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赌徒(上)

赌徒(上)(5)

作者:林汐。 2016-01-26 12:52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沈慕清好像模模糊糊地梦到自己和伙伴们一起游玩,从山下的入口走进了一个叫“**长廊”的地方。

5

阳光柔柔地洒进窗子,沈慕清盯着镜子里年轻美貌的脸庞看了好久,眨了眨眼睛,笑意上了眉梢。

“夫人,浅碧觉得您比刚入府的时候更加美了几分呢。”她边为沈慕清梳适合的发髻一边感叹:“若不是亲眼所见,浅碧真不敢相信可以回到年轻的时候。”

沈慕清用手摸着自己细腻的脸,巧笑嫣然,难以言喻的喜悦已占据了她所有的心思。这一切,来的这样容易。

“浅碧,我们出去走走吧。”

“是。”

西巷街比从前更繁华了些,男女老少络绎不绝,沈慕清已经好久没有体会到这种热闹了,回归到清丽脱俗的外表又使她重拾了那久久不敢轻易打开少女的心思,牵着浅碧的手跑这跑那,各种各样卖首饰的店铺,卖小吃的摊位她都不放过。

“浅碧,快看,那边有卖面具的,我们过去看看。”还没等浅碧跟上来,沈慕清就兴奋地跑了过去。

“哎,夫人,你等等我。”浅碧跟着她跑了差不多整条西巷街,累得喘不过气来。她可没有沈慕清这般活力。

“这个怎么样?”沈慕清拿起一个举在脸上,想让浅碧帮忙看的时候正好看到影儿挽着南逸城迎面走来,南逸城脸上的笑深深刺痛了沈慕清的眼。

“浅碧?你为何在这?”浅碧想躲,早已来不及,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是来给姐姐买东西的吗?”影儿总是能巧妙地化解尴尬。

“……是的……”由于心虚,浅碧下意识地看向沈慕清。

南逸城顺着浅碧的眼色也看向沈慕清,她就这样举着面具静静地迎上他深邃的眸,他有多久了,没这样长的时间看着她。

“逸城,我有些累了,我们先回去吧。”

静默。

“逸城?”影儿摇了摇他的胳膊,他才把视线收回,“想什么呢?”影儿说着,别有意味地打量了沈慕清一番。

“没事,走吧。”南逸城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任何情绪。沈慕清看着他们相携着越走越远,眼眶又不争气地湿了一圈。

“夫人……”浅碧看着沈慕清难过,又想到南逸城这么多年的种种,心里生气着却什么也不能做,只能暗暗在心里心疼。

沈慕清慢慢落下举面具的手,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她再无玩乐的兴致,浅碧随着她,慢慢地往回走。

西巷街再繁华,也终不是之前有他的时候了。即使她一时因着找回了美貌而高兴地忘记了伤悲,可他一出现,她辛辛苦苦筑起的城墙就全然崩塌。

“夫人小心……”

她心事重重,完全没看到前方的路,她听到浅碧的呼喊时才看到疾驰而来的马车,因为惊恐她忘记了躲避,下一秒,她就稳稳地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抬头便看见一张英俊的脸,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眼睛里闪动着一千种琉璃的光芒,眉宇间像极了十年前的南逸城,让她久久不能回神。

“姑娘没事吧?”男子低眸,温和地开口,眼中布满担心。

只这一句话,她便知他不是她的南逸城,南逸城从不是这么谦和礼训之人。

沈慕清轻轻推开他道:“没事。”

男子好像意识到自己的方式不太妥当,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说:“在下失礼了。”

沈慕清回她一笑:“没关系,还要多谢公子搭救。”

沈慕清一笑,让那男子盯着看了好久,眼前这位女子,身着一袭米白色长裙,随意却精致无比,粉面含羞,肌若凝脂,低垂鬓发斜插镶嵌珍珠碧玉的簪子,花容月貌若出水芙蓉,竟让他看得痴了。

沈慕清见他不再说话便又说:“今日多谢公子相救,如若再见,定当好好谢过公子。”

她转身欲走,男子匆忙叫住她:“姑娘,在下上晗霄,不知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到姑娘?”

“如若有缘,自会相见。”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注定与幸福无缘的女人

  

下一篇: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本文标题:赌徒(上)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58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