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我死在你的床边

我死在你的床边

作者:读点儿 2016-01-26 20:20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这个姑娘干净漂亮,只是头发半白半黑,脖子也好像有一点歪,这没什么,毕竟是配阴婚,也不会影响下一代。

作者:子非我 | 授权发布

九月初七是黄道吉日,褚业和姚娜终于完婚了。

褚业的哥哥褚健这两天开心极了,弟弟的婚事一直是自己心中的老大难,今天弟弟可算娶了一个漂亮的媳妇儿,褚健心里的大石头落下了。

要说娶到漂亮媳妇儿,褚健八天前就开始开心了,那时候他碰到了他的福星杨东,要是没有杨东,褚健无论如何都不能把这么好的媳妇儿给弟弟娶来的。

杨东是个好媒人啊!

杨东打听到褚健家里需要一个新娘子,就赶紧过来跟褚健谈判了。

“你这个情况,你弟弟吧他都死了好几天了,得尽快找个媳妇儿,再晚了就来不及了。”杨东一边抽着手里的烟一边说。

“我知道,可是上哪儿去找新鲜的年轻姑娘尸体去啊?”

“你可以找我啊,我偷偷告诉你,其实我就有这本事,不过一般人我都不告诉!你要是相信我,给我三天,我肯定给你找一个好的尸体,给你弟弟配阴婚!”杨东手里的香烟正好抽光了,这时候把烟头扔在地上,拍拍胸脯,信誓旦旦的样子。

当然,褚健也只能相信他了。

第三天,杨东果然带来了一具新鲜的尸体。

“你看吧,这个姑娘家里穷死了,肝硬化死的,昨天刚死我就从她家里把她买来了,这姑娘挺贵啊,我花了两万才买来,特意过来找你来了。”杨东又点了一根烟。

“这姑娘……好,挺好。”褚健看着这个姑娘,干净漂亮,看起来只有十九岁的年纪,只是头发半白半黑,脖子也好像有一点点歪,这倒没什么,毕竟是配阴婚,也不会影响下一代。

“那个……她是正常死亡的是吧,没问题吧。”

“当然是了。”杨东笑了,“我还能杀个人给你不成?”说到杀个人,杨东把烟头扔了,用脚使劲地踩灭了火星。

褚健当然不缺心眼,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又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尸体,发现果然什么伤口都没有,就是脖子上微微有点红,不过杨东说是运尸体的时候磕的,褚健就放心了。

“你要多少钱?”

“我两万买来的,咋地你也给我三万五吧。”杨东说。

“三万五太多,两万八吧。”

商量了好久,这两个人最后终于达成了一致,三万。

就这样,褚健花了三万块把这个姑娘买回了家,选了九月初七这个黄道吉日把弟弟和这个姑娘的喜事办了,这个姑娘叫姚娜,这是褚健好久之后才知道的。

褚健的弟弟叫褚业,是前一阵去县城里卖货出车祸死的,肇事的跟他私了,赔了他家五万块钱,这五万块,买新娘子,办丧事办喜事,也都花在了褚业的身上。

褚健对这个弟弟也好极了,自己都没娶媳妇儿呢就花钱给褚业配了个冥婚,褚健觉得,自己做得简直太对了。

九月初八,褚健合计庆祝一下,自己买了一瓶老即墨,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喝着喝着,总觉得有人在背后叫他。

“哥。”

褚健没喝多少,但是觉得身体飘乎乎的,迷糊中他听到有人叫他,叫他的声音一直在重复:

“哥。”

褚健就算喝得再多,他也不会忘了弟弟早就已经死了的事情,既然弟弟已经死了,怎么可能有人管他叫哥呢?

褚健正在纳闷呢,就听到酒杯子掉在地上的声音。

褚健低头去捡。

杯子居然不在地上。

褚健再一抬头,一张血红色的脸就出现在他面前。

褚健吓得一下子退了好几步,坐在了地上。

那血脸人把杯子放在了桌子上,可是一不小心眼球却掉进了杯子里,杯里的酒居然还没有洒出来,褚健只听到扑通一声,是眼珠子掉在酒杯里的声音。

那血脸人的手断了一只,也掉在了地上,他用那只没断的捡酒杯的手拿起了那只断手,把断手放在了桌子上。

“哥,我回来看看你。”

那血脸人的声音,居然是褚业。

褚业说完,坐在了他哥哥刚才坐的地方。

褚健虽然害怕,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弟弟,害怕也不能让兄弟心凉啊,所以勉强坐了起来,在褚业的对面坐了下来,其实两条腿还在发抖。

“老弟……你……想我了啊?”褚健说着,但是不敢看弟弟的脸,那个车撞到了褚业的一条胳膊上,他的手掉了,眼睛磕在地上,碎了一只,另外一只眼睛大的夸张,身上很多地方的肉都露了出来,同时露出许多骨头。

“哥,你都不敢看我。”

褚健强忍着看了一眼褚业。

看到弟弟的模样,他觉得弟弟和自己都太可怜了。

肇事的人给了他们五万块钱私了,他们一定要接受,因为假如不接受的话,到了法院,虽然肇事者要入狱,不过褚健全家也要遭殃,这他们是知道的。

褚健突然哭了:“哥对不起你。”

褚业想给褚健擦干眼泪,却没动。

“哥,其实我回来还有一件事要跟你说,这件事才是最重要的。”褚业说。

“你说吧,老弟……不对啊老弟,你不是应该新婚的吗?怎么跑到我这儿来陪我喝酒了啊?”褚健突然想起阴婚这件事来,“媳妇儿不喜欢吗?我看着挺美的啊。”

“哼,挺美是挺美。”褚业站了起来,血从他的身上不住地往下滑,“可是她不是我的媳妇儿,在她跟我阴婚之前,已经有了丈夫,而且,这姑娘是冤死的,她的身上沾满了怨气,哪儿有跟我结婚的心思?”

“啊?那是为啥?你没问问?”

“不知道。”褚业一边说,一边在地上走来走去,皮屑和血掉得满地都是,褚健快要受不了了,他强捂着嘴不让自己吐出来,他也知道这样不好,但是褚业的腐烂的身体确实让他觉得恶心。

“今天是她的头七,她回去看她丈夫去了。”褚业说,“我头七的时候本来也能回来看看的,但是我怕你害怕,就没回来。你还不给我下葬,你看看我,都成什么样子了?”

褚健突然想了起来,原来自己一直没把弟弟下葬,褚健又哭了。

“别哭了,哥,我们这种穷人,能这样就不错了。”褚业说完,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姚娜找到她的丈夫没?只盼着她能好好的吧,她也是无辜的人啊。”

“嗯。”褚健点了点头。

“哥,我想求你个事儿。”

“你说。”

“你说活着真的有意思吗?”

杨东很早就睡了,做了一个好生意,心情好当然睡得早。

杨东其实买来姚娜只用了两千块钱,卖却卖了三万,这样一算,一下子就赚了两万八千块。

“还是死人贵啊!”杨东自言自语道:“活着不值钱,死了就值钱了,人真是有趣。”

说完杨东就准备睡觉了,他住在一个小旅馆里,这两天一直都住在这儿,熬过了今天晚上,明天就可以回家了,有了两万多块钱,回去就能好好享受生活了,还可以顺道找找镇子里的便宜女人。

“不要便宜的,老子这回弄个一千的,也享受一把。”说完杨东把灯关了,这回是真的要睡觉了。

小旅馆寒冷干燥,没睡到半夜呢,冷风就把杨东冻醒了,杨东一起床,原来窗子没关。

“妈的,脑子不灵了。”杨东一边骂,一边把窗子关上了。

这个时候,杨东突然发现自己屋子的门莫名其妙地开了一个小缝。

杨东蹑手蹑脚地下床去看个究竟。

杨东缓缓地走到了门口。

门一下子开了。

好险!多亏杨东躲得快。

杨东一抬头,就发现一个红衣的女人站在他面前。

杨东吓得往后一退。

“大哥,你看见我怎么那么害怕呢?我还能把你吃了?你门没关。”说着门没关,那个红衣的女人就把门关上,进了屋里来。

杨东看着那个红衣的女人,虽然三十左右了,但是并不丑也不是很老。

“你要多少?”杨东说。

“七百。”

“大姐你都多大了还要七百啊,我去镇子上玩儿小姑娘也都不要这个价格的。”

“大哥你比我大好不好,六百最低价了你不干我走了。”

“行,六百了。”杨东乐了一下,“那就六百,全套的。”

红衣女子娴熟地脱下了她的红外套,和杨东滚在了床上,杨东瞬间感觉没那么冷了,所以赶紧解开了衣服,两个人拥在了一起。

杨东享受的时候眼睛是闭着的,过了一会儿,换杨东在上面,杨东睁开了眼睛。

他看到的是一张美丽的脸。

还有扭曲的脖子和黑白相间的头发。

他身子底下的女人没有半点表情,一双惨白的脸和眼睛死死盯着他。

“公……老……老公……”身子底下的女人断断续续地从喉咙里发出声音。

杨东吓得停了下来,一下子把女人推到了地上。

“你神经病啊!”地上的女人叫道,“给六百可不带这个的!加项目还得给钱!”女人说完,光着身子从地上爬了起来,“碰见了个变态,真倒霉。老娘不做生意了!”

杨东吓傻了,根本就没注意她说什么,他看到她后面还有一个女人,也穿着红衣服,那个女人头发半黑半百,歪着脖子,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杨东。

她离开了房间,她一瘸一拐地向他走来。

那个红衣女人穿的是嫁衣。

是一件红色的嫁衣,老式嫁衣,就和半年前她嫁给他的时候穿的一样。

“老……公……老公……你为什么扔下娜娜……我死在了你的床边……”

那个红衣女子就是姚娜,杨东看清楚的时候,姚娜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而他已经坐在了地上,他此刻下半身是赤裸的,尿液就直接流到了地上。

杨东连叫喊都叫不出来,因为此刻姚娜正掐着他的脖子。

“公……老公……你告诉我……为什么扔下娜娜……”

杨东只能恐惧。

在他恐惧的时候,所有的场景都回到了他的面前。

半年之前,他买了一个智障女孩做老婆,就是姚娜。因为姚娜行动不便,智力又低,头发半黑半百,居然还生了一个漂亮脸蛋,村子里以为她不详,都要把她弄走,她的家里没办法,只好把她卖出去做人媳妇儿。

杨东是一个穷得什么都没有的家伙,当然也没有老婆,所以他想把姚娜买回家再卖出去,所以用两千块买姚娜。

可是姚娜家人并不是铁石心肠,一定要姚娜和杨东结婚。

杨东无奈,租了一个破花轿和一个破嫁衣,办了一场简单的老式婚礼。

可是买走了姚娜却卖不出去,人贩子都嫌她傻,连卖做妓女都没人要。

所以杨东只好先养着她。

姚娜还是很好看的,所以杨东总是和她发生关系。

每次发生关系过后,姚娜总是会趴在杨东身上,用断断续续的声音叫他:“公……老公……”

这时候杨东总会不耐烦地骂她。

“谁他妈是你老公,缺心眼儿的贱货!”

直到褚健说要买一个年轻的女尸体。

杨东最后做了一次姚娜的老公,在姚娜趴在杨东怀里的时候,杨东把一杯有毒的果汁喂给了姚娜。

杨东拖着她的尸体去褚健家。

半路上,姚娜居然说话了,她没死透,她问杨东:“老公……公……要去哪儿?”

“你他妈在老子床边的时候就应该死了,居然还活着。”

杨东掐死了她。

这一次她真的死了。

姚娜的尸体到了褚健面前的时候,其实才刚刚死了不到一个小时。

褚健不知道。

杨东是知道的,可是他居然安安稳稳地接了褚健的钱。

杨东当然还有不知道的,那就是姚娜已经怀孕了。

杨东后来死在了小旅馆里,警察发现他的时候,他被一具没成型婴儿的尸体死死地抱着,那具尸体只有一点脑子和一只眼睛,还有筷子一样的四肢,但是脐带非常长。

脐带就缠在杨东的脖子上。

他的旁边就躺着一具女尸,歪着脖子,那是姚娜。

姚娜和褚业合葬的墓不知怎么开了,两人的尸骨都消失了。

当然,姚娜的尸骨在小旅馆里,褚业的尸骨在褚健家里。

褚健也死了,不过他脸上带着笑。

每一个不幸的人,都有一段不幸的故事。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成全不过如此而已

  

下一篇:我和女老师的爱情故事(上)

  

本文标题:我死在你的床边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62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