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断指

断指

作者:楼兰格格 2016-01-28 07:16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余霞放料的手还没来得及从模具上离开,冲压机“哐当”一声压了下来。

余霞进深圳的眼镜厂有一段时间了,她的工种是开A部的机床位,工作很简单,就是将半成形的原材料往模具上放好,按下开关,机器一冲压抬起,一个眼镜配件成了形。

再拖去滚桶,打磨,抛光,然后送去电色,组装,较架,一副眼镜就差不多做好了。

A部是工厂的第一个部门,所有的眼镜配件都要在A部成形,所以一台冲压机床要压好几种配件,也就要换好几种模具。

机床是要两手同时按下按钮,才会冲压。一个班十台机器会配一个机修工,平时没大修就没什么鸟事,帮着换下模具,帮着抬下材料什么的。

余霞的班是夜班,白班不加班时,是下午六点到晚上两点,如果白班加班,就是晚上九点到早上六点,中间吃饭一小时。

夜班多是新员工,一是手生需要先慢慢熟练工序;二是夜班没经理,管得松散。这个班分的新员工多,女孩子也多,个个水灵,心思简单好奇,机修工像个花蝴蝶(公的)一样,穿梭在各个女孩的机位旁,每个机位隔得远,人不能离机。

加上机器嘈杂声,相互间根本招呼不了,所以也乐得机修工在旁边调侃。

机器毕竟是机器,总有失误的时候。

余霞还是夜班,上完这个星期就要转白班了,也就是说要转正了。不用上这累死的夜班了,上夜班不说,这原本六点的班因为白班临时赶单加班,夜班改到了九点。

余霞白天跟老乡逛了一天的街,人累得半死,原想熬到半夜两点好下班睡觉的,结果现在到四点了还在机位上。眼皮有点打架,哈欠打得口水流。今天有台机器大修,机修工没空调戏各位美女。

一车间就只听到单调的机器轰鸣声。说了机器也会犯错的,余霞放料的手还没来得及从模具上离开,冲压机“哐当”一声压了下来。

余霞开始尖叫:“我的手!我的手!”机修工慌忙跑来查看,余霞的左手鲜血直流,可以说用喷不为过。她的无名指和小指的第一、第二节已经被机床压的血肉模糊。

大家都停了活,围了过来,几个女生跟着尖叫。余霞开始腿软往地上坐,机修工将工衣脱下,包住余霞的手,连搂带抱送到厂区医务室,医务室连夜送往了区医院。

余霞被压掉的那两节手指已没有连接的意义,直接做了创伤包扎手术。厂里安排了一个女生在医院照顾,三个月后上班,养病期间基本工资照发。

三个月后余霞上班第一天没去A部,直接去了厂长办公室,找厂长要赔偿,她在医院时邻床的说得很清楚,得去做工伤鉴定要赔偿,按伤残级别少说也得十来万。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提线木偶

  

下一篇:你没资格摆架子

  

本文标题:断指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00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