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吾师

吾师

作者:木晴 2016-01-28 18:28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自认为我姨父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老师。8岁那年离开父母,到了南方大姨家寄居。

我们的成长中都会遇见无数的老师,近几年我自己也厚着脸做过别人的老师。停下来细想,人生中的好老师该是贵人吧,传道、授业、解惑,更深深影响着未来的生活。

一、后来才懂的淑女课

我自认为我姨父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老师。8岁那年离开父母,到了南方大姨家寄居。

姨父扮演了童年时期爸爸的形象。但长大后想来,姨父和我爸性格相差极远,我爸是那种浑身文艺细胞的文艺青年,会写诗弹吉他、会敲架子鼓、拉小提琴,有自己在暗房冲洗照片的小情怀。

我姨父不同,他是做事勤勤恳恳、一板一眼的规矩文人。

我刚到大姨家的日子记忆犹新,姨父常在晚饭后带着我下楼遛弯,一边走一边讲规矩给我听。他告诫我女孩子一辈子不能在露天的场合吃一口饭,因为太不文雅。

他嘱咐我女孩子需多读书,成为一个贤德内秀的人。他要求我不许一惊一乍,遇事定要处变不惊,不可大呼、大笑。

姨父带我下楼玩的时候,时常看见一群中年妇女聚坐在一起摘菜、打毛衣、扯着东家西家的闲话。我们走远了之后,他悄悄说,婧婧啊,她们那样是不好的,女孩儿要管住自己的嘴,人后说坏话是很大很大的错误,老天爷知道了会让你变得不漂亮。

我那时听见吓死了。变得不漂亮还得了?!

过了这么多年,当年姨父说过的话好多都记得。当年姨父还有一柜子书,我和我哥就在那个柜子上翻翻捡捡,挑自己感兴趣的深深浅浅地读。

一日,我见书柜上有一本书叫《金瓶梅》,封面一瓶一梅,真是好看。我刚踩着凳子拽下来就被姨父看见了,一把夺下,说这书小孩儿不许看。

藏到哪儿再也找不到了。后来我也忘了。直至长到好大,有一天我才忽然想起,好奇求证,才知道书的内容。前些日子在苏州、上海的旧书店,在北京的潘家园、荣宝斋都翻了的,也没寻到当初家里那一册,败兴而归。

《金瓶梅》是再也找不到了,好在当初姨父书架上的书在我搬来北京的时候夺了几本过来。其中有一本50年前出版的《唐诗鉴赏辞典》。

姨父的书大多都包了书皮,这本《唐诗鉴赏辞典》也不例外,书皮是白色的挂历纸,上面有姨父好看的钢笔字。泛黄的书页,磨损的书皮,又让我想起童年被一些早已忘记名字的旧书陪伴的时光。

如果我的性格里还残存着万分之一的淑女气息,那便是姨父那些日子里的苦口婆心堆砌而成的影子。长大后,姨父家的哥哥在兰州上了大学,遇美娇妻、得伶俐儿。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花自飘零水无情

  

下一篇:外婆重病后,父亲做了一个挑战所有人的决定

  

本文标题:吾师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09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