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回忆里的人不要见

回忆里的人不要见

作者:叶薄荷 2016-01-28 07:16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直到前天晚上,慧子接到一个陌生来电,挂完电话,慧子浑身每个毛孔都在战栗,在欢呼。

文/叶薄荷

周六清晨,慧子的心情有些雀跃。

慧子拉开鹅黄色窗帘,帘外灰灰暗暗,细雨潺潺。今天便是有暴风雪,也阻挡不了慧子的赴约。

她要去见陶嘉,分别一去十八载,慧子觉得这样的久别重逢有种圣洁的仪式感。

她略施粉黛,化了一个清新的裸妆,此刻的她像南宋的工笔花鸟图勾上了最后的墨线,五官更显精致俏丽,却自然得看不出多了一道工序。她觉得陶嘉欣赏的女性应该有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美,但她还不想素面朝天,这是她的小心机。

慧子和陶嘉是青梅竹马,他们一起度过了短暂快乐的孩童时代。慧子和陶嘉真正相知始于一场英雄救美。陶嘉一拳打在欺负慧子的男孩脸上,男孩登时冒了鼻血。陶嘉被罚面壁思过,慧子揣着苹果悄悄放在了他家窗台。此后,他们开始惺惺相惜。他们在后院的柏树下学布谷鸟叫,夏天在池塘摸鱼,冬天一起逃课赏雪。

陶嘉长慧子五岁,他会很多首唐诗,他教慧子崔护的《题都城南庄》: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彼时的慧子还未念小学,陶嘉用浅显的语言给慧子描述诗中的画面。桃花树下美丽的少女今何在,慧子觉得心中有种说不出道不明酸酸涩涩的味道。那时的她还不知道,这种感觉是忧伤,是惋惜,是深深浅浅的怅惘。

慧子小学三年级的时候,陶嘉爸妈离婚了。陶嘉随了母亲北上,此去再无音讯。

年纪越长,慧子越意识到一件可怕的事情:这么多年来,慧子一直没有忘了陶嘉。她喜欢过的人,多多少少都有陶嘉的影子。陶嘉是慧子审美和情感的启蒙,慧子年幼的时候并没有明晰地觉察到这一点,但随着年岁的增长,这种心理上的倾斜有增无减,最后终于绿树成荫。

她一天甚过一天地想见他。

直到前天晚上,慧子接到一个陌生来电,挂完电话,慧子浑身每个毛孔都在战栗,在欢呼。陶嘉在《S市晚报》上看到一篇题为《忆童年》的文章,文章写得情真意切,署名为“慧子”。他确信这就是当年那个美丽天真的小女孩,于是辗转通过晚报副主编(亦是他的大学同学)找到了慧子的联系方式。

慧子想起不知在哪儿看过的一句话:有些人是天生注定要在一起的,即使不小心走散了,也总有一天会重逢。电话里,他们都未曾开口问及对方婚否。十八年了,他变成了什么样子?他结婚了吗?他从事什么职业?他为什么要见自己呢,仅仅因为他们是故交吗?此刻她有一种甜蜜的忧愁。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寻死觅活的姨妈

  

下一篇:第一次喜欢你的时候

  

本文标题:回忆里的人不要见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99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