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纸月

纸月

作者:朱绿 2016-01-27 21:16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妈跟我说,一个人生活不健康,两个人搭个伴就能互相监督了。单身也应该规律些。

女人,说到底像棵蒲公英草,常常自以为命运的方向由自我控制,殊不知蒲公英之轻,岂能不随风。

办公室与男厕所

办公室坐西,只有两扇窗,每天仅有的一次采光,也是五点以后仅存的一点、被这个城市消费了一整天的太阳余晖。这里是六楼,却也严严实实地上着防盗窗,窗外一人半长的距离,就是另外一间写字楼。窗对着窗,六楼的办公室对着五楼的男厕所。这个窗口位置也简直太过绝佳,决定了柳银每天眼角的旁光就是跟随着进进出出各色男子的膀胱,或痛快或痛苦的站在小便池前宣泄一番。

她实在不忍去做这种偷窥的无良勾当,只是它就不偏不倚地坐落在那里,一览无余。你不得不看,你活着、工作,你就不能闭上眼睛。

况且,陈艺鸣就在对面的写字楼上班,五楼,常常光临这间厕所的男人之一。

他的习惯不错。笔直地走进来,扭开水龙头洗手,擦干,而后,背部挺得如同一棵树一样站在小便池前,从不东张西望,颠三颠四,猴七八怪等。如厕时间不长不短,完毕,再洗手,细致地擦干净,手也从不碰门把手,用肘部顶开门离去。每日如此。

陈艺鸣是柳银公寓楼下的邻居。

公寓的浴缸龙头刚刚安装好的那天,突然停水。水暖师傅满面愁容,像拆弹专家一样边摆弄边抱怨。这停水了,怎么试哪头是开,哪头是关。柳银的眼线刚画了一半,自告奋勇地上前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就这个方向,肯定对的。她急着画完另一边眼睛,匆匆给忧心忡忡的师傅打发走了。

柳银急,她当然急。那天晚上是李玉的生日,她备了礼物,准备表白。也算作给毕业五年之后仍旧维持这份暗恋的一个交代。

Party自开始后,柳银精心画好的浓墨重彩的眼睛里,就再无法掩饰着对他的渴慕。任谁都看得出来她的意思,李玉却不知怎的,总是笑得很尴尬,一再地推开她装醉放在他肩膀上的手臂。直到酒过三巡,生日蛋糕端上来后,一个戴着和李玉同款螺丝手镯的高挑女孩“哒哒”地走进了包房。李玉已是喝得满面红光,笑着揽过那女孩纤细动人的腰肢,给朋友们一一介绍起来。

那女孩还很年轻,裸妆画得极淡,清瘦的脸庞上长着一对清澈的大眼睛,柳银没看出她有什么缺点和破绽,也许只有奶白色连衣裙下的一双小腿上虬结着的两团肌肉显得过于扎眼了些。坐在李玉旁边的柳银,无法再以“李玉最知心的好朋友”自居,她羞愧至极,借着电话铃响起,仓皇让出座位,逃出门去。

“喂?”柳银眼含羞耻之泪,强忍着愈加发辣发苦的嗓子,接了电话。

“业主您好,我是一期公寓的保安,您在家吗?我敲了很久门。如果您不在家,请务必回来一趟吧?”

“发生什么事情了?”

“您家应该是漏水了,我们进不去您家的门,也不能判定,是您楼下的邻居给我们物业打了电话。”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这是一个长到没有结局的故事

  

下一篇:水生与霍蕾

  

本文标题:纸月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97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