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一碗面

一碗面

作者:蒲末释 2016-01-27 12:52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那几天正是卖年货卖得销,店里也就靠那段时间赚些钱,父亲先回来了,母亲一个人留店里。

我总在深夜饿的时候,想起家里的一碗面条,母亲煮的,加一个煎鸡蛋,两片青菜。

我有胃病的事,一直没有跟母亲提过,但她有次在电话里问我:最近有没有吃胃药。我回应着:有按时吃,她有些嗔怪着:你老是喊饿,一个人在外面别过得稀里糊涂的。

我答应着:知道啦知道啦,胃病是常事。觉得自己一时说错了话就赶紧收住,她又从我上次回家早上不起床吃饭的事说起,我边听着边答应着:我照顾得来自己的。一遍又一遍。

母亲说得没错,从读初中住校起,我每次周末回家就喊饿,她边笑着说我是饿鬼投胎,边到厨房给我弄吃的,我喊得急,不到半小时,母亲就端着一碗面出来,她坐在桌子旁看着我吃,也不多说话。母亲说吃饭的时候该吃饭,东西在嘴里嚼着,说起话来,难看死了。我吃完擦着嘴,母亲总是笑着端着碗回厨房。

三年,春夏秋冬,一个煎蛋,两片青菜,从来没有觉得过腻。

后来回想起那段日子,母亲每次看着我吃面的时候眼里总有说不尽的话,却只字未提,大概言语到了静默,都只落得一个情深。

十三四岁,我并不懂,母亲笑的时候,我也笑。日子就匆匆溜过。

上了高中,回家的次数少了许多,母亲在家附近开起了一个小卖铺,节假日回家,她总是忙着店里的活计,我很少再吃到母亲做的饭菜,有一年元旦,班级上要弄元旦晚会,要买一些零食,我就跟负责的同学说可以从我家里带,那次就带着另外两个人,冒了风雪回了家,正是中午,母亲没料想我会回来,问我们有没吃饭,本想着拿了东西赶紧回学校,没想到母亲招了人帮忙看店,出门买了些菜,最后做了三菜一汤。

吃完回学校的路上,同学说我有福气,夸我母亲做的菜好吃。我后来拿这个说给母亲听,她听完开心笑着,却一阵沉默,抬头望着我说:好吃,我以后多做你吃!那个时候母亲与我站在一起只有我的肩膀高了,有时候她也会说着:怎么才几个星期不见,就长这么高了呢?我一脸自豪地笑着。

似乎在父母面前,看得见的成长对孩子来说是一件特别骄傲的事。从小到大的考试成绩名次,到后来连自己都意外突然长高的个头,以及对男生而言日渐宽阔的肩膀。这些我也始终在心里默默高兴着。

只是母亲店里的生意越来越忙,而我回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就更少吃到母亲做的饭菜。回想起来,那一年,我们一家人都没有在饭桌上一起吃顿饭。

我记得除夕那晚,奶奶做的年夜饭,一桌人就等母亲,我打电话催了两次,她都说:快回了,店里只有一个人买东西了。那几天正是卖年货卖得销,店里也就靠那段时间赚些钱,父亲先回来了,母亲一个人留店里。

到了七点,打电话过去,她说让我们先吃不用等她,我挂了电话,一个人生闷气。那一年家里经济的确是挺拮据的,年夜饭吃得也没往年的畅快。吃到一半就听到窗外噼里啪啦的炮竹声,紧接着是不绝于耳的烟花炸裂的声音,窗外的夜空泛起一阵黄又一阵红,我在这样的欢闹气氛里生硬地扒了几口饭,放下碗筷,打算去店里给母亲送些饭菜,让她回来吃饭。到了店里母亲一个人坐在那,不知道想些什么。看我来了问我吃没吃饱,我说我吃饱了,把饭菜递给母亲,她说她不吃了。

我假装不经意地看外面绵延到天际的烟火,却还是听到母亲嘟囔着:也没人想过来替一下我。在那一刻我才缓过来,那莫名而来的气愤一下子烟消云散,我才知道自己作为子女是多么幼稚,可我气愤过后觉得委屈。

后来在我一个人生活的日子里,我才渐渐体会到,被人挂念着是一件多么安心的事,可在那个时刻母亲是觉得自己被忽略了吧,被自己最深爱的人忽略,在那个过程中,一个人的等待是如此漫长而又失落。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循环游戏

  

下一篇:最穷的时候,我和他是怎么过来的

  

本文标题:一碗面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91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