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成全不过如此而已

成全不过如此而已

作者:薄皮橙子 2016-01-26 20:20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很自然地拿起来放进水盆里,学当年她洗衣服的样子,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搓啊搓……

阳光如那年一样明媚,而阳光的味道,却变了。走进这座宅子,弥漫的有历史的冲刷味,有物品的腐朽味,时光流逝得太快,握于手中,流逝指缝。

桌子和柜子还泛着红木的光泽,那条送她的围巾还挂在墙上,阳光照进来,虽然落满灰尘,但仍能看出是高档品。

我很自然地拿起来放进水盆里,学当年她洗衣服的样子,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搓啊搓……

今年我33岁,在父亲嘱托下,和乡下的红梅结婚了,她本是邻家小妹。

当年我远在上海求学,周末在crazy酒吧打工,看着有钱人家的孩子挥金如土,我却只能拿着抹布擦盘子。

尽管我各门专业课都是第一名,尽管我每年拿到学校所有奖学金,但生活过得还是紧张。

但我从没放弃过,因为父亲还在乡下等着我出人头地,光宗耀祖。

父亲有哮喘病,每次通电话我都能听到他撕心裂肺的咳嗽,我多次想回家照顾他,他都以死相逼不同意,就算过年也不让我回去。只说还死不了,硬实着呢。可是听到后,还是会心痛好久。

那年除夕,我站在东方明珠下仰望合家欢乐,看车站人来人往,而我在这所城市只有学校宿舍的一个上铺,2米乘1米6的面积是真正属于我的。

也是那年除夕,红梅打电话告诉我,说父亲的哮喘犯了。我跑到车站的时候已经是半夜,穿过人山人海,大包小裹,售票员告诉我最近回贵州的票是两天后。

想起来,那时的那种担心与急迫,是没有人会感同身受的。

有时候有些事只有正在经历的人才懂,不论是快乐的还是痛苦的。

凌晨4点,我躺在候车室的一角,接到了乡里医院的电话,主治大夫告诉我多亏了红梅,及时用吸管吸出了卡在父亲嗓子里的一口痰,父亲,才得以脱离生命危险。

我欣喜,因为我没有失去父亲。

而我难过,这种恩情要我怎么报答……

如今我们结婚了,是为了报答红梅当年恩情,也是父亲临终前嘱托的。

现在,我对得起红梅,也对得起父亲,应该是个仁义、孝敬的人了吧。

但是,我却辜负了她。

她叫安意,一个如其人一样安静的名字,我们是在crazy吧里认识的,她很美,是那种男生一见就会心动的美。

那时候crazy吧里富家公子很多,大家都对她心怀鬼胎。

当然也包括我,但是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我知道自己身上的重担,知道自己的家境,有一位年老多病的父亲。知道自己的出身,来自一座遥远的大山。

那天,聂风阳在店里耍酒疯,拽着安意不放,出自一个男人的保护欲,英雄救美这种狗血剧情必然发生,我拽着安意跑出店里,又按着小说里的剧情,把她送回了家。

那个上海老宅很大,她说是她太爷辈祖传下来的,很华丽,大门是红木的。推开而入是花园,被打理得很干净,出来的是个扎围巾的老太太,看出来是她家的保姆。

“大小姐回来啦!快进屋,是不是饿了?这位是?”

“啊,我是……”

“他是我大学同学。”

“其实我们才刚刚认识……”

盛情难却,与她在那样华丽如城堡般的宅子里吃了顿晚餐,两个人,一桌子的菜,这种奢侈,可能也只有这种大户人家才能觉得是平常吧。

我知道我们不是一路人,终究不会在一起。但是我们在一起聊戏剧、聊名著、聊偶像,却是那么投机。

有些人你说了很多话,交谈了很久,也没能达成共鸣。有些人,你打眼一瞅,就是上辈子注定。

有一种情不自禁就是,眼睛看见了她,嘴角就立刻上扬。

有一种投机,就是这样,聊得来互相看着都是欣慰和默契。

有一种感情就是这样,莫名其妙地开始,不了了之地结束。

后来,一个穿着华丽的女人,总是来crazy吧喝伏特加,加点西柚汁的那种。后来,我招呼她的时候,她总是用一种特别的眼神看着我,说:“老规矩?”

而我到好久后的一天,才知道那是她姑姑,安婉玲。

安婉玲:毒舌指数——五颗星,势利眼指数——五颗星,行动力——五颗星。

“李钦程,我是安意的姑姑,今天我来就是想告诉你和安意的路不同,虽然,近期观察,你确实是一个好孩子。但是自古以来讲门当户对,而你家里还有个病秧子需要照顾,难道你要安意陪你到大山里遭罪吗?

“难道你想攀我们的门,把病秧子接回我们家吗?我倒无所谓,哮喘可是传染的,把我们安意传染了怎么办?再说了,你还不一定有没有遗传呢,到老了让我们安意伺候你吗?”

“如果你离开她,我会给你一笔钱,在你的家乡给你安排一个工作。”

“不要说了,我不会离开她的。”

那天晚上在回学校的路上,我哭了,那年我23岁,面临着大学毕业就失业的危机,我没有担心。面对学校同学对我的排挤嘲笑和孤立,我未曾难过,可是面对年老的父亲和温柔懂事的她,我却哭得彻彻底底。

人生难抉择的时候很多。这次我真的陷入这种纠结,难过得要命,怎么做都像是错的。回到宿舍,又发现接好的热水空空如也,写好的稿子不翼而飞,抽屉被捣乱,仅有的两件廉价衬衫,被剪碎。

聂风阳得意地坐在我的床铺上,摆弄着安意送给我的那本《麦田的守望者》。她说,她想找一个踏实的人,像守望者一样能给她安全感,这个人非我莫属。

“把书还给我!”

“想要是吗?给!哈哈哈哈!”

眼看着它被撇出窗外,那种失去,就像娃娃机里明明抓紧了的娃娃,最后一秒突然掉了下去。好想回到父亲身边,听他讲,我小时候是有多聪明,背《三字经》的时候摇头晃脑。

然后看他边说边学的样子,只有父爱的温暖,没有压迫,没有嘲笑,没有一切的不美好,没有此时此刻的艰难。

有人说,青春只有一次,爱上了谁,谁就是他的中枢神经,例如,安意,就是我的。

她说私奔的时候,我神经兮兮地答应了。没想到,一个乖乖女都能为爱情做出这样的决定,我又怕什么。我其实什么都不怕,因为除了父亲,安意是我人生最宝贵的,其他,我一所有。

毕业后,我们偷偷回到了贵州大山,我悬在山腰上的家。看到我年老的父亲,她悉心照顾,和红梅相处很好,我们在村里办了学堂,孩子们都很喜欢她,连红梅,也愿意听她讲外面的世界,跟她学唱歌,学背诗…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她仿佛一点也不厌倦。

我却十分心疼她,本该是高贵华丽的公主,跟我来受这样的苦,她说红梅喜欢我,我说是,我也很喜欢她,像个妹妹,不是那种感情,相信我的直觉。

好景不长,她姑姑把她接走了。那时是冬天,那时她还穿着夏天的运动网鞋,尽管我在里面塞了几层棉花。可是她的脚趾还是被冻伤得走不了路。

家里没有太多肉食,一年来她消瘦得很多,虽然没有怨言,但是每每看到,我都会心疼得不得了。爱一个人,是应该给她幸福才对,是吧。

回去吧,回去也好,舞会结束。王子变成青蛙,公主也要回到宫殿里过公主的生活了。

成全不过如此而已,后来,她姑姑给我在杂志社找了一份编辑的工作,我也再没有联系她,尽管接二连三间断地收到来自上海的信。后来红梅给我做了一个箱子,把它们珍贵的放在里面,说看见那些信,就会想起安意。

她不识字,总吵着让我读给她听,我却从来没有读过,因为我怕信里有一句说她不开心,想回到我身边,那我一定会踏着七彩祥云飞到她身边带她远走高飞,但是我不能。我要成全聂风阳,我要成全她姑姑,我要成全她幸福的下半辈子,只是我不能成全我自己。

一趟列车走了好远,我却没有好好说声再见,现实轻轻划了界限。这些年不知道她过得是否如愿,只是我想她想到无话可言,也许,待她回到我身边,才会如愿。

25岁,我出版小说《成全不过如此而已》热销,挣到一大笔稿费。于是,我去了上海,回到我的学校,回到生活了4年的城市,回到crazy吧第一次见她的地方,却没能够再遇到她,那是一切都不及的美丽。

crszy吧里依旧有打工的大学生,像当初的我一样。我点了一杯伏特加,给了他一笔小费,告诉他要努力,更要勇敢,祝福他能遇到一个如安意一般的女子,那时,一定要抓住她的手,不论多艰难都要在一起。

没想过,那些无忧时刻,终究会触手不及,被回忆珍藏着。我去了最高档的商店买了最新款的围巾,去了她的家,推开木门,是荒草杂乱的花园,红木的桌子,阳光照上去,依旧还泛着红光。

可是宅子里,空无一人。邻居说,她和她姑姑去了美国。于是,我把围巾挂在了墙上,坐在当初吃饭的餐桌上,想起当年吃的那顿大餐,那年,她是那么单纯可爱……可是,时光还是分开了如此亲密的我们。

我坐在院子里,回忆过去,有时候,有些事就像坟前的磷火。越是一个人,燃烧的越是烈焰,回忆煽风点火,我在过去的时光里不得向前。

27岁,我终于能在上海买房子,把爸爸接了过来,红梅非要跟来,看看大城市,我允许了,当然,我是有私心的,她可以照顾我的父亲。没有人比她更能悉心照料父亲了。

我被上海的一家杂志社录用,月薪很理想,有了房,有了车。可是再也找不到安意了。不过,一有时间,我就会溜进她们家,打扫院子,给她最喜欢的绿萝浇水,然后洗去墙上围巾上沾满的灰尘。再干干净净地挂在那里。

29岁,我收到她的最后一封信,欣喜地打开信,看到的确是结婚请柬。呵呵。有时候,终于等到的好消息变成坏消息,要有多绝望。

婚礼那天我去了,还包了一个大红包,给门口的礼仪小姐,署名王小贱。以前我答应过她,要像王小贱爱黄小仙一样爱她,可是现在没有机会了,我终于等她穿上了婚纱,可站在她身边西装革履的新郎却不是我。

我混在人群中,躲在一角,看看发生的一幕幕,心中百感交集。与当年在车站害怕失去父亲的难过不一样,因为这次是真的失去了……

交换戒指的时候,我看见她无助的眼神,向门口张望,她是在等李钦程吗?等他出现再带她私奔,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完成许她一生一世的诺言。

然后我们生儿育女,男孩名字叫李想,女孩名字叫李心。希望一家人能心想事成,这是我们约定好的啊……

“新娘,新娘……新娘感动得留神了啊!”司仪打着圆场。

我才看清,戴着红花的那个男人,并不是聂风阳,以前,我以为聂风阳是我最大的情敌,而我确实比不过他,无论家境还是长相。常常为此自卑。

而新郎他也戴着一副眼镜,与我颇有几分相似。踏实感十足,以前她说过,她说她想要一个像麦田的守望者一样的爱人,能给她生活和未来。可我当年被丢了那本书,这些年又亲自丢了她。

如果但凡有一个人说他们不配,我都会起身大闹婚礼,带她离去。但是大家其乐融融的百口称赞说这是郎才女貌,天赐佳缘。我要怎么反驳……

只当他爱你比我爱你多。选择,成全吧,成全这对新人,成全两个家庭的美满。那才是最好的决定。不过如此而已。

我走出婚礼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敬酒,我没有让她看见我。我们生活了一年,她找了我两年,我找了她两年,也算是公平了。

我再也看不到她写的微博心情,我曾写给她的留言也忘记了,生命里好像有过这个人,又好像她从来没有出现过。我站在麦田中,守望已经丢失的田地……

30岁我父亲去世,红梅一直在身旁护理,病友都说她是父亲的女儿,都以为我才是女婿。我应该对红梅感激不尽的,甚至以身相许。她对我确实有大的恩情,虽然她总是钦程哥地叫我,但我知道了她对我心思。

可她说我和安意才是一对,她想成全我们。可成全到底是什么?我为了成全她的幸福,丢了自己。我为了成全自己的懦弱,丢了她。红梅为了成全我们,整个青春都在无怨无悔地照顾我的父亲。

也许,成全不过是不顾自己的感情,情不自禁地只为爱的人能够幸福,就尽力做自己所有为她能做的吧,仅此而已。守孝三年,我和红梅结婚了,这是父亲临终的嘱托,我答应了他。这是红梅心心念念的梦,我实现了她。

我想我也成全了我自己,一个安安稳稳的未来。娶妻生子,过日子。只是日子,不是爱情。

因为爱情比时间短,比日子长。我又走进那个大宅子,像一个城堡一样的宅子,我曾在里面遇到公主。她说,我就是该守护她的骑士。

而我,此时却在守护一个为我付出整个青春的女人,我想我也是一个仁义,并孝顺的人吧。但是对她,我却无话可说。人生就是这样,今天的我,不能去拯救昨日的你……

推开木门,红木桌子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好久没来,花园里,又荒草丛生了,什么都是需要打理和经营的,花园是,感情更是……

邻居说,她们全部移民美国了。有个女孩留了一封信说让我转交给一个叫李钦程的男人,你是吗?

对,我是。

钦程: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我已经嫁为人妻,请你一定要把握好自己的感情,红梅对你很好,你应该珍惜该珍惜的,不要留念过去,昨天的热水解不了今天的口渴。

曾经的一切,我不后悔,你也不要怀记于心。就当是岁月给我们的礼物好了,我会把你藏在那段美好的岁月里,也会做好一个妻子该做的。因为,他对我很好,像你当初一样,对我很好。照顾好自己。

安意亲笔,勿念。

我看见墙上的围巾,迎风摆动,落满灰尘。很自然地扯下来,放进水盆,学着她曾经给我洗衣服的样子,搓啊搓……

像时光会轻轻怀疑,而我却看清了所有事情。

把围巾晾干后,又挂在了那里,这里有人来过,又好像没人来过。

我轻轻推开木门,阳光洒在身上,一切都和那年一样,不过,好像味道确实变了……

物是人非,凄凉绕身。

成全,不过如此而已。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与张先生共度漫长时光

  

下一篇:我死在你的床边

  

本文标题:成全不过如此而已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62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