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雨巷

雨巷

作者:白条鱼 2016-01-26 14:44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在一户农家,大人给我泡了茶,里面加了糖。我喝了两口,很不好意思地说,能不能给我换一杯。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不是一天,两天,或许三天,四天,或许一周。

那是江南的黄梅季节,没有夏季的倾盆大雨酣畅淋漓,像北方汉子那样爽快。

雨就这样似有似无地下着,像柳絮轻柔的飞,又像窗前的雨帘,丝丝缡缡的。

这是个恼人的季节,撑着油布伞,漫步在悠长而寂寥的雨巷,能否遇见一个像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

写这诗的当时一定是个富家公子,住在巷口的21号高台阶的大院里。穿着上海牌的中帮雨靴,走在青石板的长长的小巷,两旁是高高的封火墙,偶尔从红漆的大门里走出一穿旗袍的女孩,相逢在烟雨蒙蒙的江南。

蒋先生一定读过这样的诗,他的临街的窗户上总养着花,那白色的丁香花。

而芙蓉池巷是不漏底的巷,从巷口进去,一条泥泞的小路,越走越低,越走越窄,后来小路铺上了煤渣,可改不了低矮。

一到下雨,水沙沙倒灌着进来,除了雨水,还有各种生活用水。在浮着泡沫的水上,你不时可以看到烂菜叶子,没了帮的鞋子,还有血腥味的鱼内肠。如果运气好的话,可以捉到几只掉水里的小鸡,但总能找得到主人的。

假如是几只麻雀的话,那在小朋友中可以吹牛好几天了,上次的大虎就抓到了四只,比他们两兄弟一个冬天的还多,让他的威信大大地提高了,一度成为我们的头。

那是恼人的雨季,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太阳下的雨,总透着黄金般的润泽,我好想收集起来,串成美丽的丝线,让外婆编织五彩的布,做一件幸福的霓裳。

如果你没在开春的时候盖好漏,或者你没看见漏在哪儿,你家屋顶的瓦只有一层,而瓦楞草又疯长了,这雨会顺着瓦楞渗下来。

晚上睡觉的时候,你会听到滴答、滴答、滴答的滴水声,就在你的蚊帐边上,等你起来看的时候,又没有了。

就像你常常会听到的老鼠磨牙的吱吱声,你想找,只看见小小的尾巴一闪,你永远也不知道老鼠洞在哪儿,可你无时无刻感觉到它的存在。

早上醒来的时候,你会看到昨儿放的好好的鞋子搬家了,你千万不要马上升脚进去,你会发现,或许鞋筒里多了东西了,当然你不会喜欢的。

雨滴声停了,糊满旧报纸的板壁上,湿漉漉的一块,你只有等着干了,也有干不了时候,长出了白茸茸的细毛。这时候,你不得不撕掉报纸,再粘上一层,你只要看到有厚厚的报纸的地方,那是漏水的。

伴随着雨来的,是你不喜欢的蛇虫,八脚,恶心的香烟虫,延罗罗。男生总喜欢捉着吓女孩,这是虎儿兄弟最爱的恶作剧。下雨的日子,莲妹只能和我一块儿出去的,她没雨伞,也怕这两兄弟。

我的雨伞破了一块,莲妹用自己的旧衣服补了上去,雨大的话,还是会漏的。最可怕的是蚂蝗,盯牢的话,回死拽着不放,你硬拉的话,越扯越紧,而你永远也不知道什么地方会有蚂蝗。

芙蓉池巷的雨季是该诅咒的,每次张师母总会说,要是在洋房里就好了,她是见过世面的人,而洋房就是我们不变的梦想,我总想,我会走出小巷的。

下雨的时候,大人们喜欢喝茶。最好是明前茶,那是贡茶,大部分人只能喝雨后茶,有点像茶叶末,可以泡上大一缸子,慢悠悠地喝着,看着雨哒哒滴下,反正也做不了事。

也可以去蒋先生家,听他讲讲龙井茶的故事。他喜欢用有盖的杯子泡茶,抿一口茶,念一段诗,他最喜欢的雨巷,给我们讲故事。

春来的时候,满山的茶树正发芽,葱葱的绿中,采茶姑娘巧手玲珑。两瓣一尖的嫩芽,经过在铁锅里的翻炒,就是飘香的绿茶。所有的饮料中,只有茶被誉为茶文化。

有了文化这两字,茶也由乡村姑娘披上了华衣,喝茶也成了品茶,和品书,品剧,同登文化大堂。

应了龙井,杭州的茶文化源远流长。杭州的茶叶一向有名。龙井一带更是茶乡,每年春季,新茶上市,龙井一带,农家茶馆更是,宾客满座。外来的人常常羡慕的说,你们杭州人真悠闲,双休日,这么多的茶室都是满座。

喝茶是一种心情,茶要慢慢品,越品越有味道。时间长了,人才能相知。茶如人生,这也是喝茶的缘故,不像可乐,咖啡,喝了就过了,没有回味。

那时候,茶是家家必备的。虽然买不到好的茶叶,普通的绿茶什么的,南货店倒是很多的,而且不用票,品种也很多。和糖放在一块儿,好几个大广口瓶。

我在南货店里的时候,常常想,要是糖也和茶叶那么多,而且不用糖票就好了。有一次,妈让我买一斤白糖,我真想偷偷地买二两水果糖。最终还是没敢,因为我家的糖瓶刚好装一斤。

糖瓶,妈放在橱的最高层,茶叶罐就放在写字台上,妈不怕我们去偷喝。当然也有放在橱柜里的茶叶,是我爸的一个老乡,不知道从哪儿带来的。每年春天,他就会带来一罐茶叶,妈就会回赠一瓶糖或者一壶油,那都要凭票供应的,我特恨他。

我不喜欢喝茶,我不明白大人们为什么喜欢喝茶,我们家那时候有把茶壶,年代有点了,有4个茶杯,上面的图案是鱼,樵,耕,读,每个图都配个古诗,4个茶杯只有两个盖。

外婆,每天泡一壶茶,她常说,喝茶解渴。我玩累了,就倒一杯茶,解渴是解渴,总觉得有点苦,外婆会给我加点糖。泡茶的时候,加点糖,是我们老家的习俗,是给贵客的礼遇。

现在,我去乡下表亲家玩的时候,在一户农家,大人给我泡了茶,里面加了糖。我喝了两口,很不好意思地说,能不能给我换一杯。

喝茶很适合雨天,陈奶奶和张师母喜欢摆个板凳在穿堂里,捧一个紫茶壶,咪一下眼,有时嗑点瓜子,如果有一把花生,我们就迈不动脚了,眼巴巴地看着。

外婆要操持家务,没有时间喝茶,只要有空,她也会在天井里的弄堂墙角下纳鞋底,我们小时候的鞋,都是她做的。边上是搪瓷杯,用搪瓷杯泡茶,现在人要笑话的,外婆喝的是茶,不是茶具。那时候,泡茶的茶具五花八门,还有有名的大碗茶。

我最熟悉的茶叶的用途不是泡茶,品茶,而是茶叶蛋。其实茶叶蛋是要用红茶做的,我小时候也不懂,让外婆给我煮茶叶蛋吃。我们不可能特意去买红茶末,是绿茶加了酱油,我现在都觉得那味道特绝。

有茶叶的香,有鸡蛋的鲜,微苦,只有微苦才知鲜美。到后来吃到真正的茶叶蛋时,总觉得少了什么。可惜我没有把那配料学会,我总觉得外婆还加了别的什么的,不会知道了。

冬天到了的时候,我要去上学了,这让我非常兴奋。

请看下一章《我要读书》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幸福的人在哪儿都幸福

  

下一篇:爱一人,择一城

  

本文标题:雨巷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59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