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麝牛少年的泡沫海

麝牛少年的泡沫海

作者:郑星 2016-01-28 08:12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可是命运就像是在开一个巨大的玩笑,在施小伟成为他们的儿子之后的一年时间里,我就被孕育在了母亲的肚子里。

麝牛,拥有两层抵御寒冷的毛发的动物,生活在冰天雪地的极地,没见过春暖花开,只目睹过荒芜大海冰冻三尺。

我用它来比喻我的哥哥施小伟,但那已是我们长大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在我生命记忆的最初,我对他的印象就非常不好,乃至有很长的时间,我都用“那个人”“拖油瓶”“他”等词语来代替施小伟之于我的身份——“哥哥”的称呼。

我在母亲三十二岁的时候才迟迟降临到人间,以至于她和父亲曾以为他们这一世都不再有爱的结晶。

他们告诉我这些话的时候,眼里仿佛还有热泪。促使他们眼眶泛泪的原因,无非是他们想起结婚七年来为了得到一个亲生骨肉所付出的努力和艰辛,以及亲戚朋友给予的压力和冷嘲热讽。

这些压力和讽刺,逼迫他们在当时放弃了造人的计划,并让他们在三十岁的时候,领养了我的哥哥施小伟。

可是命运就像是在开一个巨大的玩笑,在施小伟成为他们的儿子之后的一年时间里,我就被孕育在了母亲的肚子里。

我的诞生,成了家里最大的喜事。

曾经被爷爷奶奶揶揄无法生育的母亲,终于为他们家延续了香火,爷爷奶奶的态度瞬间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母亲终于能大松一口气之后,在亲戚朋友面前挺直了脊背。

全家人都在医院围着皱巴巴的我用尽各种好词好句赞美我多么可爱多么水灵时,他们全然忘记了已经五岁的施小伟独自在家饿了一整个晚上。

我想,大概是从那天晚上开始,他就已经非常讨厌我了吧。

施小伟在我诞生之前,还是被我的父母亲捧在手心像块宝的。他很久很久之后告诉我,其实他在那么小的年纪就已经知道,父母给予他的那份爱,是为了将来从他身上索取。索取什么呢?

“养老送终。”他这样告诉我的时候,他的脸上波澜不惊,没有一点表情,但话语里透出的冷漠让我的内心一震。

他还说,他当时也很极力地表现一种迎合的样子。因为他知道,只要有利益关系,他们就能平起平坐。

五岁的小孩怎么可能会懂得什么“利益关系”?我对此表示怀疑,但想起他孤儿院的经历,忽然就又都明白了。孤儿院教育他们如何大方得体接待宾客,为他们打扮得干净惹人怜爱,不也是为了能让他们赶快被领养走吗?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你没资格摆架子

  

下一篇:我和妈妈

  

本文标题:麝牛少年的泡沫海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00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