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死亡多米诺

死亡多米诺

作者:比利杀手 2016-01-28 15:40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知道在别人眼里我是蚍蜉撼大树,但这是家仇,我不得不报,而且我已经掌握了他犯罪的确凿证据。

一、赵空名

夜,十字路口,坏掉的路灯,没有红绿灯和斑马线。我叫赵空名,曾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律师,但最近我成了舆论的焦点。因为我告发了我以前公司的老板——在本市首屈一指的政商大佬——孟景坤。孟景坤依仗金钱和关系,几乎无恶不作——开妓院,办赌场,倒卖毒品,黑社会。我知道在别人眼里我是蚍蜉撼大树,但这是家仇,我不得不报,而且我已经掌握了他犯罪的确凿证据。为了躲避孟景坤的追杀,我隐居在郊外一处平房里。

此刻我刚从路边摊吃完夜宵回来,正独自穿过路口。突然,一辆轿车的大灯刺穿了黑暗。我抬手遮挡,车子转眼到了面前,已躲闪不及,手指的缝隙间看到驾驶者那双阴枭的眼睛。一声巨响,我的身体被抛向空中,那一刻,我感到整个世界出奇的安静。又是一声巨响,我清晰地听到我的颅骨触地碎裂的声音。我大睁着双眼直视着黑暗的天空,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断掉的肋骨摩擦肺部的巨大疼痛,我要死了。

一个人影出现在我的视野里,那双阴枭的眼睛,我颤抖着抬起沾满鲜血的右手。那人冷漠地望着我,从腰间掏出手枪,上膛,扣扳机,“嘭”,子弹向我的眉心呼啸而来。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感到意识回到了我的身体。我艰难地从地上爬起,蹒跚着向前走了几步,我转过身,透过熹微的晨光看见自己沾满脑浆的破碎的脑壳和血肉模糊的尸体。

二、FIVE

夜,我正驾驶着雪铁龙ZX风驰电掣地驶离杀人现场。我是一名杀手,你永远不会知道我的真名,找我办事的人叫我FIVE。我刚刚杀了一个人,并把死者的惨象拍照发给了雇主,随后我将拿到一笔高昂的赏金。我还记得那个死人的眼神,我看到了他眼底的愤恨与不解,我记得雇主说过他的名字——赵空名。雇主叫孟景坤,我哥提醒过我这个人不可靠,很可能杀我灭口。我没放在心上,常年过着刀刃上舔血的生活,我不信他孟景坤能那么容易就干掉我。

我穿梭在城市的高架路上,脑袋里不断回旋着赵空名死前的眼神。当我正穿过跨河大桥时,手机铃声骤然响起,我以为是雇主已经把钱汇过来了,然而当我打开短信,“对不起,我相信只有死人才能永久保密。”我还是晚了,我还未反应过来,耳畔就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一辆皮卡车从我的右后侧直撞过来,我的轿车翻滚着,冲破护栏,向湍急的河水直坠下去。

撞击河面的冲击力让我的头快要裂开了。冰冷的河水灌进车厢,而我的右腿却卡在了变形的驾驶座处,动弹不得。我费尽了浑身的力气才抽出右腿,这时轿车已经快坠落到河底了。我从破碎的车窗处钻出去,一股股暗流拖曳着我的身体,我奋力向河面游去。

突然,一声巨响,原来是我车里被人放了炸弹。汽车爆炸声穿过河水,仍然震耳欲聋。爆炸的真空排挤着河水,和水中的我,我后背一凉,感觉有一个锐物贯穿了身体。我看见我心房内的殷红的血液弥散在水里,我的肺部已被河水灌满。车门的尖角突出在我的身前,它割裂了我的胸腔心脏和肋骨。我很疲惫,我最终闭上了眼睛,我觉得我不会醒来了。

我不记得我睡了多长时间,我做了一个梦,我听到了海浪的声音,现在我终于醒了过来。我艰难地从黑色的岩石间爬起来,我回过身看见我漂浮在河边的岩石间,胸口有一个黑魆魆的狭长的口子,暴露着白色的肋骨,和泡得失去血色的内脏组织。

三、孟景坤

清晨。我看着车载电视,电视新闻里正播着今晨两起命案的报道,不会有人知道那是我的亲笔杰作。买凶杀人,杀人灭口,不费吹灰之力。我家里有监视器,在这里动点手脚就有了不在场证明。警方就算怀疑我,没有确凿证据,也拿我没办法。话说回来,那个赵空名还真是个小滑头,可惜不能为我所用。

加长林肯正驶向我的公司——景坤大厦。五分钟后,我到了公司楼下,雇佣兵担当的保镖护送我到了办公室,他们将会一直守在门口,保护我的安全。

我坐在我的豪华皮椅上,打开电脑准备看看我的股票昨天又有多少进账。这时我在电脑屏幕上看到一个人的倒影。我转过头来,看到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秃头男人,他戴着墨镜,低头看我。我刚要按响警铃,一把陶瓷餐刀将我的手钉在了橡木桌上,因为疼痛我马上要喊了出来。他速度很快,马上用手捂住了我的嘴,迅速将陶瓷餐刀从我手上拔了出来,直接割开了我的脖子。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胭脂泪

  

下一篇:我的城南旧事

  

本文标题:死亡多米诺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07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