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曾经那么“爱”

曾经那么“爱”

作者:蕴儿 2016-01-28 13:48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要的男人,能在我鞋带开了的时候弯腰为我轻轻系上。

那时候周记里我这样写:“我要的男人,能在我鞋带开了的时候,弯腰轻轻为我系上。”

因为这个,他把我叫到办公室谈话,说:“田田同学,你的感情很细腻,可现在写这个,老师很为难。”

他说得很委婉,其实我知道他的意思,可我装作不知道,故意问:“那要写什么样子的?”

他说:“比如写景的就比较好,像《荷塘月色》那么美。”我听他说这话,底气不足,走出办公室。

第二天早晨偷偷溜进办公室将自己写的《荷塘月色》放在他的桌子上,我写过自家后面的池塘很多次,没有一次比那次用心。

我很喜欢他,从他第一次进教室,我就觉得空气湿闷,北方的秋天,炎热的九月,他黑色的眼睛掠过我的脸庞我就无法释然。

第二天下课间隙他将我叫出教室,手里捏着我写的那篇《荷塘月色》微笑。我接过,看见上面用红笔圈圈点点地勾画了很多,美丽的句子标注出来,语法不对的他修正过来,连错误的标点他都没有放过。

望着他因过度吸烟而熏黄的手指,我突然心里很疼,泪如雨下,一滴滴打在稿纸上发出“啪啪”的声响。

他说:“老师没有批评你的意思。”

我低头不说话,转身走进教室,他是真的不明白我在想什么。

日子继续。我知道自己是他眼中的好学生,因为我语文考年纪第一,因为我的作文每次都被印发,在同学手中宣传阅读。可我知道我做这些为什么。

写过那次周记后,我将高傲的心封锁,路上与他擦肩而过,我别过头去假装没看见,我没有喊过他老师,以为他会懂我,因为我的心被他揪着,一直生疼。

听说高一下学期分科,我一下子慌乱起来。他教原来的理科班,可我的数理化根本不知道东南西北。

我知道离开他的日子不远了,抓紧写日记交给他审阅,最后一次写他的眼睛,写到他的烟,写到他的手指。

反正要离开了,我什么都不在乎。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不喜欢孩子却要了孩子后的生活是怎样的?

  

下一篇:富豪去世后,所有人才发现他的秘密

  

本文标题:曾经那么“爱”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05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