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与张先生共度漫长时光

与张先生共度漫长时光

作者:猫子不二 2016-01-26 20:20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他惊讶地问我是不是会读心术,我很高兴地说,别人的不行,我只会读你的心啊。

来厦门第三年,我认识了张先生。那时候他极瘦,老是穿一件黑色的西装外套。他年长于我们,是组里的权威顾问,所以从没人敢拿他打趣。

他为人有点奇怪,正经事上可以侃侃而谈,朋友间说笑却不常看见。休息时候他喜欢看书,有时候也沉默地四处走动走动。

有次碰巧我也在读一本书,一个人影“刷”一下飞快地凑过来,伴随着低声地一句,“看的什么?”我吓得捂住胸口,抬眼一看,正是张先生。他笑起来,很得意地说,“吓了你一跳吗?”也不继续问上一个问题的答案,就转身走开了。留下我惊魂未定。

后来几天在茶水间里,听他跟人讲,突然吓我一跳那回事,仿佛很快活似的,连着笑了一阵。从那时候起,我觉得他有些像小孩子。

在我离职之前的一个月里,我开始变得胆大,偶尔会开张先生的玩笑。他理不清资料,喊我去帮忙。我一面帮他做一面嘲笑他。他说东西太乱了,令他很烦躁。我就对他说,你先这样,这样,再这样就可以了。他说你可真细心,多亏你了。我得意地说,我离职后,你肯定就完蛋了。他好笑似的打了我的头一下,说我现在就要完蛋了。当天晚上他给我打了个电话,我问他有什么事,他迟疑了一会儿才说没什么。我追问他没什么还打电话来?他无奈地说,他只是打错了。

那时候我心里有些喜欢他,可喜欢他让我感到有些害怕。有天我忍不住问他,爱情是什么?他嘲笑我竟然会问这样的问题。

他的嘲笑真令我伤心,下定决心几天不理他。他打电话给我我不肯接,语音讯息也一条都不回复。那些天偏又下起大雨,天气很坏,对我来说真是难熬。

我不能问他是不是喜欢自己,那样会令我过于狼狈。所以我只能选择这样幼稚的方式回避。没有想到的是,张先生来到了我的家。

雨夜里,他撑伞走了很久才到。我打开门的一刹那,看见他湿漉漉地站在那里,整个人像是个憔悴的影子。“我需要来看看你。”他很严肃地说,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又说,“看起来气色很好,我担心你生病了。”我看着他,很想抓住他的手臂大哭一场。他看起来温和而冷漠,像是随时都可以弃我于不顾。我真悲伤,悲伤的是他看不懂我的心事。

就在我准备关上门独自哭泣的时候,他忽然上前一步拉住了我的手,然后吻了我。我很惊讶。他的手是冷的,他的嘴唇也冰得厉害。可对我来说却像是烈火灼面,完全抬不起头来。

就那样,张先生对我说,别跟我闹了。然后他笑了。

如果说在我们的爱情故事里,有过一次正式的表白,那么我猜这一幕就是。他没对我说过他爱我,他只对我说,别跟他闹了。好像爱他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简直好笑。总之从那时候开始,我们在一起了。我搬进了他的公寓。

张先生还是非常喜欢捉弄我。他时常躲在门后或是角落,在我经过时,猛地跳出来,或是发出奇怪的声音。我如果淡然地看着他,他就会情绪低落。因此我只有做出一副被吓得不轻的样子,他才会兴高采烈起来,连饭也能多吃一碗。

因为喜欢看我做饭,他特意把厨房收拾得干干净净。每天下班回家还会特意带一两支鲜花来讨我欢心,我找个个干净的细口瓶,盛些清水,把花放在里面,能一连开上好几天。

张先生并不懒散,所以我叫他跟我一起做家务。他买了好大的拖把回来,兴致勃勃地叫我站在上面,然后用手扶住拖把杆。这样他拖地的时候,也可以顺便拖着我在家里来来回回。我觉得自己很重,这并不可行。他却非要我试。最后我还是站上去,他一用力居然拖动了,只是吓得我摇摇晃晃,干脆扑倒在他身上,两个人一齐跌倒在地上。他一面笑一面说我笨。

我伏在他的胸膛上,一言不发。过了一会儿他就不笑了,开始不好意思起来。

我发觉让张先生不好意思起来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于是这变成了我的乐趣之一。

吃饭的时候他跟我讲公司里的事情,讲到兴头上的时候,我就故意说,别着急,宝贝,慢慢来。他的脸一下子红了,问我,你刚刚叫我什么?我笑嘻嘻地说,宝贝呀。他红着脸气愤愤地说,不要那样叫我。看到他这样我就会忍不住发笑。

我的乐趣之二是看他困惑的样子。比如我们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我忽然侧过脸来,对他说,“啵啵啵。”他困惑地看着我,问我这是哪国语言。我让他猜,他猜不出来,干脆问我是不是汉语拼音。我就告诉他,这不是什么语言,这只是我在对他卖萌啊。他很无奈,无奈地笑一笑。有时候也会打我的头,往往是打一下,然后再摸两下。我总是做出很痛的样子,乐此不疲。

有段时间我们过得很拮据,每天都思考着怎么样省钱。我去离家很远的早市买菜,张先生陪我。

我们每天确定好第二天的菜谱,然后货比三家,能买到很便宜又很新鲜的蔬菜。张先生跟在我身后,很眼馋熟食摊上卖的卤猪耳朵。他远远地看着,然后吸一吸鼻子。我把目光投向他的时候,他就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我决定买一块给他吃,他眼巴巴地问我钱够不够。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就开心起来,但还是竭力抑制脸上的笑容。

晚上下班时候我去找他,两个人一路走回家,这样可以省下车费。他有点心疼我,总是问我累不累。我并不累,还发明了很多游戏,我们在路上玩。

那时候我们玩得最多的是一个人做动作,另一个人猜这个动作代表着哪一首歌。他不好意思做太大的动作,但我总能猜出来。他惊讶地问我是不是会读心术,我很高兴地说,别人的不行,我只会读你的心啊。

后来情况好转了,张先生赶快带我去吃大餐。我们在自助餐厅吃到无法走路。那时候我还硬要他背我。他没办法只能把我背起来,摇摇晃晃地走路,还得意地说自己力气真大。我叫他放我下来,他说偏不,他要证明他有实力一路把我背回家去。我不停地喊着放我下来放我下来,他感到好惊奇,问怎么了。我只好告诉他因为吃的太撑了,现在感觉要吐了。张先生笑得腰都直不起来。

我计划着跟张先生去旅行,去大溪地,又或者是西藏一带,总之必须是很有意义的地方。我又计划着跟张先生一起养宠物,最理想的是一只狗跟一只猫,我们可以去宠物救助站收养。

张先生好像不太喜欢猫咪,这是个不小的问题,我一定要想办法说服他。

我计划着让张先生见一见我的爸妈,我的朋友,就在我们的家里接待对我来说重要的人。这样我跟张先生才能真正建立起属于我们的家庭,跟张先生才能共度漫长岁月。

曾经我总以为时间太慢太慢,可自从跟张先生在一起,我才感到时光飞逝,白驹过隙,一辈子根本不够长。我说这些话给张先生听,他笑着摇摇头,说别傻了。他老是对我这么说,也许是我真的太傻。

我渐渐感到张先生对我厌倦了。就算我很傻,依然会有所察觉。

不知道为什么他开始慢慢地不愿跟我一起打扫房间,我主动提出可以踩在拖把上,他也只是笑一笑,然后摇摇头了。

他也不再陪我去买东西了,晚饭也开始在外面吃。我问他为什么,他就回答我说有应酬,但我知道他在说谎。

早上他起床时,我撒娇对他说“抱抱”,他也不理会,径自把我的手推开。

而最重要的是,他不再捉弄我,不再逗我发笑。有一天,我躲在门后面,他走进来的时候,我一下子跳出来,还尖叫了一声。他并没有笑,也没有吓到,他只是平静地看着我,平静而冷漠。他说,“这样很幼稚。”说完后就走开了,留下我在原地,好像一个笨蛋。

我好像做什么都无法挽回张先生了。就好像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喜欢我一样,现在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喜欢我了。我突然很害怕他对我说出“分手”的言辞,所以两人独处时,我总是一个人逃进书房。

他每清一下嗓子,我就担忧他是不是要说出“我们结束了”这样的话。可惜还是被他找到了机会。那天他回来吃晚饭,坐在桌前,什么也没吃,就干巴巴地说,他要调职去往另一个城市工作几年。

他只是要对我宣布这件事情,等同于宣告关系的结束。我实在无法问出“那么我怎么办”这样的话,这样的话会令我狼狈。所以我也只能是尴尬地看着他,公事公办似的表达我的祝贺。

他对我的反应似乎很满意,微微点了点头,又说,“那么你最近开始找房子吧,快一点搬出去。”他在赶我走了。没想到我们的开始是一句“别跟我闹了”,结束是一句“快一点搬出去”。我突然感到非常愤怒,我不知道在这段时间里,他究竟把我放在了什么样的位置上。为什么他能够这样轻易地丢下我,就好像丢下一个物品?

“你已经不爱我了吗?”我这样问道。

出乎意料的,他冷笑了一声,然后他十分清楚地说,“我并没有说过我爱你吧,你也从来没有问过。如果你早一点问,那我就会早一点告诉你,我从来都不爱你,根本没想过跟你长久地在一起。”说到这里,他考究地注视着我的表情,然后又露出了熟悉的、得意的笑容。

快说吧,快说吧!我在内心暗暗祈祷他能说出那句“吓到你了吧”,然后再温柔地拉着我,告诉我这一切都是骗我的谎话。然而并没有,他就那样得意地对我笑着,眼睛里不断流露出鄙夷的目光。

“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颤抖着声音问,“我可是、我可是想要跟你过一辈子的!”

张先生笑出了声音,“因为你太笨了。”他这么说。

那一刻,他脸上轻蔑的神情刺激了我。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样对我?为什么曾经的幸福会在顷刻间烟消云散?为什么我会变成一个被抛弃的可怜虫?难道是我的错吗?太过认真是我的错吗?

就在这样的刺激下,我抓住了他的肩膀。

“把你的手拿开。”张先生冷漠地说。

“我要你回答我!”我尖叫着,双手用力地一推。他毫无防备,整个人重重地向后跌去。“咚”的一声闷响,他的头正撞在桌角上,瞬间流出了鲜血。

我承认我丧失了理智。我扑上去,拼力抓起他的上身,一次次狠狠地向桌角撞去。我要他回答我,为什么这样对我?爱情,我珍贵的爱情……为什么最后得到这样的结果?他在践踏我的爱情,那么他就是在践踏我。

我不知道我接连撞击了几下,我的身上溅满了鲜血。血腥味让我冲到洗手间剧烈地呕吐起来。那一刻我才彻底清醒。我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爱情已经没有了。这世界上的情侣,并不都是真正幸福的。

现在你们知道了,没有任何金钱纠葛,也不存在蓄意谋杀。以上就是我的陈词。法官大人,我说完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姑娘,这儿有你说过的生活

  

下一篇:成全不过如此而已

  

本文标题:与张先生共度漫长时光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62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