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祸乱时期的爱情

祸乱时期的爱情

作者:瓯南 2016-01-26 16:36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他身下的女子,只是脸部被碎片划伤,听到她微弱的呼吸声,护士大喊,她还有呼吸,快进行救治。

文丨瓯南

1

苏美美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有些陌生的地方,她微睁着双眼环顾一圈之后才发现,这是病房。

她在医院。

意识稍微清醒了点儿后,她才发现自己的右半边脸被纱布包裹着,右胳膊也被固定在了支架上不能动弹。苏美美觉得,血管里似乎正渗入着某种液体。她抬头看了看,和她想的一样,还打着点滴。

可此时的她并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又为何躺在这里的,她在记忆里翻了好一会儿,试图从中找到些场景帮助自己解释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的疑惑,可想了好久,最后的记忆只停在了她与男友从电影院出来的那个时刻。再往后,她便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男友?对了,男朋友去哪了啊?想到这儿,她才突然问自己了句。可此刻的病房里静悄悄的,没有人能给她答案。

苏美美试着睁大自己的眼睛,努力把脸转到了面向病房门的那个方向,这时她才发现,这间病房里除了她,还躺着两个人。但此刻他们都还在睡觉,苏美美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在睡觉还是一直昏迷着没醒。或许,他们醒来后,就能解释我为什么躺在这里了吧,苏美美这样告诉自己。

病房的门关着,苏美美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她却听着外面的声音很嘈杂,凌乱的脚步声和焦急的呼吸声互相交错,让人感到既烦躁又疲惫。听着这些节奏略显急促的乐曲,不知不觉地,苏美美又一次睡着了。

再次醒来是因为听到了两个玻璃瓶相互碰撞的叮咣声,她迅速睁开了眼睛,像没睡着一样。

她看到她左手边站着一个护士在为挨着她的那个病人换药,忙问:“我男朋友去哪了?”

听到声音,这位小护士向后扭了下头,面带微笑地回,“你醒啦?感觉怎么样?”

可苏美美并没有理会,又问:“你能告诉我我男朋友去哪了吗?”

“你男朋友叫什么名字啊?”

“赵克诚。”

小护士犹豫了会,说,他在另一个病房呢,你先好好休息吧。

说完她也换好了药,端着医用托盘出去了。

苏美美望向窗外,她用还可以看得见的左眼窥视着外面的世界,天空云雾缭绕,似乎没什么不好。

可她就是想不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2

病房的墙壁上挂着台电视机,她想打开看看。她看了看自己挂着药瓶的右手,觉得自己可以做到拿着药瓶走到电视机前打开电视再回来躺在床上。于是她试探性地抬了抬自己的双腿,却发现她的右腿不能动弹,起初她不敢相信,她觉得这一定是自己躺的时间太长的缘故。于是她又试了一次,这一次她做了充足的准备,用力,抬腿,可最终,还是失败了。

苏美美惶恐了,难道自己的右腿失去知觉了?自己要瘫痪了?

想到这里,她不禁打了个寒颤,用还能动的左手着急地按了几下头顶的呼叫器,音乐响了,是贝多芬的《致爱丽丝》,可她没有心情听这首平日里她听着很优雅的钢琴曲,此刻,她只想听到护士的声音。

“喂,换药吗?”

电话通了,护士只问了平时最有可能说的话。

“请你立刻过来一下,我有话问你。”语气听着就很着急。

苏美美终于等来了护士,还是刚才那位,看见她苏美美就喊,护士,我的腿失去知觉了,我要瘫痪了吗?

护士看她着急的样子,疲惫的脸上有了些笑意,一夜未眠的她看到苏美美可爱的面容,心里有了些安慰,你的腿只是暂时不能动了,恢复一段时间就好了,不用担心。

“真的吗?我真的不会瘫痪吗?”

u000B“放心,不会的。”

听到护士肯定的回答,苏美美松了口气,眉羽舒展,面露轻松。接着她向护士要求到,可以把电视机打开吗?我想看电视。

“可以,不过声音不能太大,他们还需要休息。”护士指了指苏美美旁边病床躺着的两个病人。

苏美美望向他们,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青年,还有一个年纪稍大的老人。苏美美点点头,说,好的。

护士打开了电视机,直接就是新闻频道的画面,苏美美说,就看这个吧。

护士转过头,说,你先休息着,有事叫我。

苏美美答,嗯嗯。

护士走开了。

电视里正播着新闻,主持人正读着一条刚刚收到的最新消息——一化工厂发生爆炸,消防人员正全力灭火,伤亡情况不详。

看到这样的新闻,苏美美愣了,她和男友昨晚去的那家影院离化工厂没多远,难道发生的这一切,都是因为这场爆炸?

苏美美越想越害怕,她不知道她的男朋友到底怎么了,此刻,她最想依靠的人,却不知在哪里。

苏美美再次望向窗外,暮色四合,夕阳泛起朦胧,比往日更美了,可这是因为爆炸的缘故吗?

电视机里播放着人们拍下的爆炸时的视频,刚开始时火光星星点点,然后瞬间就升腾起了蘑菇云般的火焰。那些个拿着手机录像的人,被强烈的冲击波击倒,画面变黑暗,只剩下嘈杂的人在痛苦地呻吟着,谩骂着,惊慌着,失措着。

苏美美不知道,爆炸发生时,她和男友正在做着什么,而此刻,苏美美只能在心里默默地为他祈祷,希望他快点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3

待在一间狭小的病房里,苏美美根本觉察不到外面世界正在发生着的悲惨的事情。爆炸发生后,伤亡人数急剧上升,政府部门动用了全市的消防官兵赶赴现场进行救援,可巨大的火势依然得不到控制,更何况,还有爆炸的危险。

灾难来临的时候,人们是顾不上悲伤的。因为悲剧在接连发生,这一滴眼泪还在为上一个悲剧伤心,下一滴就要为新的不幸难过了。

我们为每一个逝去的生命做的所有的悼念,不过是一滴眼泪的时间。

而苏美美,或许会伤心得更久一些。

到现在还没有人告诉她,她的男朋友,已经在昨晚的灾难中,遇难了。

救护车来到他们身边的时候,两个人躺在路旁的人行道上。护士准备去抬他们时,才发现原来这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如果没猜错,应该是情侣。男青年用身躯为身下的女子遮挡着爆炸带来的冲击。

医护人员将两个人分开的时候发现,这个男的身体已经冰凉,没有生命体征了。而他身下的女子,只是脸部被碎片划伤,听到她微弱的呼吸声,护士大喊,她还有呼吸,快进行救治。

第二天这名女子从这场噩梦中醒来,发现自己的脸上缠了一圈纱布,而她一直在担心着她的男朋友,赵克诚。

4

苏美美旁边的那个青年醒了。

他没有大喊,也没有大叫。面部神色很平静,他身上似乎没有故事。

他看了看身旁醒着的苏美美,向她打了声招呼,你好。

苏美美受宠若惊,连忙回复道,你好。

随后好奇心作祟,苏美美接着问,你是因为什么住院的?

青年看了看电视屏幕上熊熊大火燃烧的画面,没再说一句话。

苏美美顿时明白了。

然而男青年并没有告诉她此刻他内心的心理活动。

他是悲伤的。

昨天晚上的爆炸发生时,他正和自己的女朋友在附近的商场逛街,他们买了许多东西,因为他们准备结婚了。

青年与自己的女朋友相恋到现在,已经四年了。他很爱她,她也很爱他。如果没有这场灾难,青年都想好他们婚后的生活是怎样的甜蜜和幸福了。他们会去马尔代夫度蜜月,然后再飞到爱琴海见证他们的爱情。从伦敦的威斯敏斯特教堂,到圣彼得堡的叶卡捷琳娜花园。这一趟旅程是他们精心策划的。

然而现在,一切都不可能了。

他的未婚妻,他最爱的女人,在昨晚的爆炸中,永远离开了他。

在他昏迷前,他一直看着躺在离他不远处的女友,直到医护人员赶来,将他们送上救护车,他本该安下的心,却被医生一句不经意的话给揪住了:受伤的女性生命体征非常弱,希望她能挺过去。

青年努力保持着清醒,看着医生全力抢救自己的女朋友,他在心中默默地,做着祈祷。

然而监护仪发出的声音却在不断地加速,最后,变成了一道直线。

医生们看着这个脆弱的生命凋零的同时,青年的内心也在痛苦地挣扎。支撑着他的最后一道防线也崩塌了,昏迷前他只听到身旁的医生在不停地喊:醒醒,醒醒。

5

伤亡的数字在不断攀升,这些人里不仅有遇难的群众,还有那些救险的消防员战士们。

他们不顾一切地冲进火海,却在一场爆炸后没能再出来。一个个年轻的面孔,一朵朵初放的生命,因为这一场爆炸,永远成了人们的怀念。

但看着一个又一个并肩作战的兄弟倒下,并没有挫败消防员战士们前行的脚步,他们仍前赴后继地,用生命的鲜血扑灭眼前的火海。

何其悲壮,何其勇敢。

网络上也在不断地为消防员战士和受伤群众祈福,希望他们都能平安脱险。为了表达对消防员战士的敬意,微博上出现了“世界上最帅的逆行”这个话题,被转发最多的是一幅漫画。漫画中是一个火灾现场,所有的人都在急匆匆地往外逃,但人群中间,却有一个身穿橘红色外套身背灭火器的消防员逆行在人流里。所以,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背影,一个渐行渐远,勇敢无畏的背影。

这是最帅的逆行。

6

苏美美想与青年进行简单的交谈,比如问他叫什么名字?家在哪?这样的聊天至少可以缓解好长时间的压抑气氛,苏美美这样想。

于是她开口了,你叫什么名字?

青年说,刘威。

苏美美默默地记住了,又问他,爆炸发生时,你正在干什么呢?

刘威说,我正在买完东西回家的路上。

苏美美回着他的话,又好像自言自语地说,我和男友刚从电影院走出来。那是他陪我看的第一场电影,我们刚相恋几个月,出来的时候他笑着对我说,以后会陪我看更多的电影。我笑着回了句,嗯。再然后,我就不记得发生什么了。

刘威说,你男友现在在哪?

听后苏美美有些失落了,护士说他在另一个病房,可我现在还没见过他,我真想跑过去看看他的情况,但我的腿又不能动弹……说着苏美美又试图动了动她的右腿,依然没有反应。

刘威说,好好养伤,等伤好了,你们俩就能见面了。

落寞的神情在他说完这句话的同时也降落到了他的脸上,他与自己最爱的人,已经阴阳相隔了。

7

火被扑灭了。

持续的救援工作连续展开了好几天,在牺牲了许多消防员战士的生命后,火还是灭了。

劫后余生的消防员们也已连着几天几夜没有合眼了,当火被扑灭的那一刻,他们累倒在了地上,睡着了。

有记者拍下了这一美丽动人的画面,画面中的消防员战士们躺在火灾现场空旷的草坪上,马路上,睡得很香。有的还抱着刚还拿着灭火的高压水枪。

而不远处,就是被烧毁的化工厂。一片狼籍,被烧毁的建筑物黑漆漆的,仿佛焦炭一般。有些地方还冒着烟,为了防止再次引发火灾,已经由后续的消防人员进行了处理。天空灰蒙蒙的,被大火烤了几日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股呛人的气味。原本就不好的空气被大火熏得污染又加重了。此后的一段日子,人们应该会带着口罩度日吧。

苏美美躺在医院好几日了,这几日的生活起居,除了护士帮忙照料外,刘威也参与了其中。刘威的身体恢复得很快,几天的光景他就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适应了一段时间后,他的生活完全可以自理了。

苏美美很感激他,他对自己的照顾让苏美美感受到了一种内心的温暖,这种温暖是在这次灾难后,苏美美内心极度匮乏的。这让她想到了自己的男朋友,这样的感受她在赵克诚身上也体会过。

当她觉得自己可以试着下床走路时,她决定去看她的男朋友。她实在很想念,即使才几日没见。

她刚说明目的准备下床,身旁的护士却拦住了她,你先别下床,我有件事要和你说……

看护士欲言又止的样子,苏美美满是好奇,忙问,什么事啊?

护士结结巴巴地说,你……你男友他……他遇难了……

苏美美惊了,什么?遇……遇难!你不是和我说他在另一个病房吗?

护士用低沉的声音解释道,那是因为你刚从昏迷中醒过来,怕你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才不得已那样告诉你。是他用生命救了你,当时看到你们的时候,他双手抱着你,用整个身体挡住了强烈的爆炸,我们都很敬佩他。也替你有这样的男朋友感到高兴。

苏美美沉默了。

最伟大的爱不是愿意和你共度风雨,而是在最危险的时候,愿意舍弃生命来保护你。我没有离开,我只是去到了另一个空间,每天伴着无数颗星星陪伴着你。不要问我是哪一颗,你抬头看见的第一颗,就是那个最爱你的我。

有些人不相信爱,有些人不愿等待,有些人匆忙离开,有些人错过了,才知道那就是爱。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人怀疑,怀疑身旁的TA爱不爱自己。怀疑那些甜言蜜语,到最后会不会只是说说而已。相爱,才会牵手。不要对你身旁的人多疑,只有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你才会知道他有多爱你。

比爱他自己更多地爱你。

苏美美没有怀疑过,却一直悲伤着。

护士离开了,留下苏美美一个人坐在床上。她似乎对以后的生活看不到希望了。她想哭,却不知道怎么哭。伤心使她悲戚,可泪水却止在心底。我们说好的要看许多的电影,可第一场电影刚散场,结局就是一个悲剧。

刘威走过来了,他读懂了苏美美的伤心,站在她身旁,轻声对她说,想哭就哭出来吧。

苏美美再也无法忍受内心的悲伤,抱着刘威大声哭了出来。

那种伤心,或许只有刘威能懂。

在苏美美的情绪逐渐平复后,刘威长吸了一口气,说,其实我没有告诉你,我最爱的人,也已经离我而去。

8

病房里的另一个老人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几天以来,他一直昏迷着。

心率衰竭,呼吸困难,医生们正全力抢救,可就连医生也觉得,希望渺茫。

失败了。

病人最终停止了呼吸。

看着空空的病床,苏美美心里更加伤心了。

生命竟是如此地脆弱,一场大火,一次车祸,一个地震就能随随便便夺走许多人的生命,更何况还有人类的自相残杀。生命已如此不堪,为何我们还在浪费着不知何时就会终止的时间?

无论战争还是灾难,对于逝去的人,永远只有怀念。而对于幸存下来的人而言,却会带来无尽的感叹。

愿这个世界每天都能少一些悲剧,愿每一个伴你前行的人都能微笑着挥手告别。

9

灾难总会过去。

在医院躺了大半个月的苏美美,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基本上可以出院了。而大爆炸后的悼念工作,也在此时开始了。

刘威和苏美美参加了政府组织的悼念活动,他们穿着一袭黑衣,站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低着头默哀。

为了离去的亲人,也为了所有失去亲人的人们。

他们把两人的骨灰安葬在了相邻的两个陵墓里,苏美美说,以后来看他们的时候,至少能想起你。

临别前,苏美美问刘威,接下来你会去干嘛?

刘威说,我要带着她的照片,一个人去旅行。完成我们未能完成的梦。

苏美美听后,说,那我就一个人看许多许多的电影,回来全都讲给他听。

苏美美接着问,对以后的生活有打算吗?

刘威说,暂时还没有。我还没打算开始新的生活,我想,这需要一些时间。

刘威看了看放晴的天空,经过多日的消散,终于没有了灾难发生时的阴沉,然后他接着说,如果我开始了新的生活,我会重新认识你。

10

一年后的某个周末,苏美美刚从电影院走出来,正想着如何把刚看的电影复述给赵克诚听,迎面走来一个人突然站在了她的面前,面带微笑地和她打了声招呼:小姐您好,很高兴认识你。

苏美美抬头,回以相同的微笑,然后说:我也是。

瓯南 在读大学生 90后写作者 微博:@瓯南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人皮面具

  

下一篇:羊腿谋杀案

  

本文标题:祸乱时期的爱情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60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