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循环游戏

循环游戏

作者:维佳 2016-01-27 12:52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放弃身后这11个女孩的性命,成为这场酒店劫案的唯一幸存者。当我为这个选择痛哭时,又发生令我崩溃的一幕。

(1)

走出电梯时,我脑子里盘算的所有念头就是去哪儿找一个好餐厅。雅加达这个地方,华人虽然多,但还是马来菜占主流。要是能有一顿中国菜安抚我的味蕾,那比十八九岁的姑娘晃着胸脯娇嗔“你好棒”来得还要带感。

酒店大堂一般来说都很热闹,这家五星级酒店,在大堂里设了好几个奢侈品的专卖店,常常能看到标准贵妇打扮的女人牵着那种一脸欠揍像的宠物狗在店里溜达。女人呀!我常常感慨,用自己的一生换得男人的财富,再把这些财富花费在毫无意义的地方。

而今天的酒店大堂,安静得堪称可疑。按照恐怖片的套路,此时应该出现一个彪形大汉或者别的什么非正常物种,但这会儿,门口的门童还在笑得甜腻。回头看,前台的接待员眼线还是没有描清楚,这让她看起来像是一个被家暴过的乌眼青。大门里甚至还有两个男人正走进来,衣着得体,脚上是锃亮的皮鞋,袖口是闪亮的袖扣,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袖管有些鼓胀。

我的第六感似乎猜到了什么,擦,第六感这个说法确实很娘,但此时此刻我想不到更好的其他的词来表达我的感觉。这些年,虽然说不上闯荡江湖,走南闯北总还是有的,男人从远古时代磨砺出的猎人触觉,此刻开始在我脑袋中爆裂开来。

我想要大声呼喊,想要发出警告,想要用马来语高喊“危险”,再不行,扯个条幅总可以吧!但我只是停下了脚步,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盯着远处那两个男人的袖管。人在面临重大事件时总是这样,与其说是没有能力阻止,不如说我只是不敢确信,不愿相信,不相信命运的指针已经准确无误地砸到了自己的头上。

就像是玩转酒瓶的游戏,酒瓶口已经指了过来,却还蒙住眼睛说:不是我,怎么会是我?

(2)

在我转身朝男卫生间间跑去的时候,大堂里已经有枪声响起,有的声音听起来很清脆,像是打在了大理石饰板上,有的则听起来像是一记闷弹,拖着常常呼啸的尾音,一头扎进了某个软绵绵的物体里。

沙发?软包?或是某具温热的肉体?

不敢再想。歹徒也是有智商的,他们很快就会来清理卫生间。卫生间的侧面是一架小货梯,因为被杂物间的大门遮掩着所以很少有人知道,甚至我也是因为尾随一对狗男女才意外发现这里还有这么一个隐蔽的所在。好吧,我承认,当时我是问他们要了点封口费,但现在我的重点是如何走过这一段短短的走廊,平安地进入这个电梯。

走廊暂时没人,估计歹徒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大厅里,暂时还没顾得上这里。目测到小货梯的这段走廊距离不长,也就一二十米,我深吸了一口气,在胸口画了一个十字架,基督耶稣观音菩萨,只要过了这一劫,我保证回去都给你们烧高香。

我的衣角被轻轻地拉了一下。

相对论里说,时间的感受取决于人所处的状态,在我的衣角被拉动的0.1秒,整个宇宙从诞生到毁灭的过程在我眼前完整地经历了一遍,有什么东西在我面前爆裂开来,把我不由分说地裹入其中,变成一个不大不小的肉球,再被一句话轻轻戳破,销魂的汁液溅了一地。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

  

下一篇:一碗面

  

本文标题:循环游戏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91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