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猪血丸子

猪血丸子

作者:廖美丽 2016-01-29 10:04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在看人看事方面,我与母亲有点奇葩。先看对方的人品,再看他们当地有什么特产。

“呷丸子呷端端,讨婆娘讨壮壮。”

 ——邵阳民谣

猪血丸子,人人都晓得是邵阳的特产。当初我嫁给老马的时候,我的母亲只问过我两个问题:“这个男人爱不爱你?他家的猪血丸子好不好吃?”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我,懵里懵懂地点了点头。

母亲叹了一口气,自顾自地说道:“我们家呀,怕是今生前世和邵阳人结了缘,你姑妈找的男人是邵阳的,你哥哥找的媳妇是邵阳的,这下好了,连你找的老公也是邵阳的。”

在看人看事方面,我与母亲有点奇葩。先看对方的人品,再看他们当地有什么特产。比如我当初在《湖南旅游》杂志社上班,经常会出差采风,母亲从来不关心我的安全,反而琢磨了好一会,会对我说“你回来的时候,给我带点常德的木梳,据说很好。”“你回来的时候,给我带点岳阳的银鱼干,据说很好。”“你回来的时候,你给我带点张家界的猕猴桃,据说很好……”

母亲总认为我出差就好像是去游山玩水的,总希望我能带点啥礼物回去,让她惊喜一番。

说到邵阳特产,我的记忆里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猪血丸子,而是霉豆腐,俗称“猫鱼”。曾经有位好友带过一罐给我,结果当天就被瓜分完毕。

先是用牙签,挑着一点点,细细品尝。觉得不过瘾,改用筷子,夹起一小块一小块往嘴里送,还是觉得不过瘾,为此去包子铺买了白花花的老面馒头沾着吃。老面馒头香甜Q弹,嚼劲十足,再配上鲜咸香辣的腐乳。啊,这才算是真正找到了猫鱼的灵魂归宿啊。

那一罐猫鱼,让我记住了邵阳这个地方。再后来,我为了再吃上一口,竟死皮赖脸地找到好友,央求她回老家的时候,再帮我弄一罐,给钱都行。好友却告诉我,这猫鱼是自家外婆做的,并不是在特产商店里买的。如今外婆的身体没以前好,时不时地要上医院,再加上猫鱼的制作工序复杂,外婆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和时间来做猫鱼了。

这罐猫鱼,在我的念念叨叨中被遗忘了。但每每母亲从超市买回来的木子腐乳,我都撇嘴嫌弃道:“这滋味就没法和那罐邵阳猫鱼相比。”大概所有的好滋味,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不吃还好,不吃就不晓得这其中的妙味,就不会日思夜想。那种“想吃又吃不到”的滋味,最令人难受。

并不是我说得多么夸张,在“吃”这个问题上,我总是要比常人多那么一点点贪婪。春天,为了一份“秘制河蚌肉”,我可以从河东坐车到河西,花上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就为了那一口的鲜嫩。

夏天,为了一份口味虾,我可以头顶着烈日,去菜市场买来小龙虾,然后走回家,在客厅里又剥虾头又洗虾身,在厨房的铁锅里烧油爆炒,就为了那一口虾膏流油,香辣Q弹的满足感。

秋天,为了一只张牙舞爪的大闸蟹,我可以省下薪水,去马王堆海鲜市场一饱口福。

那么冬天呢?我为了一盘清蒸的猪血丸子,吃到口腔上火,去医院做口腔手术。

不过说到爱上猪血丸子,也算是经历了一番坎坷。我的味蕾如同一位少女,兜兜转转,遇见了几次口感糟糕的猪血丸子之后,才真正找到美味的归宿。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慢拖拖和长颈鹿的故事(十):离家出走

  

下一篇:所有难关都能渡过,因为上帝与你同在

  

本文标题:猪血丸子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15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