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清晨醒来,仇恨突然而至

清晨醒来,仇恨突然而至

作者:王俊逸 2016-01-27 09:18 来源:单读APP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直到昨天,她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有三十年不曾拥有这样的睡眠。王花感到困惑。一直以来,她只是在忍受——整整三十年!

我曾向很多人讲述过这个故事,他们有各种各样的分析。有人觉得不合逻辑,因为根据科学依据,长年待在一起的夫妻离开彼此是睡不着的。有人认为这个故事有一种不真实的怪异感——并无褒贬之义,只是形容一种感觉。一些人认为这是一个关于“感受到幸福以后,才察觉到自己不幸”的故事,另一些人则从中读出了“突然而至的仇恨”。

作为讲述者,写下这个故事的原因很简单,它落在我的身边,我只需要正确地记录。

她在一个清晨醒来。是被鸟叫醒的。麻雀在窗外叽叽喳喳,很是活跃。她闭上眼睛,躺在床上听了一会儿。“两只鸟在说话呢。”她仍然闭着眼,房间光线很暗,几乎让人感觉不到黎明与黑夜的区别。除了鸟叫。正是这些过于聒噪的鸟儿让她判断出这是又一个清晨。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是与往常一样。除了……她想了一小会儿,对,除了王兵没有躺在身边。 

王兵是派出所的公务员,我甚至很难称他是个警察,因为他这辈子——至少直到目前为止——从来没有出过警。他的工作是整理档案,撰写报告,组织开会,分发单位福利,以及“完成领导交办的其它任务”。三十六年来,他都是这么过的。将时间线切割得再具体一些,以遇到王花这个事件为分界,王兵的生活又可以分为前二十六年和后三十年。也就是说,他在派出所里工作六年以后,遇到了王花。

美国现实主义画家爱德华·霍珀( Edward Hopper )作品

王花躺在床上,并不在乎现在是几点。王兵不在家,她不需要起床做早饭。思绪开始流淌:鸟、春笋、樱桃、格子被单、楼上的小夫妻、远在美国的儿子、洗车、同学会、人到五十还离了婚的小蓝……接着,她想起他们刚认识的时候。

1985 年,王花二十二岁。她在当地仅有的那家小百货公司当会计。因为不愿意做假帐,与主任吵了一架,被发配到柜台当售货员。一开始当然是苦闷的,甚至想过要去举报,但后来也就习惯了。王花甚至还喜欢上了售货员的工作,因为不再需要面对半秃且说话口沫横飞的主任,而且工资还增加了。照我看来,人类的适应性这时显现出了它应当具有并且常常奏效的魔力,它将王花拖入那个怪圈,连她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是主动喜欢上了这个新岗位,还是因为不得不接受这工作以至被迫地(自己劝自己)喜欢上了。

王兵就是那时出现的。他退伍以后回到这个西南的小镇,远离了隆隆的炮声(王兵是炮兵)和每天清晨的操练。任何从三十六年前的那个点以后开始接触王兵的人,都无法从他身上嗅出丝毫(曾经是)军人的气息。他身材渐渐走样,很快就成了一个微胖的中年人,不声不响地埋头于文档琐事之中,见人总是乐呵地笑着,像个弥勒佛——按照单位新招来年轻人的说法。

“那时我们也不叫谈恋爱,叫处对象。”王花仍然躺在床上,并没有起身的打算,她继续想着关于王兵(与自己)的一切。

“这个热水瓶挺好看的啊,多少钱啊?”

这是王兵对王花说听第一句话。

“五块。”

这是王花对王兵说的第一句话。

以现在读者对于恋爱故事或者恋爱小说的要求来看,这个对话实在有些太无趣了。读者的口味被各种言情小说、纯爱电影、好莱坞爱情电影,以及某些追求奇情的纯文学小说调教得奇重无比,以至于我在写这一段时,曾想过要不要给他们换一个开头。

第一个开头:王兵深夜经过一条偏僻的小路,发现一个社会青年正尾随一位归家的女子,他发挥出近身格斗的本领打跑了小青年,解救了这位漂亮的女子,女子感激之下爱上了这位英雄,两人成了一对佳偶。

第二个开头:王兵去买热水瓶,发现那个漂亮的售货员小姐竟然是他曾经暗恋的高中同学,于是,他每周都去买一个热水瓶(别问我为什么他不买别的,这当然是为了追求戏剧性效果),终于,女高中同学发现了王兵的心意,承认自己也暗恋王兵,在他当兵期间一直等他回来,互相印证心意的两人一边感叹着爱情真伟大,一边手牵手去领了结婚证。

第三个开头:王兵和女售货员经过媒人介绍认识,互相中意,交往半年后打算结婚。但在结婚前昔,王兵发现这个这个人竟然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他已逝父亲出轨的产物。因为深爱未婚妻,王兵独自咽下了这个秘密,隐瞒真相与妹妹结婚,并生下一个健康的儿子。 

但我决定尊重真正的生活,写下王兵与王花真实发生过的对话。

根据两人在婚礼现场被逼问出的回答,那次见面并没有在两人当中的任何一人心中激起涟漪(当然这样的答案非常可疑,但真假也无从考证)。故事真正的发生点出现在一个月以后,王兵的同事的阿姨,也就是王花的二姐的同事,充当媒人介绍了两人认识(是的,这就是第三个故事的开头)。一来二去,两人都觉得对方性格和人品不错,开始正式处起了对象。

两人第一次约会是去公园,两人散了散步,游了游湖,聊了一些自己以前的生活,天色渐暗,王兵便送王花回单位宿舍。两人站在门口又聊了些闲话,突然感到一阵无话可说的尴尬,在沉默中,王兵突然说,“你家里有铲子吗?你们宿舍门口的台阶长了青苔,我给你们清理一下。”王花摇头。“那我下次带一把来。”说完王兵就走了。第二次约会,他们去看了电影。王兵果然随着带了一把小铲子,拿个黑色塑料袋裹住,又用报纸包住。从下午开始,他就一直拿在手里,一直拿到王花宿舍楼下,花了半小时一点一点把那十几级石板阶梯上长出的青苔都铲掉了。王花看他忙得满头大汗,进屋拧了一条毛巾递给他,王兵接过来时不小心碰到王花的手指,两人像触电一样迅速抽回手,又若无其事地开始闲聊。

美国现实主义画家爱德华·霍珀( Edward Hopper )作品

“我就是因为这样才喜欢上你爸爸的啊,所以半年后我们就结婚了。”王花总是以这句话开头,向独生子讲述自己的心事。成年后的儿子再不想听父母的恋爱故事,他有自己更丰富的感情世界,所以总是不耐烦地回应,“行了行了。你都说了一千八百回了。”这时,王花会再唠叨几句“哎长大的孩子就不理父母了,你小时候还蛮爱听的”后就默默住嘴,将未出口的后续故事封锁在舌头上。

躺了两个小时,王花感到有些饿了。并且,她暂时也不再想到王兵,便起身穿上睡衣,走到厨房给自己煮粥。王兵喜欢喝粥配包子咸菜,所以三十年来王家的早饭就是粥。王花看了看钟,发现已经 10 点了。这比她平时的起床时间晚了三个小时。她总是在7点起床,把粥煮上,下楼买一笼小包子,回家后再摆上咸菜,这时王兵就该起床了,等他洗漱好,差不多7点半,一套早餐已经摆上桌。两人一起吃完早餐后再歇息一会儿,就一起出门上班了——这是差不多十年前的规则,从十年前开始,王花就提前退休,不再跟王兵一起出门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那些年,没能成真的约定

  

下一篇:被破坏的阴婚

  

本文标题:清晨醒来,仇恨突然而至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89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