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洋媳妇的中国恶婆婆

洋媳妇的中国恶婆婆

作者:薛晟 2016-01-27 07:16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这成就感,在带着洋媳妇回到中国生活不到两月后,就被母亲的一盆冷水,浇得透心凉。

在俄罗斯混迹多年,钱没赚多少,却拐了个俄罗斯媳妇回来,也算是小有成吧。特别是被一群无良旧友眼馋得口水横流的时候,那得意劲甭提多舒服啦。

然而,这成就感,在带着洋媳妇回到中国生活不到两月后,就被母亲的一盆冷水,浇得透心凉。

母亲是传统的中国式妇女,为人师表一生。据老人家自己说她教出来的高材生,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当然,我肯定不算。不然,也不会一个人跑去俄罗斯做小买卖,更不会不顾她地强烈反对,硬是娶了个金发碧眼的洋鬼子回来。“洋鬼子”是母亲对娜塔莎的称呼,我很不明白教养很好的母亲,为什么会对娜塔莎这么刻薄,甚至于丢弃了自己的良好教养。但是,事实就是如此,从第一次带娜塔莎回家,母亲就对她一副横眉冷对千夫指的模样。

娜塔莎是个不错的女孩儿,俄罗斯知名学府毕业,和我离开俄国前,在圣彼得堡一家中国企业做行政秘书。和倒腾服装的我相识算是一场意外。正因为这个意外成就了我们的异国情缘。那是另一个故事,暂且不提。

我生意遭遇滑铁卢后,消沉过一顿日子。娜塔莎无怨无悔地陪着我,养着我,安慰我。我很感激她。

决定回中国是因为去南方闯荡多年的舅舅发了财,回老家要开公司,让我回来帮忙。我和娜塔莎提出来的时候,她略做思考,毅然决定陪我回中国。

作为一个比较传统的中国男人,我不是很习惯女人为我遮风挡雨。但是还是被俄国姑娘做事的果决感动得一塌糊涂。

我们离开之前娜塔莎已经料理好所有的事,没用我出面。但是,我知道她再次因为我和她的醉鬼父亲闹翻。除了我,她一无所有。

回到中国,我如愿地成了舅舅的左右手。娜塔莎因为语言的关系,暂时呆在家里。其实,娜塔莎能说点简单的汉语,以前同事和我都有教她,不过离正常的交流,还差那么一点。

父亲是个比较符合中国国情的男人,四川人形容的比较形象,叫做“耙耳朵”。一辈子活在母亲的淫威下。

我回来,母亲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很开心的。毕竟,我是她唯一的儿子。但是,对于娜塔莎,那就另当别论啦。

母亲的观念是异族不能通婚,娶老婆最好是那种屁股大好生养的女子。至于外貌之类,中庸最好。若是贤惠淑德、孝顺公婆样貌丑一点都没问题。

我之前相处的女朋友,化妆妖艳,穿着暴露点的,都没少遭老太太白眼。

刚回来的时候,娜塔莎的穿衣风格是典型的俄式美丽冻人。老太太一双愤恨的眼睛简直能射出刀子来。一把把射在娜塔莎雪白修长的美腿上。老俄还不明就理,热情地向着公爹靠,用她俄式的亲吻礼表达自己对公公的爱戴敬仰。老爷子吓得满脑门子汗,僵硬地站在那里,像中俄边境冻僵了的哨兵。

母亲和娜塔莎的战争大概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吧。一个抢了自己儿子的女人,又跑来诱惑了自己的老头。本来被自己20几年说教,教育成三好学生的两个男人,一夜之间全部反水。无论如何老太太也要拿出太后娘娘的威严,消灭祸国殃民的蛮夷祸水红颜。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我们都曾在新欢身上寻找旧爱的影子

  

下一篇:幸福,是一件谨小慎微的事

  

本文标题:洋媳妇的中国恶婆婆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88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