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爱,一定很疼

爱,一定很疼

作者:颜清 2016-01-29 13:48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这种话,重复成千上万次,但每次他都会笑得十分开心。

莫小米想,自己算什么呢?在流产手术开始前,她看了一下窗外鲜绿的枝叶,医生说,打麻药了,医生看见了她的眼角有一些晶莹的东西晃了她眼睛一下。阳光确实灿烂。

一开始不怎么疼,不知道是麻药失效还是什么的,她感觉自己下体冰冷的疼痛,那些无情的手术器械打开了她的下体,她感觉有些硬物在里面蠕动,她想吐,狠狠地吐。为什么自己要清醒呢?

不要动,不要动,再动子宫膜就破了,以后就不能生孩子了。医生冷漠的声音敲打着她,她果然不动了。

医生说,要拿走吗?莫小米看着那堆带着血的绒毛生物,它是自己的孩子,刚从自己的身体剥离出来。莫小米看了一眼,不可遏制地呕吐,她摆了摆手,无疑这种东西是悲哀的。

她躺在床上,肚子翻滚的疼,眼泪大颗大颗地掉下来。她裹紧身上单薄的棉被,但感觉不到一丝温暖。她真的很想陈重现在在她身边。陈重现在在哪儿呢?

说不定在开会,他最喜欢开会,这最能显示他的口才。他讲起话来旁征博引,滔滔不绝又幽默风趣,身上有种难以言说的气场。他那张英俊的、有些邪恶的脸庞上,眉毛一跳一跳的,好像这个男人有种难以言说的温情。

她到上海来时,陈重完全不认识她,他想不起她是谁。

那天下午,她敲开陈重的门。

陈重说,哦,那你找我有事吗?

莫小米说,没事,就是喜欢你,想来和你同居。

陈重愣住了,其实莫小米也没想到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她幻想过无数次和陈重见面的情景,她甚至想过自己见了他一面后就走,结果,什么都没用上,一见面就说了这样的话。自己怎么这么不要脸呢。

可恋爱本身就是一件不要脸的事,人一生总要有一次不要脸,不然多没意思。当时的莫小米有些甜蜜地想。

莫小米来的时候,陈重刚到上海,没有物质基础,什么都没有。租着小得不能再小的房子,乱七八糟,到处堆着乱衣服,桌子上凌乱放满了方便面袋。陈重穿着拖鞋,挠了挠头,说太乱了。

莫小米把厚厚的窗帘拉开,凌乱的灰尘四处飞舞,她把窗户打开,好像她的春天到了。是啊,她抛弃小城待遇优厚的工作来上海,虽然她只有高中毕业,一切只为了见他。

陈重下班时,怀疑走错地方了,窗明几净,地板上还留着淡淡的水渍,饭桌上摆着热气腾腾的饭菜,香气逼人。莫小米拿来拖鞋,说吃饭吧。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初恋很暖,一点都不伤

  

下一篇:王二小买票记

  

本文标题:爱,一定很疼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17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