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你是我生命里的一场韩剧

你是我生命里的一场韩剧

作者:黄裳瑾瑜 2016-01-26 13:48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真想抓住你,用力地抓住你,对你嘶吼:你知不知道,你对我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1.

2011年的夏天,比起往年,这个夏天是冷的。

我一个人坐在饭店房间里,大幅玻璃的外面是灯火璀璨的城市夜景。我难得夜晚不出门,而是静静坐在落地灯下,手里捧着一本日记。

已经有多少年没有这样看过东西了,我自己都记不清。翻开手里的日记,我恍惚之中,就好像又看见了你。

你走之后,我一个人回忆我们的过去,可是,我怎么也想不起,我跟你是怎么相识的,只记得我们确定情侣关系的那天是十一国庆,其实许多的细节,还是通过看了你的日记后才清楚的。

那天学校放假,你、我、穆穆、娜拉、杰斯,我们一起去郊游。我刚跟前一个女友分手,百无聊赖的。那天你穿一身粉色运动装,又青春又清纯,我逗你说,你好像一只粉红小猪,于是你本就有些翘的小嘴就翘的更高了,那小模样,惹得我顿时心痒难耐。

郊游的一路上,我发现你好像对我有意思。走路的时候会故意跟我走在一起,故意找话跟我说,看着我的时候,你的眼睛格外亮。我清楚自己对于女生一直都很有吸引力,于是在休息的时候,我吊儿郎当的问你,愿不愿意做我女朋友。

你的脸有些红,你低下了头。

我当时也就随便说说,并不怎么放在心上,也不是很在意,正要说不愿意就算了,你却又抬起脸定定地望着我说:我愿意。

你当时的表情是那样认真,认真的让我差点无法承受。

在此之前,你是清楚的,我是个怎样的男生。

在学校里我很出名,是棵校草,但是很花心。从初中就开始交女朋友,只是好玩而已。

爱情对我来说是一场场游戏,有人说,生活的真相是贫乏,所以我需要不断有新鲜的女孩,新鲜的恋情,调剂乏味的生活。对我来说,女孩都差不多,没感觉了,那就换一个。

你这样一个女孩,对我完全没有一点挑战性。当初要你做我女朋友,只是因为那时我需要一个温柔型的女孩陪伴我。我的上一任女友又野又辣,她就像火辣辣的重庆火锅,而你恰如清淡却滋补的汤品。

2.

第一次吻你,是在公交车上。我们约完会,你说想坐公交车看看这个城市。这个城市我们已经生活了十八年,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好看。

那是最末一班车了,从中心广场到学院城,我们差点赶不上,因为你跑步实在是超级慢。没办法,我只好一手拿着你的包,一手拽着你一路飞奔。

还好我们赶上了,车里没有几个人,我们坐在一起大口喘气,我抱怨你跑不动,让你减肥,你却对我说:尹卓,真好,刚才我们一起赶车的时候,我忽然有种与你患难与共的感觉。

我坏坏地说:你怎么不说是和我私奔。

你的脸红彤彤的。你还在不停地喘气,车窗外,城市的灯火映照在你明净的眼里,我就忽然把你拽进怀里吻了你。你紧张的样子,好像随时都会晕过去。我的经验告诉我,这一定是你的初吻,我心里产生男人的得意。

那天在公交车上,我不停地吻你骚扰你,不让你看你想看的风景。

今天白天,我开着车,毫无目的的胡乱开着。车子从城市的胸腔穿行而过,我看着车窗外的街市,忽然有些明白,你当初的心情。

我开着车,一直出了城,站在城外的山顶上,俯瞰着脚下我们共同成长生活了二十余年的城市,想起那年暑假,我们大家在南湖看日出。

清晨水汽弥漫整个湖面,青山隐隐,白色鹭鸶翩翩飞舞,我们站在湖岸边的亭子里,太阳从水平线后升起来,南湖亮的像一面铜镜。你看到哭了。我嘲笑你太多愁善感,于是你赶紧擦干眼泪对我笑。

那天你穿白色的连衣裙,你把裙子旋成一朵绽放的优昙,你问我,你像不像一个会飞的小仙女。我当时觉得你有些清纯。

纯的有点蠢。通常,对我这样的男人而言,单纯的清纯的女孩,多少都有点蠢。因为拿下时毫无挑战,所以让人感觉乏味。

汤品固然滋补,毕竟还是太清淡,男人大多喜欢重口味。

3.

我厌倦了你,就如我厌倦身边那些形形色色,各种类型的女孩。

我身边从来没有断过女孩,一直不停在换。既没有恋,更从不曾有过爱。心情好就给个笑脸,买点礼物,不高兴就甩。

从很小的时候起,我就明白,那些接近我奉承迎合的人,不过都是冲着我家里的钱。在我眼里,身边的女孩跟那些人没有什么差别,除了钱以外,她们不过贪图本少爷的帅气。女人都是爱慕虚荣又肤浅的生物,我从来都是看不起你们的。

所谓“爱情”,我从来不相信。我宁愿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也不会相信看不见摸不着的爱情。谁能向我展示,或者证明爱情?

没有。

你对我而言,也是如此,跟其他女孩在我眼里是一样的。但我没有甩了你,因为圣诞节你送了我礼物。

说起来真是好笑,我的女朋友前后算起来几十个,却从来没有哪个女朋友送过我礼物,唯独你。

你那天穿了一身红,红色毛线帽子,红色围巾和外套,如果再给你戴一副假白胡子,你就活脱脱是个女版圣诞老人。

你怀里抱着一个硕大的,包装了彩纸的盒子,笨笨地样子出现在我面前。

你说你送我的圣诞礼物,是365颗完全不同的糖果。我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一盒糖,软的硬的夹心的,各色糖纸包裹着,果然没有一个重样的。

我抱着那一盒子糖果,很沉,我很费解,你为什么会想要送糖果给我这个纯爷们儿。

圣诞节的时候,我们这座城市很少会下雪,吃饭时,你说你喜欢北方的冬天,你喜欢下雪。我与你恰恰相反,我既不喜欢冬天,更不喜欢雪。我是个怕冷的人,所以我不断的找人想要取暖。可是你说,下雪会让你觉得世界是纯美的,甚至有些甜。

你说你尤其想看北京的雪,你在电视上见过,下着雪的故宫,红墙飞檐,深邃孤寂,古老的建筑在漫天飞雪中,像一幅幅水墨画卷。你告诉我,你看到下雪时的古建筑总想流泪,那让你感觉到时光流逝,无情消失,格外的苍凉。

我觉得你可能是古代小说看多了,所以你这么的多愁善感。

女人的多愁善感对男人来说,是无法理喻和厌烦的。在听你说那些话的时候,我心里有点烦。我随口建议你考个北京的大学,这样就能去看北京的冬天,雪里的故宫。反正你一向成绩好,这对你来说一点都不难。

只是我没有想到,一向成绩优秀的你,高考时水准失常,只能留在本地上大学,而我却去了北京。

离开的那天,只有你这个挂名女朋友来送我。我父母生意很忙,他们抽不出时间,他们爱我的方式是给钱。

你说你为我高兴,你看上去比我高兴。去北京上大学,对我来说跟在家没有太大区别,都是我一个人过,守着一栋让外人羡慕的房子。

拥抱告别的时候,我胸口的肌肤感到你眼泪的温度,于是我对你说:等到冬天,我接你到北京看雪。

你被我感动,其实我当时只是随口一说的。

4.

我在北京上的是私立学院,学的是我毫无兴趣的商业。我原本也没打算学,混个文凭就行了。我的父母在物质上向来对我极大方,他们在距离学院很近的小区给我买了套公寓,大部分时间,我窝在公寓里打游戏,晚上出入夜店。

到北京所谓上学,不过是为了逃离,逃离那个叫做家的地方。在我的记忆里,我的父母总是在吵架,从我儿时起便是如此。

小时候每次他们吵架了,我妈就丢给我一把钱,要我自己买饭吃,然后她很长一段时间不知道在哪里。家里的生意都是我妈管理,她精明强悍又能干,从白手起家到集团企业经营。

相比之下,我爸就显得无能了,也许是因为自卑,他处处跟我妈唱反调,无论是在公司,还是在家里。

他们俩不是不爱我,只是我自己受够了。每天看着听着自己最亲的人争吵不休,心越来越冷,有时候甚至想,怎么不都死掉。或者我死掉。

我每天都是抱着往死亡迈进的心态在生活。人生就是一段旅行,死亡是终点。死是怎样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活着就要使劲的作,使劲折腾,不然我不知道我该要怎样去生活,甚至我是否依然是活着的。

北京人喜欢管花天酒地,出手阔绰的年轻人叫少爷。我便成了卓少。我喜欢被人这么叫。

卓少这个称呼,让我觉得自己很不同凡响,好像这皇城里的人都特拿我当回事儿,我也就特拿自己当回事儿。我喜欢上在北京生活,千姿百态,花样繁多。

我不喜欢这里的气候,但喜欢这里高挑爽朗的美女,对于你,我已经想不起,只是偶尔上Q的时候,会收到你的问候。

日子一天一天就这样过。我是大都会里的夜行者,纸醉金迷,常常不知今夕是何夕。人生实在太过于漫长,这世界让我感觉百无聊赖,我用放纵打发所谓的人生。不然呢?

忽然有一天,接到你的电话,你说你在西客站。

那是个上午,阳光惨白,我严重睡眠不足。心里空虚,身体疲乏,坐在凌乱的床上揉着头发,身边睡着一个陌生的女子。

那是前一晚我从夜店领回来的女子,有着与我一样,属于夜行者的苍白与颓靡。她脸上的妆都没有洗,蓝色的眼影跟烈焰般的口红都糊掉了,在白天看就像鬼。想到昨夜曾与这样一个女人亲热,我忽然感到反胃。

厌恶地从她身边爬起,我大口大口灌着冰凉的水。透过十六层楼的落地大窗,世界灰蒙蒙的一片,空气干燥,让人心烦。我忽然想,去见见你也好,就当是调剂。

我打发掉这个露水情人,开了车去接你。

我把车停在车站广场对面,靠着车窗吸烟,你从路的那一边,一片灰暗的人群里走过来,穿得像一只北极熊。

你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看上去就像个进城打工的小保姆。看到这样的你,我当时有些后悔。我觉得跟这样的你在一起,有损我卓少的光辉形象。

但男人不会拒绝主动送货上门的女孩,这样的女孩就像免费快餐,即便看上去不是那么可口,却也不想白白浪费。

那天晚上,我要了你,你是第一次,你的眼泪落在我手指上。

5.

北京的冬天,隔三差五是艳阳天,其余的时候,总是大雾弥漫。北风刮起,候鸟飞远,干冷干冷的。这样的天气,我可没有心情领你出去游览北京。白天我要睡觉,等待夜幕的降临。我就像一只吸血鬼,这间公寓只是我暂时藏身与休眠的工具。

你就住在我的公寓里,但大部分时候,我当你是空气,只有在我要你的时候,才会想起你。说起来,我们这算是同居。同居的两人世界可以很精彩,但我和你,大多数时间只是无趣。我们俩是生活在两个世界的动物,活在完全不同的空间里。

偶尔天气好,我又睡不着,阳光投入大窗,落在木地板上,是个寂寞的白色影子,我就面对电脑背对你,放着音效打游戏。你用我的本子看电影,我发现《百万富翁的初恋》这片子,你看了很多遍。我扫一眼电影名字,心里很鄙视你,轻蔑地对你说:你们这些女的,整天就爱做麻雀变凤凰的白日梦,男人不是傻子。

你沉默,眼里神色似乎黯淡了那么一瞬,随即你又微笑的指着电影里男主角的脸对我说:尹卓,你看像不像你?

电影里的男主角是韩国大明星玄彬,英俊不羁,又酷又帅,我与他同样184的身高,我不免有些得意,我说我比他还要再帅一点。

你认真地点头说:嗯。然后又说你喜欢这部电影,就是因为男主角长得像我。

你让我越发得自恋了。

北京在一个夜晚突然开始下雪。

北方的雪与南方不同,连雪都像是干燥的,一大片一大片的飞落,像飘着的羽毛。你孩子似的尖叫,跪坐在地板上,将半个身体贴在落地大窗上,痴迷的看雪。我真想不明白,雪到底有什么好看的,只让我觉得冷,我取消了当晚的娱乐活动。

你趴在窗上的姿态就像雕塑,你看雪的神情,好像恨不得飞到窗外去,也化身成雪。

我百无聊赖地说,要不明天去故宫吧,我到北京这么久,还没去过故宫。

你回过头看着我,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原因,你眼睛里有亮光,一闪一闪的。你说:尹卓,谢谢你。

我不明白这有什么好谢的。

第二天,外面下白了,茫茫一片,纯洁的色彩,世界显得安静。

我们没有去故宫,没有去看你一直想看的故宫的雪。你接了一个电话,而后对我说你要回去了,于是我送你去车站。

在火车站的站台上,你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我说不知道,你又问我过年回不回,我觉得你有点烦人,我不耐烦地说,看情况。

你被我噎的过了好一会儿才又开口。你踌躇半天,说有件事要跟我说。我看了看时间,火车再有十分钟就进站,我让你快点说,你却沉默了。我最讨厌别人说话说一半,所以我的态度和口气都很差,我凶你说,说啊,不是有事要跟我说吗?你说啊!

你低着头,我看不到你的表情,只记得你紧紧咬着嘴唇,你的脸色比雪还白。

我们两人谁也没有再说话,直到火车轰隆隆地开进来。这趟车从东北发车途经北京,下车的上车的,都在扯着嗓子喊,一片闹哄哄的。

尹卓,我们分手吧。你说,在你上车以后。

6.

在你说分手后,我说不上是什么心情。不是难过,不是痛苦,毕竟,我并没有多么的爱你。我只是有些气愤,你跑到北京来看我,然后临走跟说我分手,你耍我啊!

这是我爱情游戏里头一回被别人首先说分手,从来都是本少爷我对别人说分手,从来都是我甩别人,想不到竟然栽在你的手里!葬送我一世英名。

尽管你只是我一个挂名的女朋友,尽管我有无数的女朋友,但我后悔没有一早甩了你,你是我辉煌情史上的一处败笔。

我心里憎愤你,真看不出你竟是这样的女孩,表面清纯无害,内心比我泡妞时还处心积虑!我可真是枉担了一个花花公子的花名。

我对此事引以为戒,从此再不对任何女子心软怜悯。我更加变本加厉的放纵自己,游走在不同的陌生女子身边。爱情是在我指掌间变换翻转的银币,我是个爱情魔术师,只需要轻轻吹一口气,爱情可以瞬间来,或者去。

对于我,爱情成了一幕幕对手戏。一再被复制,用如出一辙的模式。是一场场重复无休止的演出。如何开始,何时停止,我了如指掌。我的心,就是个谈恋爱的机器,按一下按钮,开始,或者,结束。

就是如此。

我在酒精和情欲的世界里载浮载沉,那是我刺激自己,产生欢娱的游乐场。身边的女子们形形色色,来的太轻易,自然得不到珍惜。我玩弄着她们,或许她们也是在玩弄我。我们这些出没在都市丛林,妖艳颓靡场地里的红男绿女,哪有一个是善类。

我们是爱情里的食肉兽,遇见之后,以肉相搏,将爱用身体演绎。爱情对我,更像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役,充满没有对错的血腥,没有必要披着那一层纯情高尚的外衣。

所谓的爱情,在我眼里,那只是哄孩子的东西。

爱情就像酒精,就像违禁药品,刺激大脑产生兴奋与新奇,爱情是人的精神毒品。如果没有这样的精神毒品,漫长而无趣的人生,该拿什么去打发呢?

在我的爱情游戏里,规则一向由我制定。你突然地说分手,这破坏了我的规则,我判定你永远出局。

从此以后,我冷眼旁观女孩们为我着迷,轻易爱上我的我看不起。我一直认为我这是理性,不为任何人感动,不被人迷惑,不在感情里迷失自己。

我为这样的自己,深感为幸。

如果这个世界上果真有爱情这东西,可能它只存在于韩剧里。

可是,还有比韩剧更假的东西吗?

7.

今年夏天,酷热的北京让我呆不下去,我感觉自己身处炼狱。

不知是从何时开始的,那些夜夜上演的爱情,也无法缓解我身体里的渴。可是我不能停下来。我就像个得了焦渴症的病人,不能停止,却也无法餍足。停下的感觉,我好像快死了。

我成了一个巨大的空洞,声色入骨浸髓,将一身都染透,却淹了一颗心。我能感觉的到,我的心浸泡在里面,它已经开始在腐烂。我设法打捞自己,不至于溺毙。

我回到了家乡。这座城市,这里的街道,一如我离开的时候,还是那样无聊。夜晚,呼朋唤友去买醉,见到娜拉和杰斯,他们对我说起了你。

我终于又一次想起了你,可是那听闻到的,关于你的消息,竟是如此令人难以相信。

2011年的八月,一年中最热的季节里,我去见了你。

我汗流浃背,而你在的地方,应该没有这么热。那里灰的很灰蒙,艳的很艳红。人间流动的烟火,换成凝固的永恒,我站在外头,忽然之间,八月酷暑像寒冬。

你知道我去看你了吧?我和你姐站在你现在住的地方外面,一个用石头和水泥垒砌的方形盒子,上面刻有你的名字。我买了一束鲜红的玫瑰,你在照片上对着我笑的很甜美。可我觉得我一直在宿醉,一切情景,在我眼中变得很荒谬。我听不清楚你姐对我说了什么,送她回去后,她就把你的日记给我了。

于是,我一个人坐在饭店房间中,看到你在日记里说,那年圣诞节,你送给我的365颗完全不同的糖果,是你花了很长时间,一颗一颗去找,一颗一颗收集,好不容易收集到,集合在一起整整有七斤,要我每天吃一颗,祝我一年365天,天天生活都美好。因为你从小到大,每一天都要大把大把的灌药,苦占据你的味觉,所以你认为甜是美好的。

你说你最高兴的事情,是我陪你过的十八岁生日。我陪很多人过过生日,通常就是随便买下个漂亮的东西讨女孩欢心。我不记得当初送给你的是什么。你在日记里写着,虽然我送你的礼物很漂亮,但其实你的生日愿望是想听我弹吉他。看到这里,我忽然想起,有一次你在街上看到一个背着吉他卖唱的少年,然后你问我还弹不弹吉他。

刚上高中那会儿,为了追一个高年级校花,我曾练过一阵吉他,因为校花喜欢听吉他弹奏的《天空之城》。那校花后来被我拿下,当了我一阵子女朋友后又被我甩了,吉他自然也就不会再弹。

那天你说用吉他弹《丁香花》这首歌很好听。我自然听得出你的话外之音,你是想要我给你弹那首歌。我当时还取笑你,怎么听那么老土的歌。

我在你日记里知道,你最喜欢的花就是丁香花,因为丁香花象征年轻人的纯真无邪,初恋和谦逊。丁香花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天国之花。你喜欢那首歌,因为你说你就像故事里那个叫做曾梦捷的女孩。

现在我才知道,你从小就有严重的肺病,很早以前,你一边的肺叶就被切除了,你不能太激动,不能剧烈活动,不能着凉淋雨。那一次,我拽着你飞奔着赶公交车,你的那种行为,完全是在玩命。

还有你高考失利不是因为发挥失常,而是你犯了病,在考场上咳出血后晕倒了,你根本就没有参加完高考,你也没有上大学。

你向我隐瞒了一切。

8.

你的时间,永远停止在去年的那个冬天,在你跟我说分手后,从北京回来不久。

你最后的心愿是能跟自己喜欢的人一起,过一段甜蜜而美好的日子。

你喜欢看那部韩国电影,不只是因为我长的有些像男主角,而是你在电影里,看到了自己的结局。

我感觉自己的宿醉开始清醒,可是清醒的感觉不太美妙。记忆片段不断重播,我想起下午你姐姐告诉我,你说服家人去北京找我,回来后没多久,你的病情开始恶化,影响到心脏,还好你去的时候很安详。你是在睡着时走的。

日记的最后一张,你潦草地写着,你不后悔,因为你完成了自己的爱情。

我合上你的日记,眼前出现你跪坐在地板上,将半个身体贴在落地大窗上看雪的样子。我真想抓住你,用力地抓住你,对你嘶吼:你知不知道,你对我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我愤怒得想要摧毁整个世界,这愤怒是你给的。

如果你此刻是披着纯白羽翼的天使,那么,我就是废墟里仰望天国的魔鬼。

天使爱上魔鬼,完成了自己的爱情,轻轻扇动翅膀,重新回到天国中。

留给魔鬼的是什么?谁比谁残忍?

你的爱情,需不需要被歌颂?

是不是因为身有绝症,不可救药,才会爱得那么不顾一切,爱的那么毫无保留?

你在我的人生中上演了一出韩剧。如果,你曾经携带着那个名字叫做“爱情”的东西,出现在我的生活,现在随着你的离去,那个名字叫做“爱情”的东西,就如同神迹,昙花一现,可遇不可求。下一次,我会在何年何月再见到?亦或者,此生永远再也不会出现了?

给一个从来不相信爱情的人,展示爱情,然后再没收。这不是玩笑是什么?

这是一个天大的玩笑。一个恶毒的玩笑。

我打开位于饭店十三层的房间窗子,外面夜色浓稠,我的内心比夜更黑。我仰望天穹,想要看看,那里是否有一个人,正在看着我嘲笑。

原来上帝,其实是个阿修罗。

我心一片冰凉,这一刻,我清楚的明白,从此以后,我将再也不可能有爱了。我被上帝用爱情诅咒,此生此世,我将成为一个爱无能者。

难怪韩剧会火,因为我们都想要见证,爱情它长的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有种经历叫别人的生活

  

下一篇:幸福的人在哪儿都幸福

  

本文标题:你是我生命里的一场韩剧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59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