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路过青春 走过懵懂(一)

路过青春 走过懵懂(一)

作者:多多 2016-01-27 11:56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对于当时承受着巨大精神压力的我来说,老师这一安排犹如给沮丧的我注射了一针名为自信心的强心针。

某位姐姐的推荐下,接触到“每天读点故事”,自己也想写点什么。但是,我只是想写一点懵懂年少时期点滴经历的随笔,绝不是什么网络小说,没有激情艳遇,没有起伏跌宕,没有惊天动地的结局,只有一些过往的,或是美好、或是遗憾的点滴。

小城的一中大门,比我印象中来得更加宏大,黑底金字的校牌,追溯着一种历史和沉稳。一进门便是个不大的花坛,开着我叫不出名的小花,坛中高耸着一个雕塑,是一只金色大鹏。这只大鹏鸟张着矫健的翅膀,将高傲的头颅冲向蓝天。我静静地看着,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加油。尽管知道自己的入学成绩是多么糟糕,尽管知道未来将面临更大的学习压力,我还是暗暗给自己鼓劲。

95年的小城,小学生升初中需要参加全市统考,成绩优秀的可以被录取到两所重点中学继续初中课程,而成绩达不到重点中学的录取分数线者,只能根据就近原则被分配到户口所在区域的普通中学。

读小学的时候,我的学习成绩一直在荡秋千,忽高忽低,摇摆不定。而最薄弱的科目就是数学了,甚至考过不及格。为此,我的父母托了很多关系,为我找了一名已经退休的特级老师辅导我的数学。但是,学习效果很一般。果然,在最重要的全市统考中,我还是考砸了。 那时,小学升初中的全市统考包括三门课程(语文,数学,思想品德),总分为220分。

那一年,一中的录取分数线为208分,二中的录取分数线为204分,而我只考了198分,距离一中的最低录取线差了整整十分。拿到分数的那天下午,我无比沮丧,冒着酷暑,一个人踩着单车绕着小城游荡了两个多小时,不知道要如何回家面对极奇失望的父母。 后来,父母又继续托各种关系,绕了多少个弯弯,交了两万元的择校费,终于把我送进一中的大门。

在95年的小城,普通的工薪阶层月收入不到一千元。两万元的择校费不算小数目,要不是我爸爸那几年承包着小城医院的药房,家里经济比普通工薪阶层略胜一筹,我也无法进入重点中学。

暑假末期,父母语重心长对我进行了一番说教。我在学习方面虽然表现平平,但一直还是属于比较乖巧听话的,也知道父母赚钱不易,心里当然是沉甸甸的。 学校依山傍水,通往教室区要经过一条寓意为“书山有路勤为径”的山路。攀沿石阶步步高升,我来到山顶,看到了古松苍俊挺拔,也看到了远处江面的点点白帆,也许是被这所具有近百年历史书院的人文气息所震慑,宁静、安逸的氛围使我不由得肃然,最初的沉重心情似乎也得到一点释放。

然而,刚调整过来的心情很快就被张贴在班级公告栏上的一张表,一张万恶的排名表,一张根据入学成绩高低的排名表破坏了。

我那个可怜的分数在这个高手云集的班上排到了末位,全班56人,我在50名,50名。虽说我以前在学习方面表现平平,但一般也能在50多人的班上排20名左右。尽管之前已有心理准备,但是当看到第50名时,之前的心理准备还是无法支撑那瞬间的心理落差,我觉得好像全世界都在嘲笑我,我甚至觉得同学看我的眼光都是带着讥讽的,觉得老师对我这种后进生的态度肯定是冷淡的。

我,真的想多了。幸运的是,我遇到了一位特别优秀的班主任。

第一次见到她,我们都惊呆了。眼前这位年轻漂亮的女老师完全颠覆了我对"班主任"的认识。一直以为,作为初中的班主任应该是一位具有一定资历的、年龄稍长的老师吧?比如,严肃、戴着黑框眼镜、不苟言笑、脾气古怪……

可是,什么情况?眼前这位,大概二十五六岁,眼睛很漂亮,细长的丹凤眼,眼梢微微向鬓角挑去,眼珠像两颗黑水晶,顾盼生辉,笑起来还挺好看的。为什么学校派出这么一位刚从学校毕业没两年的老师来做我们班主任呢?她能压得住那些调皮的男生吗?她能理解我们女生在青春期的各种小心思吗?就因为我们不是重点班吗?这是放弃我们的意思吗?

在心里打了N多个问号之后,还是欣然接受了班主任是位年轻美女的事实。她姓陈,暂且称她陈老师。

在开学第一周结束时,陈老师公布了班干部名单,考虑到同学之间也不熟悉,因此第一学期的班干部暂时由班主任老师和科任老师根据学生履历而商定,待第二学期再进行班级投票选举,这样的安排合情合理,同学们都没有异议。作为一个排名末位段的择校生,对于班干部我完全没有任何期盼。认为此时的自己应该埋头苦读,尽快把成绩提上去才是重点。

出乎意料,我的名字出现在班干部的名单上——文娱委员。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月白

  

下一篇:闺蜜给我介绍了一个高富帅,到最后才知道她的真正目的

  

本文标题:路过青春 走过懵懂(一)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90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