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请不要欺负老实人

请不要欺负老实人

作者:易泱 2016-01-26 17:32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他拿着自己平常又切菜又切西瓜的那把刀,“让你欺负老实人,让你欺负老实人!”

一、保安王二保

2013年8月28日

王二保躺在保安室里间狭窄的单人床上,兴奋得怎么也睡不着,今天是他到明珠花园当保安的第八天,他终于领到一身英姿飒爽的保安制服。二保穿上制服之后,美美地转了好几圈,太帅了,这身衣服。他想,他穿上之后就像武警一样又帅气又威猛。

二保上床睡觉都没舍得把制服脱掉,他就这么合衣躺在床上,感觉美美的。

床上的铺盖都是二保从家里带来的,崭新的被子、崭新的褥子,连枕芯都是二保娘用今年新晒的麦秸一点点剪碎了填的,不但蓬松柔软,还散发着田野的香气,配上这身崭新的制服,二保觉得,生活,真的很美好。

二保十九岁了,这是他一次走出村庄,来城里打工。五年前,他的堂哥也是到G市打工,结果不知怎么,竟然就和家里失去了联络,杳无音讯。所以,当二保初中毕业后想出去打工时,他娘就怎么也不放心。直到今年,村里像二保这个年龄的青年一个不剩全都进城打工了,二保爹多年的肺病似乎也有好转的迹象,他娘这才托了人,给二保谋了这么个差事。

二保是老实孩子,娘生怕他在外面受了欺负吃了亏,所以,临出发前,二保娘一边收拾着行李,一边不停地叮嘱:“二保,咱是老实人,出门在外多长个心眼。”说着,顿一顿,又补充,“多下点力,吃点小亏不要紧,咱可不能让人欺负着了,啊?”

“哎,谁要是欺负我,我就这么和他说,”二保心情好,就想逗娘开心,他做出双手合十的样子,继续说:“请不要欺负老实人!”

2013年10月8日

“二保,快看!”二保正透过窗户看着小区电子门禁一次次打开,又一次次落杆。他来明珠花园当物业保安已经一个多月了,可还是对这套东西充满了好奇,他想不明白为什么档杆会自动起落,就像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人与人的生活,差距竟可以这么大。

“这个车就是宾利。”同为保安的小魏兴奋地指着往外走的一辆烟灰色,“你别看车不大,听说值四百多万呢!”

四百多万?!二保赶紧看向已经过了档杆的那辆车,车开得飞快,转眼就跑离了他的视线。

二保现在已经懒得算以他一个月杂七杂八1900元的工资,多久才能买一辆豪车了,别说他买不起,每次算这样的账,他都觉得头大,因为计量单位根本不是他能想象出来的几年,而是不可能实现的几辈子。

但是,二保其实很知足,他又无学历,又无一技之长,上哪能找到这么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好工作呢。要不是三伯的推荐,他现在还在东旮旯村刨地种果子呢,那样辛苦一年下来,也不定能弄到小两万块钱。

所以,他很知足。

明珠花园是个高档小区,住户大都非富即贵,二保来了一个月,已经对奔驰、奥迪这样的车见多不怪,但是像宾利,英菲尼迪什么的都还辨别不清楚。

“你一定要记住这些车这些人,说话一定要客气,千万别惹着他们。”小魏时不时就嘱咐他,“这一个个可都不是好惹的主,这些车你碰一下,拿命你也赔不起。”

二保听着应着,后面一句他倒是极度认可,就算几十万的车划一下,他也碰不起啊。何况几百万的。

但是对前一句,二保还是不以为然的,管你开什么车,不都是俩胳膊俩腿俩眼睛俩鼻孔的人吗?他二保自小就是个老实孩子,从不惹事生非,自然不会惹到这些豪车的主人。

2013年12月21日

二保从屏幕里紧盯着来往的车辆,一个多礼拜前,和他轮班的小魏受不了保安工作的单调枯燥,辞职走了,现在这个门岗只有二保一个人了。

今天是周末,来往的车辆比平时要多,二保必须时时盯着,防止有人“逃杆”。几天前,有辆车逃杆闯卡,他一时反应慢就放过去了,没想到那车竟然是公司里查岗的,就这么几分钟的功夫,二保被罚款100元。每每想起来,二保都心痛得不得了,他日子过得很俭省,100元钱几乎够他十天的伙食费了。

一辆黑色的奥迪车慢悠悠地行驶到了卡位前,感应防撞杆立刻抬了起来,接着,一辆红色的小车紧紧贴在了后头。二保一看,觉得红车有跟车闯卡的可能,立刻握住操作把手准备拦截。

无码车辆进入必须登记,这是二保的工作重点之一。几个月来,他已经练就了能及时放杆的本领。这不,奥迪一过,被手动操作的拦杆又放了下来。二保急忙走出去迎向红车上下来的驾驶员。

“怎么回事?!”驾驶员是个高挑的女性,这么冷的天光腿穿着一条斜纹大格裙子,“你突然放杆,差点砸到我的车!”

二保赶紧赔着笑:“姐,我们这里有规定,没有明珠二维码的车辆必须登记。”说着,二保把纸笔递了过去。

“谁是你姐啊?!女子一脸的厌烦,抱着胳膊扫了一眼二保递过来的东西,说,“惯得你个毛病?”

这种情况,二保遇到很多次了,他还是一路赔着笑,“这是我的工作,麻烦小姐登记下吧!”

“怎么说话呢?”二保身后传来一个粗重的男声,二保回头一看,正是刚过去的奥迪车主,明珠的住户这里所有的住户二保他们都称作老板,不管他是不是老板,总之这样不犯错误!

“陈老板!”二保摸摸头,在人高马大的陈老板面前,有点不自主的心虚,他笑笑,想让自己腰杆直一点,“这位小……这位是您朋友啊,那您给登个记!”

“啪!”被他称作陈老板的人看起来心情不好,抬手打掉了本子,“你没长眼啊,我让她跟着我进的,你怎么就这么多事呢!”

红车堵在了入口处,后面几辆车等得不耐烦,纷纷摁起了喇叭。

二保赶紧找台阶,“陈老板的朋友啊,那好,我给登记上!”说着,他跑回门岗,推动了操作杆。

奔驰女子轻蔑地瞥了他一眼,蹬蹬蹬的就上车走了。

二保嘘了口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二保!”窗口处,李小花的脑袋露了出来,“那女的什么货色嘛,这么横!”

二保赶紧让自己轻松地笑,“没事没事,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不稀奇!”

小花说着进来倒了杯热水,又愤愤地咕哝了几句,才继续去干自己的活。二保回想了一下刚才自己的表现,觉得也不算丢脸,不由得轻松下来。

小花是物业的保洁工,负责小区里面道路的卫生,是二保打交道最多的人。二保有些喜欢小花,因为每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小花总是和他站在一边,愤愤指责那些蛮不讲理的人,有小花这些话语,二保觉得心里暖暖的。

2014年1月30日

今天是除夕夜,由于没有替岗的,再加上初一至初三三天上满勤还有三百元的节日补贴,二保没回家过年。

早上经理了来了嘱咐二保,今晚延长扫码时段,凌晨两点才可以将感应器闭锁。

近两个月前,小魏辞职走了,经理来和他商量要他承包东门的保卫工作,二保一听工资可以拿到2600元,想都没想就应了下来。可是,这两个月干下来,他才发现完全不是他想象的那样轻松。他休息不好,还没人说话,才多拿700元,于是找小花帮忙打听了下,才知道在小区北门,一人顶岗最少都拿到3200元,他凭白就被经理克扣了六百,心里很是不舒服。这事,他找经理支支吾吾提过几回,可刘经理一直装糊涂。

这不,好不容易又逮住经理,还是过年,二保决定说道说道。

“刘经理,你看我这工资能长点不?”二保酝酿了半天,终于说出口,他看经理沉着脸,索性一股脑地说出来,“我听说北门岗小张原来一人顶岗的时候拿三千二呢!”

“那是什么时候,这是什么时候,再说了,小张是什么人,你看你个熊样,你能和他比?!”

没想到,刘经理毫不留情面地就驳回了二保。二保知道小张是清洁部张经理的亲戚,可毕竟东门的车流量比北门高得多,他怎么也不能差这么些吧。

“刘经理,”二保讪讪地说,“请不要欺负老实人啊!”

“愿干就干,不干滚蛋,排队等着干这个活儿的多得是!”刘经理不耐烦地撂下句话就走了。

“哎呀,二保,刘经理可真欺负老实人!”小花不知什么时候又冒了出来,她朝二保撇撇嘴,轻轻地朝着刘经理离开的方向呸了一口。

二保脸红了。

晚饭时,天空的烟花一波接一波地盛开着。二保无心观赏,他拿着自己平常又切菜又切西瓜的那把刀,朝着空气挥舞着。

“让你欺负老实人,让你欺负老实人!”二保不知道自己是跟谁说的,保安干了半年,各种奇葩人和事见得也不少,每次他都用这样的方式来排解自己的不满。

2014年2月14日

二保今天心情不好。

前天,他又找经理谈涨工资的事,因为,他问了周边几个保安,发现像他这样的工作量,一人没日没夜地守在亭子里,2600元简直就是个笑话。于是,他打电话给经理,结果,经理半个小时以后带了一个他不认识的人,说是这个人2500元就愿意干,让他做满这个月可以走人。二保一下子害怕了,唯唯诺诺了半天,经理才悻悻然地走了。

昨晚,他打电话约请小花,当他好不容易鼓足勇气说出共度情人节的话时,没想到小花,那个那么善良的小花,竟然哈哈哈地大笑了半天,说,“二保,你和我开玩笑吧?我和你过情人节?哈哈哈,你真好玩!”

二保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被兜头破了盆冷水,他讪讪地说:“我开玩笑呢,开玩笑呢!”电话挂断的那个瞬间,他听见小花旁边有人问,谁啊?小花说,那个傻二保!

“傻二保,傻二保!”一晚上二保都没有睡好。他突然觉得自己确实是傻,过年的时候,物业招保安都没招够,怎么昨儿又2500也有人干,这分明是刘经理的计策!

我真傻!二保心想。他又想起小花,“傻二保傻二保!”

“嘭!二保走了神,一下子推动了手动操作杆,正在通过的一个车被迎头下来的栏杆砸了下来。

二保懵了!他看见一个大壮汉大跨步地闯进来,一只手一抓就把他揪了出去!

“诚心跟我过不去是吧?!报复我是吧?!”二保这才发现,来人是他称作陈老板的奥迪车主。

“没,没,陈老板,我是不小心!”二保吓坏了。

“不小心?!你怎么这么会不小心,我刚换了新车你就跟我不小心!”陈老板怒火冲天。他拽着二保胸前的衣服,一下子把他推到在车引擎盖上,“你看看,说吧,你怎么赔我?”

二保哆哆嗦嗦地一看,身下的这辆车他叫不上名称,引擎盖下有轻微的凹痕和掉漆。

他想起小魏的话:这些车你碰碰就得几千几万甚至几十万,搭上命你也赔不起!

周围的人越聚越多,他听见有人说,“这小保安倒霉了,这新车还没上保险呢,得个几万块!”

他看见人群中小花的脸,小花说:你可真是个傻二保!

他看见刘经理鄙夷的脸色:我就欺负你了,你不干滚蛋!

“把你们经理叫来!”陈老板看着车,说,“你赔不起,你们公司得陪!!”

二保觉得所有的话语都像炸弹一样在他周围轰隆做响。

陈老板推搡着他让他叫经理!

二保梦呓似的说了一句:“请不要欺负老实人!”

“乓乓!”二保觉得自己的头都要被劈开了,他努力睁开眼睛,发现是陈老板正用大刀似的手掌敲他的脑袋,”我欺负你?!你还敢说我欺负你?!”

二保摸向电话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他那把刀!

小魏说,你拿上命也赔不起!

二保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他觉得陈老板的大刀掌已经让他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他拿起刀冲了出去。

门刚打开,门口一个人就凑近了他!

二保的刀砍了过去!他觉得就像砍甘蔗的感觉,很顺手很轻松。

那人倒了下去!

他听见周围有人喊,杀人啦杀人啦!

他看见陈老板仓皇地转身就跑!

二保觉得天旋地转,他不知自己是站在地上还是墙上,他转了两圈,被一个东西绊倒了!

二保顿时觉得很委屈,他想起自己和娘说的那句话,不由得放声大哭!

他把刀一下一下地插向旁边躺着的那个物体!

“我说过多少遍了,请不要欺负老实人!请不要欺负老实人!”

粘稠的液体流过他跪着的膝盖,二保低头一看,好像是血!他又看向流血的源头,那分明是一张十分陌生的面孔!

“杀人来!杀人啦!”

二保突然有点明白,原来自己杀人啦!

他觉得眼泪已经让他睁不开眼睛,他狠狠地把刀捅向自己!一下一下又一下!

“请不要欺负老实人!”这是二保最后说的话。

二、大学生陈灏 

2013年8月28日

窗外,是一棵高大的杨树,在夏夜的微风里,繁茂的枝叶发出轻柔而悦耳的声音,犹如情人的私语。

陈灏一直睡不着,明天就要出发了,他既兴奋,又有些不舍。兴奋的是他终于考上G大,即将开始崭新的大学生活,不舍的是,自父亲七年前病故,母亲一直没有考虑再嫁,含辛茹苦将他拉扯大。而今,他要远航,奔向广阔的世界,却留下母亲在这60平方的狭小空间里孤独寂寞……

陈灏想起白天的一幕。

“灏儿,”母亲一遍一遍检查着他的行李,“看看还缺什么,别忘了拿。”

“灏儿,把这些香肠都带上,外面不比家里,想吃的时候不一定就有。”

“灏儿,看看钱什么都放好了吗?别到时候找不到了!”

“好了,妈!”陈灏有点哭笑不得,“妈,你放心,都收拾好了!”

他抬眼看母亲,突然发现母亲眼睛红红的,两鬓已经显现了参差的白发。

“妈!”陈灏有点感伤,他一下子拥抱住母亲,突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那个他少年时一直觉得高大坚强的母亲,竟然变得如此的弱小,竟然才刚刚及他的胸部。

“妈。”陈灏低呼的同时,捧住母亲的脸,忍不住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这是他最亲最爱的妈妈啊!

“这孩子!”母亲脸红了,嗔了一句,转身悄悄抹了抹眼睛。

“妈,你就放心吧,我这是去上大学,又不是出国,想什么时候回来立马就飞回来看你!”

“胡说什么呢,”母亲道,“妈妈这里你放心,别挂念,把书念好,把自己照顾好,缺钱了就和妈说!”

陈灏笑,连连应着。

“还有啊!”母亲又多多叮嘱,“出门在外,千万不要惹是生非,咱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男子汉大丈夫,走到哪里,都要行得正坐得直!听明白了吗?”

陈灏一句句回味着母亲的话,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一墙之隔的另外一个房间,陈灏的妈妈正辗转难眠。

2013年10月8日

“陈灏?”刚刚从阶梯大教室走出来的陈灏正和同学并肩走着,突然听见后面传来一声犹疑的称呼,是个好听但陌生的女声。

陈灏回头寻声望去,不远处一个齐耳短发的女生正满脸疑问地看着他。陈灏觉得自己并没见过这个女生,便左右看了一下,确认女生看的确实是自己,还没等他发问,女生那边又说话了。

“陈灏,你是陈灏吗?”

陈灏往前走了两步,眼前女生的面孔突然和幼时一个熟悉的面孔重叠起来。

“马晓燕!你是马晓燕!”陈灏大为惊喜,不由得脱口而出。

“看着就像你,你都这么高了!”女生热络地说着,不知什么时候,脸上好像飞起了一层红晕。

“他乡遇故知啊!”陈灏的同伴弄清了两人的状况,调侃道,”我可不当电灯泡,先走一步了哈!”

马晓燕向身边的女伴介绍,“陈灏,我幼儿园和小学同学。”

女伴调皮地眨巴下眼睛,知趣地说:“你们聊,我也有事先走了。”

陈灏和马晓燕并肩走在G大的林荫道上,热切地聊着天。

两家从小就是邻居,所以陈灏和马晓燕真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只是,小学三年级那年,马晓燕的父母工作调动,她们家随即也搬走了,马晓燕自然转了学,两个人就再也没见面。

没想到十年之后,他们竟然在大学校园里偶遇。

缘分真奇妙!

2013年12月21日

今天是周六。

陈灏的家境并不富裕,因此,入校以后就向校勤工俭学联合会提交了申请,10月底,他得到了这份图书馆管理员的工作,每个周末,他都会泡在图书馆,整理,扫码,登记,协助来阅读和借书的同学找他们需要的书。

陈灏一点也不觉得这份工作枯燥,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本身就爱书,还因为有佳人陪伴。

陈灏抬眼望去,阅读区角落的那个桌子边,马晓燕也正巧抬头看向他,两个人,隔着数米的距离,相视一笑,连空气都弥漫着甜蜜的气息。

每周,马晓燕都会放弃一切丰富多彩的周末社团活动,而一早就来到图书馆,远远地陪伴。

陈灏把校友们还回来的书每一本都扫码登记,每每空闲,他便不由得看向马晓燕的方向。

他想起他和马晓燕的童年,在幼儿园里,马晓燕就是惹人注意的小公主,她永远穿着最时兴的衣服,夏天的时候,可以每天一件裙子不重样。而他呢,小时候的他长得很矮小,又沉默寡言,常常是骄傲的小公主看不下去角落里的他,伸出小手把他拽入群体之中。

就是这样一个家庭条件如此优越的漂亮女孩子,却看上了普普通通的他,他的心中盈满了温柔的爱意。

他还没牵起她的手,因为,他觉得,他必须有更大担当的时候才有资格,他爱她,所以,更珍重。

2014年1月30日

除夕夜,灯光璀璨。

零点的钟声敲响了,电视上经年不变的《难忘今宵》歌声响起来,主持人齐声道:恭祝全国人民新年快乐,阖家幸福。

陈灏高举着酒杯,挨个敬向在座的每一个亲人。

今年这个除夕是陈灏和母亲八年来最愉快热闹的一个春节,这几年来,为了避免爷爷奶奶在大年夜里见到他再想起英年早逝的儿子,母亲和他都刻意避免了这一天出现。

而今,他已成年,G大的录取也算是光宗耀祖,阴霾被喜悦驱散,他终于可以在这一天堂堂正正地坐在这里,向陈家的列祖列宗、向父亲磕三个响头,洒一杯水酒。

窗外的烟花在夜空中蓬勃盛开,就如母亲脸上那久违的笑颜。

2014年2月14日

今天是正月十五,也是象征着浪漫的情人节。

陈灏一大早就奔去他假期打短工的那家花店,今天是花店最忙的一天,花店老板昨天就请他早点过来。

陈灏早就和家在H市的马晓燕约好了,他们今晚在G市聚首,共度他们人生中第一个浪漫的情人节。

临返校前,陈灏告诉了妈妈他和马晓燕恋爱的事,妈妈又惊又喜,竟然高兴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她一个劲地叮嘱陈灏:一定不能欺负晓燕,要好好待她。

陈灏笑说:妈,你放心好了,我这么老实,只有人家欺负我,哪有我欺负人家的。

老实是马晓燕给陈灏的定语。假期前分别时,马晓燕依偎在他的胸前,他们对视着,马晓燕合上了眼睛期待着,然而,陈灏却心跳加速,手心出汗,久久没敢印上那深情的一吻。

等待了一会的马晓燕睁开了大大的眼睛,笑了:“你还是像以前一样,那么老实!”然后,她看着赧然的陈灏,突然踮起脚尖,吻了一下他的脸颊,说:“不过,我喜欢!”

陈灏一边愉快地想着,一边骑着电动车穿马路走小巷地给客户送花,情人节的大街上,到处都弥漫着玫瑰花的香气。

最后一个订单是送往明珠花园,那是偌大的99朵玫瑰,陈灏仔细地包盖好,生怕上级玫瑰的一枝一叶,这是代表爱情的花朵啊。

刚刚,陈灏接到了晓燕的电话,她已在他定好的那家西餐厅等着他,送完这一单,他回到店里捧上店主一早给他包好的最大的九朵玫瑰,就去赶赴他美妙的约会。他想象着他吻向她的情境,心里充满了羞涩的甜蜜,那将是他们的初吻呢。

明珠花园是一个高档小区,陈灏此前并没有来过。到了大门前,他看着一群人正不知为什么聚在一边,停好电动车,他匆匆走向保安室,想去问一下19号楼的位置。

刚刚走近,保安室的门突然开了,一个身穿保安制服的人呼哧一下子就冲了出来。

刹那间,陈灏只觉得脖子上一凉,一股股热乎乎的东西就奔涌而出了,他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脚下似乎就没了根,身子软软地就倒在了地上。

他似乎听见旁边有人说:“杀人啦!杀人啦!”

他的意识渐渐迷离,那个人突然又跪在他的身前,他的腹部、胸部都木木地凉了一下又一下,还是那个保安,他好像在哭:“我说过多少遍了,请不要欺负老实人!请不要欺负老实人!”

“你还是那么老实,不过,我喜欢!”这是马晓燕的声音。

“咱可得老老实实做人!”这是妈妈的声音。

“请不要欺负老实人!”这是陈灏的声音,只是,他已经发不出声来了。

光影和嘈杂渐渐远去,陈灏慢慢闭上了眼睛。

C篇 新闻快报 

2014年2月14日 情人节

G市直通车微信公众号:

新闻快报:今天下午17点,本市明珠花园小区发生凶杀案,一名明珠花园物业保安持刀砍向无辜的花店送花青年。现场目击者称,凶手手段非常残忍,在死者倒地后还连捅了七八刀,导致无辜送花青年当场死亡。

据悉,死者是G大工程系的大一学生,年仅19岁,与凶手素不相识。

目前,行凶者因自杀未遂,仍在抢救中。

行凶原因,警方正在走访调查中,请关注直通车后续报道。(记者陈薇报道)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结婚或者不结婚,都不需要理由

  

下一篇:我等你

  

本文标题:请不要欺负老实人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60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