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外婆的海峡恋人:那场半个世纪的等待

外婆的海峡恋人:那场半个世纪的等待

作者:谈客 2016-01-27 10:04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想外婆之所以选择在南方这个沿海小镇定居,最重要原因是海峡对方有她的故人。

文:林深之 | 原标题:外婆的海峡恋人

1

现在回想起都觉得好笑。

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那会,跟同学组团去听了周杰伦演唱会,在安可曲他唱了一曲《外婆》。台下的同学听得如痴如醉,我在人群中却哭了起来。谁知道我这副窘态会被精明的摄像发现,偌大的荧幕上我那张哭得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脸,就在万人面前出现。

如果你有去看,一定会发现这个男孩还用口型说了一句话。

“外婆,你好吗。”

2

我小时候又白又瘦,虽然是家中独子,但是一个病秧子。记忆里,脑袋整日被药水灌得发胀发晕,导致反应慢,思想又迟钝。他们都说我体弱多病,以后难有出息,纷纷劝我妈再生一个。

我妈性子一向烈,她坚决不听我爸的话,后来爸爸急了,俩人吵了几次,我妈硬着脖子,说,“我妈也只有我一个女儿。”说着说着,突然就蹲地上哭了。

我那时懵懵懂懂,只觉得老妈哭得异常悲伤,我不知道她是因此想起外婆,还是想起我的病,我只知道后来她妥协了,我记忆里这是她唯一对一件事情做让步。

于是我妈后来真的又生了一个弟弟,那时候计划生育严厉,我只好被寄养去了八千里外的外婆家。外婆住在一个盛产芒果的南方小镇,地理坏境宜人,空气清新,民土风情淳朴。可初来乍到,我严重水土不服。每日昏昏欲睡,夜里被外婆的戏匣子吵醒,我很想家,我讨厌吃芒果,我偷偷躲在被子里哭。

第二天醒来,会看见木桌上看见我最爱的豆腐脑和油条,早已在夜里饿得昏天暗地的我,二话不说就纷纷消灭。外婆从外头回来,见早餐被我都吃光光了,便乐哈哈地迈着小脚往我口袋里塞了两个东西,她说:“大城市孩子都喜欢这个。”

我走去外面掏出来,是两个热乎乎的鸡翅。平常在家里,妈妈从来没有让我吃过。但尽管如此,我还是喜欢不起外婆。我越发的沉默寡言,对她存着一种畏惧。

外婆爱听戏和广播,古旧的收音机和戏匣子被她全天候开着,有时跟着哼唱两句,有时坐在门口听着发怔。某天早上醒来,我看见外婆在拍打戏匣子,嘴里念念叨叨:“哎呦,这老东西罢工了。”

从此以后,我的耳根终于清静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家庭的巨大起落后,她下的决定

  

下一篇:爷爷年龄大了

  

本文标题:外婆的海峡恋人:那场半个世纪的等待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89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