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胭脂泪

胭脂泪

作者:我特么又不是你的小茉莉了 2016-01-28 15:40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在我出生的时候,西伯侯姬昌为我算了一卦,他说我是不祥之人,会威胁商汤大业。

胭脂泪

等待,等待。一个等待,多少匆匆而过的朝代。历史的烟尘夹杂着集市上的嘈杂声随着人们的脚步向前蠕动,前进着的灰色摇摆不定,于是在悠远的空间中留下了人类永恒的一瞬。中国自古男人就有着特殊的权力,女人拥有的无非是礼教约束,梦想对于她们来说都是奢望。

古代人都认为女子过美则不祥,其行诡媚,必类妖异。这对那些美丽的女子而言更是一种不公。战国的丑女钟离春,四十岁没嫁出去,但最后却嫁给了齐宣王;脖子上长个大瘤的宿瘤女最后嫁给了齐闵王;汉代丑女孟光却嫁给了当时的大众情人梁鸿……古代丑女都有了好的归宿,而美女们个个下场凄惨,那个年代,美丽是一种错误,错到不能拥有梦想。

一、妲己--对亲情的追求

我是苏护的长女,也是让商汤基业毁于一旦的妖姬。小时候我很想像妹妹一样学字、练琴,我相信我会比她做得更加出色,更加让父亲开心。从我懂事以来,我就知道自己和妹妹不一样,父亲从来没有对我笑过,他不许我出门,不许我学字、弹琴。每次妹妹学成一首曲子,父亲都会抱抱她,我好羡慕。我为了让父亲也注意到我的存在,我偷偷让妹妹教我弹琴,付出了多少汗水,我都不怕,得到父亲的爱是我最大的愿望。

一次在药房偷偷练琴,被父亲发现了,我本想这几日就给父亲听听的,看见父亲,我兴高采烈地跑过去,我以为我也可以得到父亲的拥抱,却被父亲一巴掌掀倒在地,父亲暴跳如雷,喊道:“奶娘死哪去了!不是告诉过你们,这丫头不许学琴练字!”我当时趴在地上手捂着脸,忘记了哭泣,不可思议地瞪着父亲,我脸上写满了惊愕,我不懂为什么他这么对我。

那一年,我八岁,妹妹七岁。那一巴掌打破了我所有信心,从那以后,我也不想去碰琴,去讨父亲开心了。渐渐长大后在下人的杂言碎语中,我知道了,父亲为什么那么对我,只是因为在我出生的时候,西伯侯姬昌为我算了一卦,他说我是不祥之人,会威胁商汤大业。我笑了,十六岁的我已是风华绝代,我悲惨的童年,没有人关爱,都是因为姬昌的一卦?

我恨他,恨父亲,我总有一天让他明白他算不准自己的人生。十六岁那年,还发生了很多事,我遇到了一个让我又开始弹琴的人--伯邑考,他是大商最会弹琴的人也是最俊美的男人。他偷偷教我弹琴的那段时光,也许是我最美好的回忆。我曾以为我们会厮守终生,我会忘记对他父亲姬昌的仇视,可是大王身边的小人向大王献媚,我被召入宫。告别这个毫无温暖的家也许对我而言是一种解脱。我却没有想到临行前一晚,我听到了伯邑考与妹妹的缠绵情话。那一夜,我哭了。最后一次为他哭,我要报复。我一个弱女子,只有借助王的力量。

“传苏护之女苏妲己上朝。”

“苏妲己上朝……”

“上朝……”

传令官的声音在空旷的皇宫四壁回荡着。金銮殿如同一只慵懒的巨兽卧在我的面前。我小心翼翼地踏上鲜红的地毯,决绝地迈进我一生的“囚笼”。

“民女苏妲己见过大王。”

“嗯,抬起头来。”

我抬头,我的笑成了大殿里最耀眼的景色。我的王,一个并不高大却温润如玉的男人,他怜爱地看着我。一切这样开始了,我爱我枕边的男人,可是仇恨已经让我麻木,他以为用沉默就可以阻止我的复仇。我握着他的手,静静地听着炮烙台上凄厉的尖叫和怨恨的诅咒,眼睁睁看着虿盆里拖出来残缺不全的尸体,毫无愧疚地宣布皇后的死讯,淡然地注视着比干心灰意冷地剜出心来--就好像,就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他和我之间是有爱情的,他认为我做的所有事都有我的理由,所以他都只会对我说,“好”。每天夜里,只有他知道,我被恶梦惊醒,然后趴在他的肩头,泪水肆意滴落。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天使之战

  

下一篇:死亡多米诺

  

本文标题:胭脂泪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07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