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羊腿谋杀案

羊腿谋杀案

作者:季沐阳 2016-01-26 16:36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绝望的她用冰冻羊腿杀死了丈夫,又巧妙地逃脱了警察的追查

这是一间干净、温馨的的房间。李晓彤正等着老公下班回家。

她不时地抬头看看墙上的钟,时间分分秒秒逝去,想起老公回家的时间越来越近,就觉得欣喜不已。李晓彤怀孕快七个月了,抚摸着肚子,感受着小生命,感觉自己就像活在蜜罐里。

时钟指到18点的时候,她开始凝听窗外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像往常一样,她听到了汽车的引擎声,接着听到车门“砰”地一声关上,然后又有脚步穿过窗户、以及钥匙拧开门锁的声音。她放下手中的毛衣——织毛衣这个事情,闺蜜们都说她老土,但是她觉得做全职太太,除了做饭菜和收拾房间,还应该有点营生。这毛衣是给老公秋天准备的。见老公进来了,她迎上去,给刚刚进屋的他一个拥抱:”老公,你回来了,我和宝宝都想你了!“。

老公对她”嗯“了一声,似乎有点心不在焉。

她接过他的外套,挂在衣架上,然后走到橱柜前倒酒。她的老公是个律师,如果没有应酬,下班比较早的时候,到家总要是先喝上一杯。家里面的酒柜里有各种酒,五粮液、白兰地、威士忌,其中最让她自豪的就是她自酿的葡萄酒。倒完酒,她坐回椅子上,拿起了她的毛衣,而坐在对面的丈夫,正双手捧着高脚杯,摇晃着暗红色的酒液,只听到冰块碰到杯壁上发出“叮叮叮”的声音。

对她来说,此刻就是她一天最幸福的时刻。她知道他在一杯下肚之后才愿意说话。寂寞独处了一天之后,她安安静静地坐着,享受着有丈夫陪伴的时刻,感到心满意足。她陶醉于有丈夫相伴的分分秒秒,两人独处时,丈夫就是那缕灿烂的阳光,而她感受着如沐日光的温暖。她喜欢丈夫慵懒地坐在椅子上,喜欢他走进门口的样子,喜欢他大步缓慢地在屋中走来走去的模样,她喜欢丈夫注视自己时深邃的眼神,以及做着可爱表情的嘴巴,尤其喜欢疲惫不堪的他安静时的神态,他一动不动地坐着,喝着她酿的葡萄酒解乏。

“老公,你累了吗?”

“是啊,”他说:“我累了。”这时,他做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动作:尽管杯中还剩下一半酒,他却举起杯子一饮而尽。他坐正了身子,停歇了一会儿,然后站起来,慢慢地走过去斟酒。

“我来帮你倒。”她跳起来喊道。

“你坐下。”他说。

他走回来时,她注意到新倒的酒是深琥珀色的,应该是威士忌。

“老公,要我帮你拿拖鞋吗?”

“不用了。”

她看着他开始抿着那深黄色的酒。

“老公,”她说,“要我给拿你一些翅中吗?今天是周四,所以还没有准备晚餐呢。” 他们有一个默契,每周四都要去外面吃饭。

“不用了。”他说。

“如果你太累,不想出去吃饭的话,”她接着说道:“现在也不晚。冰箱里有很多肉和其他吃的,你就坐在椅子上吧,都不用起身,就能吃到晚餐了。”

她双眼注视着丈夫,等他答复,一个微笑,一个轻微的点头也好,可是他没有任何表示。

“我还是先给你弄点吃的吧。”她又说。

“我不想吃。”他说。

她在椅子上不安地动了动,一双大眼睛还盯着他的脸。“可是你得吃东西啊!不管怎么样,我给你做点吃的,吃不吃随你。”

她站了起来,把毛衣放在桌上的台灯旁。

“坐下,”他说。“只坐一会儿,坐下。”

这时,她才开始感到害怕,慢慢地坐回到椅子上,满腹疑虑地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丈夫。他已经喝完了第二杯,皱着眉头看着杯子里面。

“听着,”他说道:“我有话要对你说。”

“亲爱的,公司出了什么事吗?怎么了?”

这时他纹丝不动地坐着,低着头,身旁的台灯把光线投射到他的上半部分脸庞,嘴唇和下巴在阴影底下。

“这件事情可能会让你有些吃惊,”他说:“可是我前思后想,觉得立即告诉你才是明智的举动,我希望你不要太埋怨我。”

他告诉了她,时间不长,最多四五分钟,整个过程中她都安静地坐着,用惊恐的眼神注视着他,听着他一字一句地把话说完。

“就是这件事,”他继续说道:“我知道,现在告诉你不是时候,可是已经别无他法了。我当然会给你钱,保证你以后衣食无忧。可是你别闹,我希望不会这样,毕竟影响我工作。”

起初,她下意识地不去相信这一切,想抛开这一切。

“我去做晚餐,”她强压着愤怒低声说道。这次他没有阻拦她。

当她穿过房间时,她仿佛觉得双脚离开了地面。她没有任何感觉——只是觉得有点恶心想吐。现在干什么都是机械麻木的——下楼,开灯,打开冰柜,伸手进去抓到触摸到的第一件物品。她将这件东西取出来看了看,外面包上纸了,只好撕开包装纸,再看了看。

那是一只羊肉腿。

那好吧,他们可以晚上吃羊肉了。她双手握着羊骨细细的一端,拿着羊肉腿上楼。当她走过大厅时,看见丈夫正背对着自己站在窗口边,她停了下来。

“老天啊,”他听到了她走过来,但没有转过身来。“别给我准备晚饭了,我要出去。”

正是在此时此刻,李晓彤径直走到丈夫的身后,毫不犹豫地挥起了大冰冻羊肉腿,使出全身力气砸在他的后脑勺上。

她这一砸犹如用铁棍敲打。

她后退了一步,等着,可笑的是,他还摇摇晃晃地站立了至少四五秒钟,才垮倒在地毯上,发出一声沉重的声响,还打翻了小桌子。这声巨响倒是让她清醒过来,她慢慢地意识到发生的一切,全身冰冷、目瞪口呆地看着尸体,双手依然紧紧地握着那块羊肉腿。

没事的,她对自己说。我把他杀了而已。

超乎寻常的是,她的脑子瞬间变得清醒。她开始飞快地思索,作为一个律师的妻子,她很清楚杀人罪的处罚是什么。没事的,对她来说已经无所谓了,实际上,处罚都是一种解脱。可是,孩子怎么办?法律上怎么处分身怀六甲的杀人犯呢?他们会把母子俩都杀了吗?还是会等到十月怀胎期满呢?他们会怎么处理呢?

李晓彤不知道,当然她也不准备冒险。

她把肉拿到厨房,放到盘子上,将肉推进去,把烤箱调到高温,然后洗净双手,跑到楼上的卧室,坐在镜前梳理头发,整理妆容。她挤出一丝笑容,看起来怪怪的,她又试了试。

“吃了吗,张婶?”她笑容满面地大声说道。

声音也听着怪怪的。

“张婶,我想买点土豆,哦,对了,再要一斤芸豆。”

这次好些了,声音和笑容都更自然了。

她又练了几次,然后就跑下楼,抓起大衣,从后门走出去,穿过小区花园,走上了大街。

还没有到六点半,菜店那还开着灯。

“你好啊,张婶。”她笑容可掬地朝着扎着围裙卖菜的妇女说道。

“您才准备晚饭呀。”

“张婶,我想买一些土豆,对了,还要一些芸豆。”

妇女转过身,从身后的架子上拿下芸豆。

“我老公今天累了,所以今晚不想在外面吃饭。”她告诉妇女说,“你知道的,我们周四通常要下馆子。没想到今天他回来,赶上家里一点蔬菜都没有了。”

“来点肉,怎么样?”

“不用了,我家里有呢,谢谢。我冰柜里有一块上好的羊肉腿哩。”

“哦。”

“张婶,我还不知道怎么做冰冻的羊肉腿,这次我想尝试一下,你看这样做行吗?”

“照我看嘛,”卖菜的妇女回答,“没什么区别。”

菜装进了袋子里,她付了钱后,带着最灿烂的笑容说道:“谢谢你,张婶。明天见!”

“明天我家那口子进一批新菜,我给你留最好的。”

现在呢,她急匆匆地往家赶,她告诉自己,如今她正回到老公身边,他正等着自己做晚餐呢;这可怜的男人疲惫不堪,她一定好好准备,让晚餐美味可口才行;但是,假如她走入房间后发现异常,或者看到了悲惨恐怖的一幕,她应当自然而然地感到震惊,并会因为悲痛欲绝和惊恐万分发狂。注意了,她不知道家中发生过任何事,她只是买了蔬菜回家。李晓彤只是在周四傍晚买了蔬菜回家,准备给丈夫做晚餐。

就是这样,她对自己说道。把一切安排妥当自然,不需要任何弄虚作假。

当她从后门走进厨房时,她哼着小曲,面带笑容。

“老公”,她喊道:“你今天工作还好吗?”

她把小包放在桌子上,走进大厅;当她看见他倒在地上,蜷着双腿,一只胳膊弯着压在身子下面,这确实让人震惊。过去所有的爱恋和期盼涌入心头,她跑过去,在他身旁跪下,哭得伤心欲绝。这轻而易举,根本没必要装腔作势。

几分钟后,她站起来走到电话机旁。她知道派出所的电话号码,当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时,她尖叫道:“快!赶紧过来!我老公死了!”

“您是哪位?”

“我是湖畔小区11号楼102号的住户。”

“您说你老公死了?”

“是啊,”她呜咽着,“他就躺在地上,我想他已经咽气了。”

“我们马上派人过去。”那个男人说。

警车很快就到了。当她打开前门的时候,两名警察走了进来。她认识他们——她几乎认识警察局的所有人,因为她出身警察世家,她爷爷、父亲退休前都是这里的警察——然后她跌坐在椅子上,接着又站起来,向他们其中一个叫做李天亮的警察走过去,这人是她父亲的老部下,正跪在尸体旁。

“他真的死了吗?”她哭着问道。

“恐怕是这样。发生什么事了?”

她将自己去菜店、然后回家发现丈夫倒在地上的经过简要告诉了警察。她边哭边讲的时候,另一个警察发现尸体的脑后有一小片凝固的血迹。他把血迹指给李天亮看,李天亮立即站起身来,去打电话了。

不一会儿,其他人也来到了这座房子。首先来的是一名法医,接着是两个刑警,她知道其中一个刑警的名字。人们一边围着尸体旁边小声地嘀咕着,一边拍照、记录指纹,刑警向她提了很多问题。但是他们都对她很友好,她把事情经过从头又说了一遍,讲到老公回到家、她在织毛衣,他很疲倦,所以他不想出去吃饭,于是她把肉放进了烤箱——“嗯,现在还在烤着呢。”——接着她去菜店买蔬菜,回来之后就发现他倒在地上了。

“哪家菜店?”一个刑警问。

她告诉了他,然后那刑警转过身对另外一个刑警耳语一番,另一个刑警就马上出去了。

十五分钟后,那位刑警带着一页记录单回来了,对他的同伴耳语了一阵。

又过了一会儿,摄影师和法医离开了,另外两个人走进来,用担架搬走了尸体。检验指纹的专家也走了,只剩下那两个侦探和两个警察。他们对她特别友好,李天亮还问她是否要到其他地方走走,去她姐妹家也好,或者去他自己的妻子那也好,他妻子能好好照顾她,能安排她在那过夜。

不用了,她说。她现在简直都挪不开步子了。

于是他们就任由她坐着,继续忙碌着自己的公务,那就是搜查房子。一位刑警偶尔会过来问她一两个问题,李天亮有时也会过来轻声和她说话。诺农告诉她,她的丈夫是被一件笨重的钝器打在后脑上致死的,初步确认是一大块金属。他们正在寻找杀人凶器。凶手也许把凶器带走了,但也有可能他把凶器扔了或者藏在房子里某个地方了。

“这都是老调重弹了,”他说。“只要找到凶器就能找到凶手。”

接着,一个刑警走过来,在她身旁坐下,问她是否知道家中有什么物件可以用来充当凶器,问她是否介意四处走走,看看有没有丢了什么东西,比如说,一个大扳手或是一个重重的金属花瓶。

他们家没有任何重金属花瓶。她这么回答。

“那大扳手呢?”

她想家中也没有大扳手,但是车库里能找到这一类的东西。

搜索还在进行。她知道其他警察正在房子四周的花园里搜寻。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她看看时钟,都快九点了。搜索房间的四个男人看起来也疲劳了,有些懊恼的样子。

一位警察小声对另一个警察嘀咕道,有点饿了。

当李天亮警官又走回来的时候,她用她那又大又黑、眼泪汪汪的眼睛看着他,说道:“天亮。”

“嗯?”

“你们可以帮我一个小忙吗?”

“我们尽量吧,晓彤。”

“哦,”她说,“你们都是我家人的朋友,现在也在帮我找到杀害我老公的凶手。现在早已过了晚餐时间,你们一定饿坏了吧。如果我让你们这么饿着肚子下去,我老公有在天之灵的话,一定不会原谅我的。你们把烤箱里的羊肉吃了吧,现在应该刚刚烤好。”

“那可使不得。”李天亮说。

“求求你们了。”她恳请着,“请吃吧。如果你们把羊肉全吃了,可就帮了我的大忙。然后你们可以继续忙嘛。”

四位警官犹豫了好一阵,但是他们真地饿了,终于禁不住劝说,走进厨房,不客气地吃了起来。那女人依旧坐在椅子上,聆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因为他们满嘴都塞满了肉,所以说话含混不清。

“刚哥,再吃些吗?”

“不了。最好别吃完。”

“她想让我们吃完,她这么说的,我们就帮她这个忙吧。”

“那好吧,再给我一些。”

“该死的,那家伙得用多大的棒子打死他的呀,”其中一人说道。“法医说了,他的脑骨像是被大锤子锤的,都砸了个稀巴烂。”

“所以应该很容易找到凶器。”

“我就是这么说的。”

“不管是谁干的,用不上的时候,谁也不会带着那玩意儿到处溜达的。”

有人打了一个饱嗝。

“依我看,凶器就在房子附近。”

“也许就在我们眼皮低下,你说呢?”

在另外一个房间里,李晓彤开始“咯咯”地笑了起来。

(原著:Roald Dahl  改编:季沐阳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祸乱时期的爱情

  

下一篇:赵大能的一夫二妻制生活

  

本文标题:羊腿谋杀案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60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