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病

作者:梦青衣 2016-01-27 12:52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王格格从小体弱多病,她妈一度以为自己养不活这个像鸭子一样的孩子,可王格格还是长大了。

你害怕生病吗?有人会说:“你害怕也没有用,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不用怕的。再说怕什么来什么呀!”可王格格害怕,她原来不怕的,最近越来越怕了!

王格格不是真的满清王朝的后裔格格,她爸妈就是普通的农民,生她那年,赵薇和林心如主演的《还珠格格》正在祖国的大江南北如火如荼地反复热播,还珠迷的妈妈给她起了个响当当的大名:格格!

王格格从小体弱多病,她妈一度以为自己养不活这个像鸭子一样的孩子,可王格格还是长大了。亭亭玉立,眉清目秀,静静地往那一站,宛如一紫薇花。

可王格格的身体倒不像紫薇,倒是像《红楼梦》里的林黛玉。为啥?药罐子包着呢!从小到大,大病倒没有,小病却没断过。从记事起,王格格就觉得自己在生病:出疹子,发烧,没人照顾她,她妈叫来了姥姥,姥姥夜里盖着厚厚的被子搂着王格格,生怕王格格被别人偷走了一样,憋得她不透气,热得她浑身是汗,只好不停地叫姥姥:热死了热死了,不要搂我好不好!可姥姥却说:出了汗病就好了。

王格格熬呀熬,好不容易病好了,姥姥也要走了。姥姥用满是皱纹的手揉揉格格又短又稀的几根黄毛说:再不走格格都讨厌我了。看着姥姥蹒跚的脚步,格格高兴之余又有点不舍。

小小的村子里有个半路出家的医生,他是王格格的堂叔。十里八村的乡亲生病了,都会去堂叔家诊疗。大了点的王格格知道堂叔家在哪,她有个头疼脑热、感冒发烧,都不用去镇上,熟门熟路地走到堂叔家:叔,我生病了,你帮我看看吧!有时候是开点药,有时候是打小针,王格格把裤子的一边一脱,咬咬牙就过去了,打完针提上裤子还嘻嘻一笑,蹦着跳着就走了。

王格格读书不认真,大专读的离家也不是太远,从学校坐公共汽车大概2个小时就能到家,她在学校出了水痘,班主任怕她传染给别的住校生,通知了家长。可家里没人呀,爸爸妈妈都出去讨生活,王格格拖着发了烧的脑袋回了奶奶家,下了公交车深一脚浅一脚往家赶,奶奶一抹她的头,赶紧去叫了堂叔,堂叔给王格格输了液,她才稍微好受点。

“不许挠,不然会落疤的。不要吃辣的凉的,水痘会发的。水痘就一个星期,全长出来就好了。大娘,格格输完了你去叫我,我来给她拔针,家里还有两个病号。”堂叔说完就提着自己的药箱走了。

微弱的灯光下,王格格看着输液瓶里白色的液体随着细细的管道流进自己的血管里,觉得特别安详。输了五天,王格格终于好了,家里闷得慌,她立刻回学校了。

但病魔并没有离她远远的,她开始经常性地出现扁桃体发炎、高烧,吃了几天药不行接着输液。小小的手上扎满了针眼,一个两个三个……

左手扎满了扎右手,右手扎完再换左手。她好像已经习惯了,生病了好着呢,爸妈也会不停地打电话,班主任关心,同学们照顾,就连平时不怎么和她说话的暗恋对象也问她好不好。王格格早就乐开了花。

从什么时候开始过敏的?大专?好像那年她已经16了。每到放假,她立刻回家,家里常年不住人,院子里长满了杂草、落满了树叶,屋子里脏得没法下脚。王格格放下书包,从屋里开始打扫,旧家具都要擦一遍,妈妈走的时候被子没拆洗,她全部拆了。墙上的蜘蛛网一缕一缕的,她站到凳子上,一点一点的用扫帚往下扫,院子里的杂草拔掉,连同树叶一起扫到外面垃圾堆上。小小的身子充满了大能量,看着家里里里外外虽然不是崭新的,但是最起码是干净整洁有序的。王格格开心地笑了。照妈妈的话说:小鸭子终是长大了,长成了大姑娘。

半夜王格格身上有点痒,她以为是蚊子咬的,随手挠挠,还痒,还挠,再痒,再挠,直到她身上满身是大包,花露水怎么也止不住痒,她才慌了。

拿了手电筒,踏着夜幕跑到奶奶家,一路上的风飕飕的,全村子的狗都在叫。到了奶奶家,奶奶先给她抹了香炉里的灰,因为奶奶信佛,总认为给佛祖上的香灰能治百病。可王格格还是痒,身上抓得一道一道的,血淋淋的。

奶奶一看不行,那抹点酒吧,抓破的地方疼得王格格直跳脚。过了一会,奶奶抬起满是皱纹的脸问王格格:“还痒不痒?”王格格快哭了:“奶奶,痒,火辣辣的痒。”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捉妖记之小妖阿离

  

下一篇:循环游戏

  

本文标题: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91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