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

作者:夜步逐荧光 2016-01-28 08:12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池鸥万万没有想到这将会是她生命中的转折点,命运总是充满奇妙与偶然。

一见钟情钟的不是情,是脸?

付老汉从酒馆出来,不由裹紧了身上的大衣,灌下去的酒精似乎抵挡不了夜的冷冽,自从那场车祸过后,四处买醉便成了他每日必修的功课,从不迟到早退,也从没缺席请假。仔细算来,他好久都没碰过叫做“女人”的生物了,虽然随处可见,但就是提不起兴趣。

他喜欢将大脑放空的感觉。这可不是要赶时髦什么的,当他沉浸在迷幻颓废的音乐声中,埋头在节奏感十足的强劲鼓点中,摇甩在DJ马勒戈壁的串烧中,沐浴在五颜六色的旋转灯下,淹没在僵尸般手舞足蹈的人群中时,充斥在整个空间里的劣质酒精才会最大限度地发挥它的美丽效应,他才可以尽情地傻笑出声。

只有这样做,才能让他从干涸的裂缝中捕捉到黑云里透下来的一丝月光,在睁着眼睛的时候暂时性地麻痹丧女之痛。他渴望着失忆。

再次回到人间,出租车在铺满雪片的路面飞驰而过,卷起一阵悲怆的波动,空中飘着的东西像白茫茫的纸片。

接下来要去哪儿呢?还能去哪儿呢?噢……家在那边,家,我前世的家。

付老汉正打算回去,身后却传来一阵刺耳的急刹车声,以及随后的“咚!”这声音像一个耳郭子将他从两眼茫然的浑噩状态中刮醒,马不停蹄地跑向了前面的出租车。

当他停在那两道粗暴的轮印之间直喘粗气时,出租车已经无影无踪,仰躺在墙边的小鹿惊得他心里噗噗直跳,噢,该死,那哪里什么小鹿,那是一个人。或者,一具尸体?

他捂着蹦极似的心跳一步一步靠向路旁,是个女人,一丝不挂,跟雪一样的白。年轻的女人。他忽然脚下一滑,整个人跌倒在地,像一块摔出去的手机,眨眼间滑到她的身前,脸对着脸。他的心猛然一缩,豆大的泪珠一颗颗砸在她紧闭的双唇上、脖子上、额头上,顺着脸颊融入雪里。他记不清有多长时间,最近这张脸开始在梦里变得扭曲,模糊不清,好久好久,他都没有再看到过这张脸。

他女儿的脸。

池鸥就职于一家珠宝公司,每天早上上班都会经过一个红绿灯,每次在等红绿灯的时候,她都会把目光落到马路对面的人群里,不停地搜索着同一个男人。

大约两个月前,她在一次过马路的时候发现了他,个头不高,相貌平平,但与他擦肩而过时所产生出的那一刹那恍惚至今记忆犹新,皇族般的气息与脖子上的月牙痕迹深深烙印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如同一颗塞进嘴里的炸弹,无法形容的震荡感一波接着一波冲击着她纤瘦的躯体。是落雷,是飓风,是骤雨,是雪崩,是火山,是地震,是海啸,是陨石,很难想象这一切会来得如此突然,对峙的瞬间,一个想法破壳而出。

是他,错不了。

这是她当时唯一的想法,也是令她现在频频走神屡屡失误,坐电梯不按楼层、穿衣服不看天气以及夜深人静后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元凶。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我爱了二十四年的姑娘嫁人了

  

下一篇:人生在左,转弯向右

  

本文标题:一见钟情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00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