,娃娃们就往三老汉这儿跑,趴在他的三尺炕上不下来。老汉为此还得罪过人。

城根底儿的娃娃堆里,三老汉最待见狗小。狗小长的白净细溜,性子又好,三老汉喝了酒,搂着狗小,说些让狗小不甚明了的话,说着说着还要唱,唱的最多的是“赶生灵”,直唱得蛤蟆眼淌成两条河,腔调也变了。

知道根底的人说,三老汉年轻时候有个相好叫槐花。槐花是城东头的一朵花儿。三老汉跟上戏班子来城里耍活儿,唱得槐花心开了,两个人就相好上了。槐花她大爱财,三老汉一横心跟人走口外贩牲口挣钱,兵荒马乱的,一走就是大半年。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小站

  

下一篇:古墓奇石

  

本文标题:三老汉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17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