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小站

小站

作者:桂子 2016-01-29 14:44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也动过离开的念头,但一想到要把班长一个人留在山上,我就犹豫了。

上周末,主编把一个揉得皱巴巴的牛皮信封递给我。我从里面抽出几张用订书针钉在一起的信纸,信纸上的字歪歪扭扭,有的字跟鬼画符似的。我耐着性子翻了一遍。这年头,这样的投稿信很少见了。我拍了拍那叠纸,主编说,看了再说。

星期一,我上路了。先是坐火车,然后改乘乡镇上跑的那种中巴,一路吼吼停停来到核桃镇。

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小镇,两面的山像扇子打开。镇里的人说,我要找的人,就在扇子底端。

跌跌爬爬半天,我把信纸上有关他的描述在脑子里搜罗了几遍,终于对眼前的这个活物确定无疑。

桑老汉,是的,没错。

娃儿,他这样称呼我。从抽屉里捏了几根火柴棍大小的枝子,丢进一只辨不出杯体颜色的杯子里,举起大铁壶冲着滚水。几根像火柴棍一样的棍子上下翻飞,把一杯水渐渐染成褐色。

他呷了一口大茶缸里的茶,开始说话。每次说话,脸上的皮肉就往一块儿凑一凑,停顿的时候又舒张开。

1975年,我参加工作,安排在核桃沟小站。到站当天,我就傻了眼。偌大的山沟,两面黑黢黢的望不到天。两间小平房,几件简单的家伙什,住着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年轻人。不用介绍,我就知道他就是多次被评为劳模的传说中的班长了。

而我,也要在这样一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方呆下去了。造化弄人,我成了世界上最小的小站的一名扳道工。

夜半,山里漆黑一片,远处火车的鸣笛声响起来了。班长穿好制服,拿着信号灯和其他工具走出去。

班长不时在铁轨上敲敲打打,又俯下身看道岔尖轨与基本轨道是否密贴,然后沿着蜿蜒进隧洞的铁路逐一照着,检查道岔有没有障碍物。一切正常,回到扳道房,给值班室电话报告。工作简单,日子漫长。

那时候的小站,只有星期一通一次车,是那种四十八节车皮的货车。除了站台上摇旗的信号员,连个人影都见不到。

一周一次的工作被班长写在了小黑板上,而没有记录的职责充斥着我和班长的二十四小时。迎接了那趟车,我们就要在铁路上巡检了。遇到刮风下雨,班长就像攥着恋人的手一样和铁轨一刻也不舍得分开。

挨到秋天的时候,山里会热闹些。松鼠在树枝间蹦跶,漫山的核桃熟了,风一吹就小妖似的跳舞。

班长饶有兴致地采了很多核桃,没事的时候就蹲在墙角砸核桃。我问班长,砸这么多核桃干什么用。班长说,他父亲前列腺炎,需要核桃里面那层薄薄的膜泡水。那要砸多少核桃啊,我撇撇嘴。班长笑着,说是啊。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长乐镇上,梅花酒香,少年走后,时光冰凉

  

下一篇:三老汉

  

本文标题:小站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17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