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男孩别哭

男孩别哭

作者:破罐 2016-01-27 19:24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他的手指啊,真是冰凉;他的腰肢,为什么那么柔软?我不敢再想了,赶紧看着墙上挂的美女挂历。

这世界依然需要感动,那我们依然需要坚强。——《正午阳光》

我一直搞不清楚自己的初恋对象是哪个,是不是要正式确定恋爱关系才算恋人。暗恋当然不算,同性恋呢?我记得大一思修课上,老师讲到“所谓爱情是一对男女基于一定的社会基础和共同的生活理想,在各自内心形成的相互倾慕,并渴望对方成为自己终身伴侣的一种强烈、纯真、专一的感情。性爱、理想和责任是构成爱情的三个基本要素。”坐在我旁边的张枭男不屑地“哼”了一声,鼻子里喷出的气把我的书都翻了一页,看来他是很不同意这个说法。

张枭男这个人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奇怪,我们上大学像骡子一样被赶去军训,他却是等到军训完,过了十一才来报到。而且他不跟我们住宿舍,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他并不是天津人,听说家里在三河市开了个钢铁厂,是个富二代。

那时候还不流行讲“富二代”,我有个同学广东东莞人,老爸是全国人大代表,自己是家族企业的董事,隔一阵子就坐飞机回去开董事会,可依然跟我们一起住八人间,吃喝拉撒睡,走路放屁玩,没有一点纨绔子弟的派头。张枭男却有点冷漠不近人情,独来独往,早上的课很少按时到场,晚上也很少跟大家一起上自习。

我一直记得他第一次走进课堂,留给我的印象。当时是班级辅导员把他介绍给大家的,他的名字让我们交头接耳了一会,然而让我惊诧不已的是,我发现他长得有点像李俊基。十一假期里,我在网吧里通宵上网,看《王的男人》,大户人家的老爷把孔吉叫到房间,抚摸他洁白光滑的后背时,我把手偷偷伸到裤子里,按捺不住地撸了一发。这是可以被原谅的,我还没谈过恋爱,连女人的手都没有摸过,十九岁,正是年轻小伙火力壮的年纪。所以看到他的那一眼,我内心感到了深深的自责。

还好他除了上课基本上不会出现在我眼前,否则我肯定会英年阳痿。我们第一次面对面交谈还是班里组织的一次K歌活动,就在学校的红房子外。

我记得在那个大房间里,我们班上将近三十个同学挤在一起,当麦克风传到我手上,我本不想唱,可是宿舍的哥们喊道:“小桂子,来一个‘姑娘姑娘,漂亮漂亮’。”因为我经常在宿舍放一些摇滚音乐,他们耳濡目染,就来调侃我。不明所以的男同学哈哈大笑跟着起哄,女生们转过头窃窃私语。我当然不加理会,看到有许巍的《蓝莲花》,唱完就走出红房子,点根烟抽起来。

不一会儿他也出来了,站在我身边。我一看是他,有点不好意思。问他:“抽烟吗?”

他说:“来一根。”我抽出一根中南海,凑近给他点火,看到他白皙的手指,又想起李俊基光滑白洁的后背,颤颤巍巍地把火点上。没想到他刚抽了一口,竟然被呛得咳起来,眼泪都出来了。

他把烟递给我,说:“好难抽,还给你。”我怔了一下,把手里快抽完的烟扔在地上,接过他的烟,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转了两下,放在唇间吸了一口,深深吸进肺里,吐了出来。

他问我:“你听过《我开始摇滚了》吗?”

“当然,”我说,“我不喜欢。”

“那个乐队就是天津的。”

“天津还有摇滚乐队?我还以为这里是文化沙漠呢。”那时候我年轻,没见过世面,却以为自己什么都懂。

“我们可以一起去酒吧听现场啊。”他说。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唯见川谷月夜明

  

下一篇:茜子姑娘与古灵先生(下)

  

本文标题:男孩别哭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96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