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柠檬糖的冬日和夏天

柠檬糖的冬日和夏天

作者:维佳 2016-01-28 06:20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三年了,平心而论,她虽然谈不上讨厌张子丹,但完全不复当年那种心跳的感受了。倪钰第一次绝望地想到:要不要再继续下去呢?

拉面馆。

服务员走过来,手脚利落地端上了一个绿色的塑料托盘,里面是两碗牛肉面和十个羊肉串。倪钰瞥了一眼装羊肉串的小盘子,果不其然看到撒得密密麻麻的红色辣椒末。

他从来都不记得自己不吃辣椒。

这会儿,张子丹正在对着电话那头大声吼叫:“我说了,这个头寸(编者注:指投资者拥有或借用的资金数量)今晚一定要平上,不平上明天我滚蛋你他妈也别想在公司呆下去!”一边说着,一边用眼角暗示倪钰把面端到他面前来,顺手又指指收银台旁边的消毒筷笼。噢,这是让她去拿筷子。

挂了电话后的张子丹满脸乌云,闷头吃着面前的一碗牛肉面,间或伸手拿一串羊肉串。倪钰没什么胃口,只是用筷子闲闲地拨弄着面条,却也不见往嘴里送几口。这是他们来到北京的第三年。三年里,她不记得自己和张子丹吃过多少顿牛肉面。一碗牛肉面的价格从13块涨到了17块,这条街的餐饮小店关了又开、开了又关,只有这家牛肉面还一直屹立不倒挺到了今天。

张子丹的牛肉面很快就见了底,他看倪钰几乎没动,就势伸筷子从倪钰的碗里把面夹走了大半,面上漂浮着的几片牛肉,也被他毫不客气地填到了嘴里。他把羊肉串吃得一个不剩,还细细地吐出穿插在羊肉串里的羊膘,满足地打了一个饱嗝,四肢摊开,像是一只巨大的麻袋,被谁遗忘在了椅子上。

明明已经是初夏的天气,但天气不知为什么还是冷得出奇,倪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哆哆嗦嗦地用大围巾把自己缠了两圈,却还是觉得冷得连胃都绞痛了起来。为了让自己保持镇静,她拿出手机,故作无事地看着,不巧,一条短信跳出来,打破了倪钰刻意维持的平静。

张子丹嘴里咬着牙签,问:“谁呀?”

来短信的是倪钰的三姨。三姨一家在倪钰小学的时候就在北京打拼,如今已经在京城站住了脚,是每年春节家族聚会里最受瞩目的远房亲戚。来北京的这几年,每年春节后,倪钰都要按照惯例去三姨家坐坐,就像是学生返校一样,算是对自己的新动态有个系统的交代。这两年,三姨对于倪钰的关心明显多了起来,大抵是处于那个年龄段长辈对于还未婚嫁晚辈的格外关照,话里话外,也总是提及倪钰的婚事。

倪钰个人觉得这种关心是很让人苦恼的。拒绝不得,但又不想听。她曾经跟三姨说过,自己有男朋友,但却从来没有带到三姨家里过。倪钰是有心把张子丹介绍给三姨的,但张子丹每天不是因为工作忙情绪不好,就是为了要平复情绪周末睡到下午,总之,这三年来,他们竟然一次都没有一起出现过。

时间久了,三姨估计是觉得倪钰这个男朋友就算是真的存在,也是一个不靠谱的家伙,竟然开始自说自话地暗自里为倪钰撮合。因此,几乎每次倪钰被三姨叫去吃饭时,饭桌上都有一个跟倪钰年龄差不多的未婚男子被安排在倪钰的身边。

倪钰觉得别扭极了,私下里给家里打电话暗示别再让三姨瞎操心,但家里的表态更是让倪钰哑口无言。倪钰妈明确地表示,是她拜托三姨帮忙给倪钰找一个好归宿的。用倪钰妈的话来说,这张子丹带着倪钰在北京漂了三年,既不考虑买房也不提结婚,这样消耗倪钰最宝贵的青春,简直就是犯罪,犯了最可恶的青春偷盗罪。

“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就是耍流氓。”倪钰妈以那个年代人特有的饱满声音坚定地对倪钰说。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这通电话就变成了女人之间细密的盘算:作为一个在婚恋市场上待嫁的女性,何时抛售自己才是最划算的?或者说,怎样才能把握好最佳抛售时机,以防一不留神发现自己已经失去选择权,变成一只除了长期持有就没有别的方案可以适用的烂尾股。

倪钰很心烦,应该说每次听到家里人谈论这些小“心计”她都很心烦。她知道应该为自己考虑,也知道对于男人,有时候可能需要提点下他才会想起结婚这件事。曾经看过一个调查报告说,恋爱超过三年的恋人如果结不了婚,很可能这一生都不会再结婚了。三年了,平心而论,她虽然谈不上讨厌张子丹,但已经完全不复当年那种心跳的感受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傍晚敲门的女人

  

下一篇:阿沅姑娘与杉木先生

  

本文标题:柠檬糖的冬日和夏天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99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