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妓

作者:罗钧 2016-01-27 14:44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小凤说:我不怕痛,就当被村里的野狗咬了呗。再接几个生意,家里拉的两万块外债就还清了。

撕裂的痛渐渐在小凤年轻的身体上弥漫开来,当眼前这个头发花白的男人进入那一刻,像石块投入平静的湖面,激起层层的涟漪,一波一波向湖心扩散,湖心的位置灰濛濛,雾沉沉的,那是小凤的泪。

男人下了床,穿好衣服,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钞票,返身来到床前,对小凤说:这是给你的,去,买付文胸。

眼泪在小凤眼里转着圈儿,小凤从紧裹的被单中伸出裸露的右手,一把拽过钞票,望着男人说:啥叫文胸?

男人笑了,伸出温润的右掌,握住小凤青春朝气的乳,说:文胸就是奶兜,把它装好。

小凤低着头,嘴角挂着一丝自嘲的笑,一滴泪珠便从眼角滴落到身下的被单上,被单上小凤的鲜血洇出一支娇艳欲滴的玫瑰。

男人出了门,小凤赶紧点了点手中的钞票,刚好一千,小凤有些失望,小凤把钞票塞进贴身的小背心里,瘫倒在床上……

桃姐笑盈盈进了门,手里拿着厚厚一叠票子,对床上躺着的小凤说:黄老板很满意,这是五千,归你。按规矩剩下一千归我。

小凤翻身从床上起来,接过钱说:姐,我还要接生意。

桃姐说:凤儿,先不忙,你先去买几套漂亮衣服,生意的事我来安排。

小凤说:姐,邮局在哪里?

桃姐说:下午我带你去。说完转身出了门,关门时掀起的气浪把桃姐脸上厚厚的脂粉震掉一小块。

十七岁的小凤,看着手里厚厚一沓票子,一瞬间,褪却了青涩,眼里闪着狡黠的光,小凤心里想:我多挣一千呢。

从邮局回来,桃姐给小凤买了付白色纯棉的文胸,穿在身上小凤别扭极了,吊带勒得小凤胸口发胀,浑身刺喇喇地不舒服,像钻进了村边那丛酸枣刺,酸枣刺在秋天的时候会结出一片片金黄多汁的小果子,果子吃在嘴里甘涩回甜,小凤和伙伴们总是一捧一捧往嘴里填,咀嚼一阵吐掉渣子,再嚼再吐,直到两颊染满酸枣的汁液,舌头不能动弹为止,那是多么欢快的时光啊,小凤想:城里人花样真多,拿几根布带勒住奶奶,真难受。

姚姐比小凤大八岁,是小凤拐弯抹角的表姐。她很早就到南方打工了,一去三年,回来时脖子上就戴了金光闪闪的链子,脸上涂了厚厚的脂粉,买一大背篓的好糖好烟,逢着村里人就散派,第四年回来她家就起了一栋二层小楼,贴了白色墙砖的楼房在村里独一无二,比起村里那些低矮的土墙房屋光鲜亮丽,鹤立鸡群。

村里人心里羡慕得不得了,连村长都叫她桃姐,第五年回来桃姐便嫁了人,嫁的男人腿有些跛,村里人不明白,就说白瞎了这么好的女子,结婚不到一个月,桃姐就出去了,还带去了村里几个小媳妇儿,大姑娘。不出两年,村里又起了几栋二层小楼。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天蝎

  

下一篇:永远不要因为新鲜感就丢掉一直陪伴你的人

  

本文标题: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92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