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小三都要死

小三都要死

作者:李哈罗 2016-01-26 18:28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他俩的故事本该从那里就已经结束了。可一年后她阴差阳错地跳槽到了叶方知的公司……

“明天我来接你吧,也省得你开车。”收到叶方知的信息时,余小姐正在收拾出差的行李。

她只回复了一个“好”,便将手机搁在了一边。

叶方知是余小姐的上司,公司的高级副总裁,已婚,有个两岁的孩子。余小姐则是公司晋升最快的职员,也是最年轻的女主管。然而,余小姐的晋升与睡叶方知之间并没有什么关系。

三年半之前,余小姐一踏上祖国的土地,叶方知是她第一个拨打的电话。她在电话里软软地说着情话,说除了妈妈的拿手菜,最想念的就是他的身体。

可叶方知明显有些猝不及防,支支吾吾不知道该回些什么,没讲两句话就说,“等下我打给你。”

于是等下,余小姐便得知他已经结婚了。

他俩的故事本该从那里就已经结束了。可一年后她阴差阳错地跳槽到了叶方知的公司,而她于叶方知本来就有着无法抵御的诱惑。

与客户的洽谈结束后,叶方知与余小姐并肩在外滩散步,两人都没有说话。那是一种极其惬意的安静,只要有彼此在身边就好。

待天色完全暗了,叶方知转头对余小姐说:“幺幺,这些年,我终还是亏欠你。”

余小姐笑了,“小三都要死。”

她的眼珠一转,眼眸里还保留着少女的狡黠。

“幺幺,”叶方知没料到她会这么回答,“你……”

余小姐一下子扎进他的胸膛,“没什么,我只是在和自己较劲。”

叶方知也笑,岁月竟没有完全洗去她倔强的率真,还是活脱脱刚相识的模样。

在最初的最初,叶方知是余小姐的炮友。都市男女无聊的网上勾搭,聊天,见面,上床。

那时候她刚大学毕业半年,换了好几份实习,靠着父母的救济,过着别人看来还算光鲜的日子。叶方知则是个已被父母切断财政供养,刚能自给自足的小白领。

其实余小姐是叶方知近三十年来第一次one night,可带着少女气质的余小姐漂亮得不像话,笑起来眼神里带着水氲,撩拨得叶方知大脑出神。而余小姐,她觉得自己还那么年轻,没有什么是玩不起的。

第二天中饭后,本应是照例的分道扬镳,余小姐却一蹦一跳地牵起叶方知的手,“我挺喜欢你的。”

叶方知顿时笑了,“那你亲我一下。”

说话间,紧握了余小姐的手。

两人就这样成了长期固定的关系。叶方知带着余小姐融入自己的朋友圈,余小姐也不避讳向身边的人介绍叶方知。可两人似乎心照不宣,对彼此的感情都严格地划好了线,可以无限地靠近,却永远不能越过。

叶方知总是说,他看人独有一套,接触不用超过三次就能知道是什么人。

余小姐不信,仰着头问他,“那我呢,你倒是说说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little girl,”叶方知脱口而出,末了又加了句,“lovely little girl.”

余小姐“咯咯”地笑,扭头看窗外。

她其实知道自己要什么,富足而奢侈的下半生,成为金字塔顶端的人。她知道自己的小康家庭能给予的太有限,也知道自己的美貌和聪慧能换来什么。她不是不相信自己的能力,只是自己的能力与想要的东西还有无法接近的差距。可是另一个理想主义的余小姐却总是时不时地冒出头,灌些人必须遵循自己内心的鸡汤,让她防不胜防。

余小姐觉得自己爱上叶方知了,明明男未婚,女未嫁,却仍让人觉得深深无妄的爱。那是个什么都给不了自己的男人,何况他对自己也只有能上床的喜欢。

有时,叶方知也会说起自己的各路相亲对象。余小姐一边听着,一边将充满难过与怒气的气球死死地压在海底。她把感情伪装地太好,以至于叶方知根本无法察觉她的不满。

余小姐有时候会选择避开话题,更多地时候则是故作爽快地说,“那你去见见呗,说不定有一见钟情的呢?”

叶方知答非所问,“我已经到了而立之年了,需要做出点什么了。”

不知为什么,余小姐瞬间觉得有些压不住怒气,“所以,你要靠女人是吗?”

叶方知很平静,“我需要靠资源。“

后来,余小姐知道叶方知的父亲是个不大不小的官,手里握着称不上豪门,却也算是富商之女的一票儿媳妇名单。

与叶方知相处不到一年的时候,余小姐决定去留学。

她从小就喜爱文学。而且她清楚地认识到,与叶方知继续交往的绝望会成为压死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告诉叶方知时,他竟然什么都没有表态。只是笑笑说,“挺好的,挑好学校专业,我替你参考一下吧。”

半年后,余小姐便出了国。

回到公司,前台叫住了余小姐,“余经理,有您的包裹。”

她伸手接过那束花,卡片上是叶方知漂亮的斜体,“Honey,Happy birthday.”

路过的同事调侃道:“一直说没男朋友,追求者倒是不少啊。”

余小姐低头抿嘴,踏着高跟鞋上了楼。

晚饭是叶方知在她的公寓做的,简简单单的四菜一汤。这些年来,也只有在这样的日子,他才会动手下厨。当他拿着那个丝绒小盒递给她时,余小姐的心瞬间忐忑了一下,打开后也只是看到一对祖母绿的的耳坠。

吃饭间,余小姐的母亲打来一个电话,“囡囡,过了这个生日,就要28了。”

叶方知往她的碗里夹菜,余小姐说:“我知道。”

“不是妈妈急,可是你怎么还不找男朋友?”

“快了,快了。”余小姐数了数心里那个日子,真的是快了。

电话那头的母亲似乎也无计可施,“又是这句话。”

说着挂了电话。

“你妈妈说什么呢?”叶方知问。

“老三样呗,老人家还能说什么。”说着,余小姐拿着碗筷进了厨房。

但她还是忍不住地回头说了句,“方知,你做的每一个承诺都是当真的吗?”

叶方知起身搂紧了她,“我很少给承诺。”

刚开完电话会议,叶方知便得知余小姐参与的项目出现了不小的问题。

他叫住了做完汇报的助理,“小李,你去一趟广州吧,就是张总和余经理在跟的那个案子。”

助理正要应承,他又转口道:“我也去,你去准备一下。”

叶方知赶到酒店时已经过了零点了。刷卡进房时,竟看到余小姐从另一个高级副总裁的房间走了出来。

叶方知的怒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他抓着余小姐的手,沉下声问,“你这是在做什么?”

余小姐停下脚步,“工作啊。”

“你这像是在工作?”叶方知不自觉地说出了狠话,“所以你靠睡我还不够是吗?”

余小姐愣住了,半晌才回道,“你自己摸摸良心,我打自进公司来,有没有因为你的关系而受到特殊照顾?”

叶方知没有说话。

余小姐冷笑,“但是我不靠你,不意味着我不靠别人。”

离开时,她转头说:“叶方知,我是自由的。”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才是依赖的那一方。

低落时,陪伴他的总是余小姐的浅笑低吟;喜悦时,看到她的笑脸才会觉得更加心安。

叶方知匆匆地闯进余小姐的房间,“幺幺,你要什么我都能给你。”

余小姐极少能见到如此激动的叶方知,她背过身,“我要的始终没有得到。”

听到这句话,叶方知一下子冷静下来,他打开阳台的门,点起了烟。

“幺幺,说白了,我能走到这一步,很大原因是我老丈人,而且辛辛还小……”

“叶方知,我至始至终都没有逼过你。”

他立刻转身,“我知道我知道,但我已经不能忍受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了。幺幺,你只能是我的。”

余小姐一下子笑出了声,“所以,你在打真爱这张牌是吗?叶方知,你以前明明说过,等你成了土豪就娶我。”

叶方知愣住了。

“当初你说的玩笑话,我可一直在当真,”余小姐也点上了烟,“而且,五年快到了。”

“幺幺,其实从一开始你就是最让我动心的女孩。”

“那当初你为什么不娶我呢?”余小姐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出这么可怜的话语,她背过身不让他看见自己已经变红的眼眶。

叶方知吐了个烟圈,“当初,你不就想嫁个有钱人吗?”

“你?”余小姐错愕地看着他。

“我不是早就说过吗?我看人独有一套。”

余小姐突然就冷笑了,“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聪明?是不是觉得看透了我,让我一个人在那边装纯情?”

“幺幺,我……”

“可惜你还是不够聪明,”余小姐瘫软在沙发上,“如果是你,我可以不嫁有钱人。”

这次出差回来,余小姐递了辞呈。她在那个五年之约的末尾给叶方知发了最后一条信息。

“今天是五年整,我要回家找土豪嫁人了。你的期限已经到了头,我也给不了下一个五年了。”

按了发送键后,余小姐毅然地删掉了叶方知所有的联系方式。

她无法控制地想起5年前那个午后,太阳大得直晃眼。叶方知驾车送她回家,一路上讨论着余小姐的专业申请。

“你有没有想过,你会没法毕业?”

余小姐无畏地反驳,“那我很努力地学,特别刻苦。”

叶方知还是企图扭转她,“你真的确定要学英国文学吗?”

“嗯。”

“好歹考虑一下就业吧。”

“我念书不是为了就业,”理想主义者上身的余小姐一脸认真,“大不了,找工作继续用本科文凭。”

她顿了顿,似乎是冷静了下来。

“实在不行,”余小姐把弄着她的发丝欲言又止,“实在不行……”

“嗯?”叶方知转过头看她。

余小姐目视着前方,“实在不行,就只能做米虫了。”

“米虫?”

“找个土豪嫁了。”余小姐的回答不带一丝感情色彩,仿佛说的不是自己。

叶方知下意识地接道:“我觉得你不是这样的人。”

“以后难说啊,”余小姐看了看反光镜中的自己,“几年后说不定想法就变了。”

“也是,等你碰过头后,也许就变了。”

叶方知又像是玩笑般地补了一句,“我要是成了土豪,你嫁我吧。”

余小姐笑了,“你愿意娶我啊?”

叶方知伸手刮了刮余小姐的脸,“愿意啊,我为什么不愿意。”

余小姐直直地盯着腿上肩包的闪光亮片,“我以为你会和肤白貌美、腰缠万贯的相亲姑娘结婚。”

“扯呢,谁理她们。”

余小姐乐了,“那我们说好了,等你成了土豪可要娶我。”

“五年吧,给我五年。”

明明当初是这样说好的呢。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我偷偷爱着一个偷偷爱着别人的人

  

下一篇:海岛情事

  

本文标题:小三都要死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61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